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9.第9章 凶险夺舍

正文 9.第9章 凶险夺舍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夕阳撒在戈壁,映红潺潺流水。

    微风吹过枯木,唱响自然天籁。

    慕容杰走出岩洞,一方福地洞天,俨然引入眼帘,使人目不暇接,真是美不胜收。

    在这里清风与流水竞逐,流沙与苍石同秀,幽静曼妙,翠竹鼓瑟,宛若那世外的桃园,绝尘的仙境。

    慕容杰从来不曾想过,在这塞北西域,还有如此佳境。

    看到此间有清澈泉水流过,慕容杰心中乐不可支。

    他两片嘴唇,早已渴的发麻,如今总算能够,痛快的畅饮一番。

    慕容杰欣然朝流水冲去,猛然将头全都没入水中。

    这泉水清甜可口,令人精神爽朗。

    清凉的泉水,将慕容杰的疲惫,尽数一扫而空。

    不知从何处,飘来幽幽兰香,不禁让人很是好奇。

    慕容杰甚是疑惑,立刻起身观望,岂料这清泉,居然掀起惊涛骇浪。

    不足五米宽的泉水,掀起十米高的骇浪,只惊的慕容杰目瞪口呆。

    四周狂风骤起,宛若群鬼索魂,阎罗催命。

    眨眼之间,慕容杰已被骇浪,卷落到泉水中去。

    事出突然,就连青鸾,也来不及反应,不待她细想明白,慕容杰已没了踪影。

    落入水中的慕容杰,突见眼前游来条青蛇。

    只见这青蛇,散发出灵光异彩,吓得慕容杰,急忙去抓插在腰间的红莲刃,可他抓来抓去什么也没抓到。

    这青蛇速度极快,顷刻钻入慕容杰口中,他想一口将青蛇咬住,岂料青蛇瞬间滑入腹中,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慕容杰吓得魂飞魄散,有长虫窜入他的体内,定是要吞噬他的脏腑,让他肠穿肚烂而亡,那岂不是死的太悲惨些。

    慕容杰惊魂未定,踌躇间突听得心中传来一个声音。

    这声音低沉而浑厚,即遥不可及,又近在咫尺,仿佛来自这涓涓流水的尽头,又好似每个字都发于慕容杰的心中。

    “好小子,根骨清奇,果是修仙练气的胚子。可惜完全没有半点根基,只怕十年八载也难聚气凝神。不过好就好在,你七窍不通,纵然无法吐纳天地灵气,却能固守贫僧精元不散。”

    闻听此言,慕容杰被吓得魂飞天外,在这泉水之中究竟是何人在对他说话,难不成是窜入他体内,那条灵光异彩的青蛇。

    慕容杰哭笑不得,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刚刚学会盖世奇功,未等他名扬天下,就接二连三的撞上妖邪,什么九尾妖狐,什么千年青鸾,如今又遇上条灵光青蛇,这还真是天妒英才,老天爷未免也太不开眼了。

    只听那声音继续说道:“贫僧自知当有此劫,然今日与你相遇,也算因缘际会。缘起缘灭,命中注定,借尔金身,纳我元神,铲灭俗根,极乐康成,精进持定,明识觉谛。”

    慕容杰听得云里雾里,半个字也没能够听懂,全然不知这是在说些什么。

    慕容杰哪里晓得,这条灵光青蛇,乃是鸠摩罗什所化。

    同剑宗五祖之战,鸠摩罗什自知难逃此劫。

    正所谓能逃的不在劫,在劫的定难逃。

    天地之间,凡炼气修仙者,无论文习,还是武修,都免不了,逢劫渡难。

    渡劫成功者,羽化登天,日进千里。

    渡劫失败者,轻则精力溃散,重则灰飞烟没。

    凡炼气修仙之人,在羽化飞升之前,同俗世常人无异,皆有三魂七魄。

    灵曰魂,体曰魄,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剑宗五祖毁了鸠摩罗什肉身,这就让他的三魂失掉了七魄,真魂出窍无魄可以。

    如果真魂无魄可依,又达不到凝于神明的境界,用不了多久真魂便会逐渐溃散,直至最终消失殆尽,到那时别说是成仙,就连做鬼也不成了。

    古往今来,因渡劫失败,而失去肉身的真魂,如果不想消散殆尽,就必须找到能够依附的体魄,才能确保三魂不散,这也就是所谓借尸还魂的夺舍。

    修仙练气之人,多有好生之德,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开杀戒。因此夺舍对象,多是刚死不久之人。

    久而久之,夺舍变便有了借尸还魂,这样一个俗称。

    八仙之中的铁拐李,就是借尸还魂的典型事例。

    不过这所谓的夺舍,不仅可夺三魂尽失的死人,同时也可夺三魂皆在活人。

    只是体魄之内,仅能存一人真魂,因此有新的三魂占据了体魄,就必须除掉原有的三魂,这与杀身害命别无两样,所以炼气修仙之人,才会只寻死人而不找活人来夺舍。

    鸠摩罗什本是出家之人,他也不想无端杀身害命。

    只可惜在这戈壁滩上,全然找不到任何死尸,别说是人类的尸体,就连飞禽走兽的尸体也没有。

    这样如果再过上七十二个时辰,鸠摩罗什还找不到夺舍对象,那他就只能魂飞魄散,从此在天地间消声遗迹。

    正所谓良心丧于困地,好容易才遇上个慕容杰,如果不想灰飞烟没,他就没有别的选择。

    只能对慕容杰强行夺舍,占据慕容杰的身体,再将慕容杰的三魂,从这身体里驱逐出去。

    强行夺舍,必然要害了慕容杰的性命,鸠摩罗什本不愿如此,可是自顾不暇的他,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鸠摩罗什侵入慕容杰体内,迅速占据他全身的经脉,慕容杰只觉得丹田火热发烫,浑身上下有如万蚁钻心。

    鸠摩罗什侵占了慕容杰的身体,接下来要做的便是驱逐慕容杰真魂。

    然而就在此时,鸠摩罗什突然惊奇的发现,他根本无法驱逐慕容杰的真魂。

    正如鸠摩罗什,侵入慕容杰身内时,所发现的那样,慕容杰的身体,可谓是七窍不通。

    七窍乃七魄之门户,三魂想要依附于七魄之上,就必须通过七窍出入。

    慕容杰七窍不通,鸠摩罗什只想到,这能让他更好的巩固精元,却没料到七窍不通,既不能让他将慕容杰的三魂驱散,也不能让他将自己的三魂,依附于慕容杰的七魄之中。

    鸠摩罗什从未有过夺舍经验,这让他一时慌了手脚,他知道如果夺舍不成,而又继续留在慕容杰体内,久而久之自己的精元,也会逐渐被慕容杰所吸收。

    这就像喝药一样,一种药喝下去,能让人强身健体,另一种药喝下去,能让人即刻毙命,这就是补药和毒药的差别。

    鸠摩罗什夺舍慕容杰,他对于慕容杰来说,就是一味不折不扣的毒药。

    可是他夺舍不成,这毒药就变成了补药,不仅对慕容杰无损,反而对慕容杰有益。

    鸠摩罗什可不想把自己,就这样变成慕容杰的补品。他必须尽快离开慕容杰的身体,让后抓紧时间去寻找新的夺舍对象。

    鸠摩罗什正欲离开慕容杰身体,岂料意外再次发生,让他惊骇不已。

    七窍不通的慕容杰,体内气户紧闭,正如鸠摩罗什,驱散不走慕容杰的三魂一样,他自己的三魂也无法离开慕容杰的身体。

    这真是进门容易出门难,鸠摩罗什后悔不迭,他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如今无法离开慕容杰的身体,唯一能做的便只有替慕容杰打通七窍,只有打通了慕容杰的七窍,鸠摩罗什才有离开的可能。

    可是要强行帮一个毫无根基可言的人打通七窍,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时的慕容杰,就像是一块磐石,想要在磐石上穿个孔,可没有那么容易,弄不好还会彻底毁了磐石。

    若真是那样,慕容杰和鸠摩罗什,就只能一起去找阎王报道了。

    在体魄折损时,要想不会殃及真魂,那就必须在体魄遭受打击前,率先将真魂抽离出来,否则就只能同归于尽。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鸠摩罗什,要元神出窍的所在。

    为今之计,鸠摩罗什别无选择,他只能拼尽全力,拿自己和慕容杰,来一场生死攸关的豪赌。

    同时打通七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鸠摩罗什只能替慕容杰,先行打通七窍中的一窍,其他事情只好留待从长计议。

    鸠摩罗什倾注所有力量,猛然朝慕容杰气户冲去,霸道的天罡气劲,令慕容杰心肺欲裂,忍不住大声狂吼起来。

    就在此时,青鸾双手伸入水中,奋力将慕容杰,拉回到岸上,这才让慕容杰,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慕容杰环视四周,刚才发生的事情,宛若一场噩梦,难道那青蛇和说话声,全都不过是他的幻觉罢了。

    慕容杰心中迟疑,突听得青鸾在旁,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刚才,我听到你刚才,你刚才说话了!”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慕容杰口齿不清的说道。

    慕容杰话音未落,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就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开口说话了。

    尽管他发出的声音含糊不清,可这毕竟是他此生,说出来的第一句话。

    “我……我……”慕容杰不知该说什么,可他又觉得有太多话说。

    憋了整整七年,他从来没说过一句话,如今他终于能够说话了,更是满肚子的言语想要倾诉。

    慕容杰的心中狂乱不已,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否是因为过度激动,又或是因为过分欣喜,总之他听奶娘沈嫂说过,快心事过恐生殃,如今定是狂喜过望,才让他倍感手脚酥麻难耐,整个人都有气无力,就像是大病初愈似的。

    端坐在泉水旁边的慕容杰,有些飘飘然不知所出,岂料此时青鸾抬起秀腿,狠狠一脚将慕容杰踢入水中,大声喝骂道:“混*蛋!王八*蛋!你这臭小子,明明能够说话,居然还敢欺骗姑奶奶!”

    慕容杰摔得狼狈不堪,踉踉跄跄的从水中出来,调吱吱唔唔,言辞含糊不清的说道:“什么姑奶奶不姑奶奶,这是不是差辈了!你说自己是仙女,如若真是仙女,我会不会说话,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我看你定是妖女,所以才没法看出来。”

    “我……那你为何,现在又能说话了?”青鸾欲言又止,随即换了个问题。

    “你问我,我问谁!反正我也不知道,总之我掉进这河里,随即就莫名其妙的能说话了。”

    青鸾将信将疑的斜眼看着慕容杰,突然迅速朝泉水跑了过去,若有所思的看了半天,什么异样也没能从中发现。

    青鸾撅着嘴,摇了摇头,很不耐烦的,对慕容杰说道:“我对你的事不感兴趣,既然你已经离开了万妖地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该是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闻听此言,慕容杰突然厉声喝道:“小妖女!想要逃之夭夭,哪有那么容易。难道我会让你回到洞中,再去偷盗我慕容家的神诀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