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8.第8章 千年青鸾

正文 8.第8章 千年青鸾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昏暗中女孩的目光,比钻石更璀璨,比微风更温柔。

    仿佛月空的星光,湖水的涟漪,腊月的雨花,仲夏的采莲,美得是那样的悠远、宁静、朦胧、精致。

    纤细的腰肢弱柳扶风,秀丽的面颊珠圆玉润。

    这水淋淋的女孩再美,可在慕容杰的眼里看来,也比不上刚才宝塔前,那妖娆妩媚的红衣女子。

    那才是倾城倾国,美轮美奂,天下无双。

    不知怎的,慕容杰竟对眼前女孩,生出几分厌恶之情。

    小小年纪躲在这种地方吓人,想必不是什么本分人家的女孩。

    慕容杰心中暗自骂道:“这小浪蹄子,没事跑这里来吓人,还真是吃多了,撑糊涂了。想必这贼贱人,想要心偷学我慕容绝技。幸亏我发现的及时,没有让她把刀法给偷了去。”

    岂料女孩脸色一沉,怒目横眉的朝慕容杰嚷道:“嘿!瞧你这慕容王府的少主,怎就出言如此难听,好生没有教养,似个山野村夫,市井无赖也比你强。”

    慕容杰大吃一惊,心中忐忑,惴惴不安,惊惶不定。

    自己明明没有开口,就算是开口,也说不出话来,可为何这女孩,竟能知道他心中所想。

    “臭小子,你来这里干什么?”女孩很是轻蔑的问道。

    慕容杰听此,让他更是来气,心中怒道:“这黄毛丫头,同我也差不过年岁,臭小子长臭小子短的,出言如此无礼,哪像个黄花闺女,定是山贼草寇的娃儿。”

    “臭小子,我好生问你,你还不识抬举,你可知道我是谁,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女孩泼辣横蛮的骂道。

    慕容杰白了女孩一眼,摆出一脸不屑一顾的样子。

    “你想是慕容杰吧!慕容家有口无言的小子。”女孩说道。

    慕容杰心中惊叹:“妈的妈我的姥姥!这黄毛丫头,不仅知道我心中所想,居然还知道我的名字,她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慕容杰心中万分恐惧,脸上却强自镇定,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来。

    “想知道我是谁,那你可要站稳了,只怕我报出名讳,能把你给活活吓死。”女孩说道。

    慕容杰一脸瘟色看着女孩,他从没见过有女子,竟会如此妄自尊大的。

    “我可是西王母驾前,五凤之一的青鸾。只因同瑶台掌门不睦,才隐居在此潜心修炼,穷究登峰造极之境。”女孩得意洋洋的说道。

    慕容杰这么一听,总算是明白过味来。难怪自己魂魂不守舍,原来这女孩竟是个妖女。

    父亲说过那敦煌瑶台,全都是些六根不净,凡心未了的妖女,永无法达成正果,修得长生不老仙。

    敦煌瑶台为西王母所创,这西王母乃截教先天五灵之一。

    所谓“先天五灵”,乃是指东王公、西王母、水祖共工,火祖祝融,还有那通天教主。

    他们本是先的五大灵兽,开天辟地之后,拜鸿钧老祖为师,并成为后世的截教开山祖师。

    只可惜这五位开山祖师命途多舛,到头来几乎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

    东王公为东皇太一所败,先天之气极尽溃散,被困于瀛洲紫府虚无洞天之中。

    水祖共工怒触不周山,弄得天倾西北地缺东南,被鸿钧老祖放逐到天涯海角受罚。

    通天教主助纣为虐,处处与阐道两家为仇,被鸿钧老祖打回原形,至今还在天皇帝苑重修金身。

    火祖祝融,乃楚人之祖,楚国强盛之际,也曾显赫一时,然秦灭六国,楚庙尽毁,断了祝融的香火,自此绝迹于世,再无人拜奉祝融。

    截教五门,仅剩个敦煌瑶台,可西王母又不知所踪,无人知晓她发生了什么。

    时光荏苒,世人以为,截教五祖,皆以作古,久而久之,便将截教,视为旁门左道,自恃正宗之辈,均羞于同截教为伍。

    敦煌瑶台的女弟子们,纵五任何恶心传疾于世,却也渐渐被天下人,视为无恶不作的妖女,人人唯恐避之弊,落得个精力溃散。

    关于截教的邪说恶行,慕容杰平日听闻不少,对这西王母驾前的青鸾,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脸色,心中更是暗暗骂道:“原来是个妖女,定是要偷我家‘春秋八法’,今日幸亏被我给撞上,刚好拿来试刀练手,也好让她悄悄小爷的厉害。”

    青鸾看出慕容心中所想,顿时不由得火冒三丈,扯着嗓子怒斥道:“我可是仙女,什么妖女不妖女,真是好生无礼,就算你老子来了,只怕也要对我恭敬三分。”

    慕容杰哪管哪许多,自恃掌握“春秋八法”的他,只觉自己的盖世神功,定同父亲不相上下。就这么区区一个女妖,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强者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慕容杰的红莲刃,刚碰到青鸾的短褂,岂料慕容杰整个人,顿时飞出数十丈远,狠狠撞在石窟洞壁之上,这一撞险些要了他的小命。

    慕容杰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只觉得胃里五味翻滚,就好像开了家油盐店,还真是什么味儿都有。

    在这一转眼的功夫,青鸾已然来到慕容杰面前,顿时吓出慕容杰一身冷汗。

    这女孩儿毕竟是千年青鸾所化,就慕容杰现学现卖的这点儿功夫,还想要伤青鸾分毫,那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还真是不知天比高低后。

    慕容杰可不傻,一击未能得手,还吃了这么个大亏。顿时明白了自己与青鸾的差距,再也没有了继续动手的打算,最好能够找个机会溜之大吉。

    慕容杰苦思脱身之计,突听的青鸾嘻嘻笑道:“有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仙女也好,妖女也罢,若是她们喜欢一个人,就能让他荣华富贵,名满天下,若是他们讨厌一个人,就会然他魂飞魄散,死无全尸。”

    慕容杰瞪眼看着青鸾,心中什么也不敢去想,因为只要他一想,就会被青鸾,看个明明白白。

    青鸾朗声问道:“快说,你为何会跑到这里来?”

    慕容杰脸色一沉,心中不由埋怨道:“我又不能说话,你怎么让我说!”

    青鸾转念道:“你不用开口,只要心想就好,我自会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

    慕容杰依照青鸾所言心中想道:“非是我自己要来,而是这宝塔着实蹊跷,本的完全没有,突然怎就冒了出来,所以这才过来看看。”

    青鸾轻轻点头,这话说得不错,常人是看不到这万妖地府的。因此他在初来之时,才未能见到这炼妖塔。不过他手中有红莲刃,自然会到这万妖地府来。

    只是这慕容恪,数十年未曾来过万妖地府,如今怎会让他的儿子,无端跑到这万妖地府来,这葫芦里卖的又是何药。

    青鸾转念一想,管他那么许多,说不定可以借助这毛头小子,顺利离开万妖地府也亦未可知。

    自从被慕容垂捆在这里,至今已有五百多年了,还真把青鸾给憋屈坏了。

    青鸾一番思绪,决定如实相告,也好看看慕容杰,究竟都知道多少。

    “你可知这宝塔,究竟是什么塔?”青鸾问道。

    “愿闻其详!”慕容杰正想要问。

    “这是炼妖塔,是女娲炼妖的法器,能够将群妖封印其中。昔日慕容垂斩妖伏魔,偶然获得这炼妖塔,上天有好生之德,天下群妖众多,哪有杀得尽的时候,于是便将众妖封印塔内,免得他们出来祸害人间。”

    “这么说,刚才的红衣女子……”慕容杰似乎预感到什么。

    “那只万年狐狸精,若不是我来得及时,只怕你早已小命难保,被那九尾妖狐吸干了精元。这九尾妖狐修为极高,武圣的青龙偃月刀,未能将她斩杀,就这炼妖塔也难以把她完全锁住,天底下只怕没有几个妖精,能有九尾妖狐的这般的修为。”

    “乖乖!九尾妖狐都能遇上,这还真是大难不死!”慕容杰惊讶不已,九尾妖狐的恶名,他过去可没少听说。

    “好啦,把你倒着来的目的告诉我吧?”青鸾问道。

    “我肚子饿,所以到这里来了。”慕容杰眼巴巴看着青鸾。

    “这算什么狗屁理由!”青鸾哭笑不得骂道。

    “绝无虚言,这地方阴森恐怖的紧,谁会愿意留在此处,只是不知该如出去,所以想走也走不了。你要真是仙女,就帮我离开这里。”

    青鸾眼睛一亮,眉头舒展,笑着说道:“想要离开万妖洞,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这话和没说一样!”弗兰基米尔瞪眼瞅着青鸾。

    “实不相瞒,只要你能把洞顶的那面镜子取下来,我就能带你离开这万妖地府。”

    “真的那么简单?你可不要期满我。”

    “我乃大罗金仙,骗你作甚!别人不知道出口,难道我还不知出口?只是这地方按八卦演化而成,纵有八门可入,却只有生门可出,若是误闯了死门,只会困死在这万妖地府,终将被妖兽所食,到头来终落个死无全尸。”

    “这与那镜子,又有什么关系?”

    “那边是开启生门的钥匙,所以我才让你去取下来。”

    慕容杰将信将疑的点点头,那不过就是一面镜子,若是真拿了下来,便可以从这里离开,自是最好不过,即便无法从此离开,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倒也就决定试上一试。

    只是慕容杰哪里知道,这万妖地府之所以能封印万妖,全在于洞顶那一面仅有六寸的小小铜镜。

    青鸾之所以无法离开万妖地府,也是因为这面小小的铜镜,这面镜子便是能够克制天下群妖的“照妖鉴”,只是此时的慕容杰全然不知罢了。

    慕容杰可不想在阴冷潮湿的石窟窿内多留片刻,便也不再去想那么多,小心翼翼的爬上了石窟洞顶,将那面仅有六寸的铜镜取了下来。

    岂料此时青鸾远远躲在一边,仿佛很害怕这面小小铜镜似得。

    慕容杰不明所以,知道自己不是青鸾对手,便也不敢多问,只是仔细端详起铜镜。

    在引魂灯的照耀下,只见这面小小铜镜,银光缭绕,瑞彩千条,华丽异常,真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

    可除了华丽非凡之外,慕容杰怎么也看不出,这铜镜有什么奇特之处,想不明白为何青鸾,似乎很怕这面镜子似得。

    慕容杰把玩着铜镜,突然青鸾朗声说道:“你小子还走不走,你要是不走我可走了,若是遇上妖兽吃你,我可不会多管闲事。”

    慕容杰瞥了一眼青鸾,心中正欲咒骂,又立刻阻止了自己。他知道这青鸾会读心之术,自己又不是青鸾的对手,何苦给自己找没趣,就当做什么也没听便是。

    青鸾朝前带路,慕容杰提着红莲刃,抱着照妖鉴,腰间还揣着引魂灯,紧紧跟随在青鸾身后。

    两人一走便是数个时辰,走出了无边无际的黑暗,眼前豁然开朗,怡然山清水秀,仿佛身在梦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