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6.第6章 红莲之刃

正文 6.第6章 红莲之刃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这是一把,同鲜血一样红的刀。

    血红的刀刃上,燃烧着熊熊烈焰。

    慕容杰从未见过如此材质刀,更没有见过能够自己燃烧的刀,却很清楚这是把不折不扣的宝刀。

    这把刀铸造的非常完美,可以说毫无半点瑕疵,面对造化的如此奇迹,慕容杰看的目瞪口呆,惊叹不已。

    这把刀握在慕容杰的手里,使他感觉到一股暖流,如醍醐灌顶般涌入他的体内,驱散了心中的不安和恐惧。

    藏刀冢内纵有无数宝刀,可在此时的慕容杰看来,这里没有一把刀,能够同他手中的烈刃相比。

    慕容杰手中的宝刀,似乎显得异常兴奋,澎湃的烈焰无穷无尽,仿佛蕴含着源源不断的力量。

    宝刀突然散发出一阵奇光异彩,瞬间驱散了慕容杰身后的阴霾,烈焰燎过慕容杰的手臂,他却丝毫感受不到烈焰的温度,难道这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一阵肆虐的激*情燃烧后,熊熊烈焰缓缓散去,血红的刀刃绽放出青紫色的异光。

    这异光同父亲金瑭青龙刀的锋芒毕露截然不同,并非是那种鳌里夺尊的霸气,而是妖里妖气的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

    慕容杰双手举着宝刀,脸上眉飞色舞,颇有些得意忘形,他瞧了又瞧、看了又看,真是爱不释手。

    最让慕容杰疑惑不解的,是这五尺多长的硕大宝刀,此时握在他的手里,尽然没有半点儿重量,就好像一根牛毛在手,什么份量也感觉不到。

    一番端详过后,慕容杰惊奇的发现,在这宝刀的血红刀刃上,刻有秦篆的“红莲”二字,这两个字慕容杰倒是认得。

    在慕容王府内,就有一座红莲馆,秦篆的“红莲”二字,同王府来其他的文字,均有显著的不同之处,因此慕容杰对秦篆的“红莲”二字,可说是记忆的非常清楚,岂料此刻在这宝刀之上,居然也有这“红莲”二字。

    只是不知这是此刀的名字,还是铸刀工匠的名字,反正也不知道这宝刀之名,索性现编出一个,就叫“红莲刃”好了。

    瞧着手中的“红莲刃”,慕容杰喜出望外,什么步步紧逼的危险,什么奇经八脉的心法,甚至连口干舌燥的难耐,全都被慕容杰抛诸脑后,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太容易沉溺于眼前的实物。

    可他又哪里知道,这把红莲宝刀,可是一把地地道道的妖刀。

    千年之前,周室衰微,西秦崛起。暴君嬴政,凭借祖宗遗业,横行海内,蚕食鲸吞,将六国聚为己有。

    自以为“德兼三皇,功过五帝”,于是将三皇之皇,五帝之帝,并称为皇帝,以此头衔彰显其功德。

    只可惜这位暴君的功德,全由血雨腥风铸成,凭借武力,侥幸成功,却是妄自尊大,唯我独尊。

    岂不知,皇有皇猷,帝有帝德,华夏千年专政,始自嬴政而始。

    九州归于一统,自思从此无事。听闻昔日大禹巡游天下,依九天玄女所言封禅泰山,得以羽化登仙,从此位列仙班。

    始皇帝好神仙,顿时心念一动,下诏出外巡游。来到山东鲁地,此乃孔孟之乡,儒风盛行,精通古制,这些读书稽古的士人,必然知晓昔日封禅泰山的礼制。

    于是招来数百耆儒,想要问询封禅礼仪,这些耆儒虽有学识,可自武王伐纣以来,已有近八百年,不曾有过封禅之礼,众耆儒不敢妄语,全都无言以对。

    始皇帝心中不悦,认为这些耆儒,不愿让自己成仙,亦或是所谓儒礼,不过只是欺瞒世人罢了。

    此后寻访天下,竟无一家知晓,昔日的封礼与禅礼,始皇帝一怒之下,下诏尽焚百家之言。

    唯有阴阳家出了个徐福,此人伶牙俐齿,巧言善辩,要为始皇帝到海外仙山,去寻得登仙之法,这才让阴阳家,侥幸躲过一劫。

    除此之外,三教九流十家,全都惨遭涂炭,女娲宫也未能幸免于难。

    始皇帝下令火烧女娲宫,女娲乃是万妖之首,统领三界群妖,若是女娲宫被烧,天下群妖岂不大乱。

    女娲天性仁爱,不忍世人受妖邪所祸,可群仙又有约定,武王伐纣之后,众仙家不得干预人间之事。

    故此只好请来兄长伏羲,以先天纯阳罡气,佐补天五行晶石,承昊天三十三朵金莲,封印万妖之邪念,炼化出这红莲妖刃,免去人世间一场浩劫。

    万妖的怨念邪术,全都被封印于红莲刃内,所以才说这是一把,不折不扣的妖刀。

    慕容杰哪知什么妖刀不妖刀,心中的狂喜和兴奋,让他将“红莲刃”,挥舞的花枝乱颤,烈焰刀光所过之处,立刻在岩石洞壁上,留下一道道斑斓的刀痕。

    一两个时辰过后,气喘吁吁的慕容杰,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饥饿之感油然而生。

    慕容杰可不想做了饿死鬼,便拖着红莲宝刀四处寻觅,希望能够找到些果腹之物。

    慕容杰距离万仞刀山越走越远,身旁的光线也变得越来越暗淡。

    这岩洞之内九曲十八弯,大洞套小洞,小洞连大洞,无论走到哪里,看上去都是一样,仿佛总是在原地打转。

    慕容杰在岩洞里窜来窜去,无意间发现不远处的石窟内,仿佛有摇曳的烛光在晃动,似乎还有几个飘来荡去的身影。

    此情此景,看得慕容杰又爱又怕,如果说石窟内真的有人,那么他就能找到水和食物,可是如果那里面没有人,慕容杰不敢在继续往下想。

    经过一番内心的艰苦针扎,慕容杰还是打算尽快转身离开,免得遇上些不干净的东西。

    可是惊惧之余,又忍不住心中好奇,想要去一探究竟。

    突然间,三个奇怪的黑影,闪现在慕容杰的眼前,吓得慕容杰连手中宝刀给都扔了。

    他用双手拼命捂住嘴,生怕发出一点儿声音,惊动了这些来历不明的鬼魂。

    彼此就这样僵持了许久,慕容杰觉得事有蹊跷,试探性的伸出手轻轻摇了摇,三个黑影也立刻伸出手摇了摇,慕容杰顿时吓了一跳,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就这样又僵持了很长时间,慕容杰越想越觉得奇怪,他又一次伸出手摇了摇,三个黑影也同样再次伸出手摇了摇,这一次慕容杰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

    他小心翼翼的拾起掉落的红莲刃,此时三个黑影也拔出了自己的佩刀。

    慕容杰紧张的吞了口唾沫,谨小慎微的晃了晃红莲刃,只见三个黑影也同时晃动手中佩刀,这时候慕容杰终于恍然大悟。

    这哪是什么幽灵鬼魂,根本就是自己的影子,还真是胆小如鼠,尽然自己把自己,给吓了个屁滚尿流。

    慕容杰轻叹一声,重新振作精神,鼓足勇气朝前走去。

    来到石窟之外,慕容杰看的非常清楚,石窟内的确有舞刀的人影。他立刻躲入洞壁之后,伸长脖子悄悄向内观瞧,结果什么人也没看到。

    慕容杰奓着胆子走进石窟,石窟内的温暖的昏黄光亮,同刀山所散发出的阴冷寒光截然不同。

    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使人感受到从未有的精力充沛。慕容恪全身都充满了力量,那种舒服和畅快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来到石窟之内,除了一盏随风摇曳的灯笼,他一个人也没有能够看到,更没有发现任何的果腹之物,慕容杰当时就泄了气。

    慕容杰伸手将石壁上的灯笼给摘了下来,看到灯笼上写着“引魂灯”三个字,这让他感到无比晦气,只有出殡送葬之时,才会用上这样的灯笼,难道说这石窟内,还有墓葬不成。

    想到此处,慕容杰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提着灯笼四处观瞧,并没有找到什么棺椁,却发现周围的石壁上,全都绘满了格式各样的图案。

    石壁上所画的,全是慕容杰耳熟能详的故事。

    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土山约三事,千里走单骑,单刀勇赴会,水淹魏七军……画中人物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每一幅画卷都与武圣关羽密不可分。

    慕容杰脸现喜色,关羽关云长那可是最崇拜的人物,沿着满是壁画的石窟一路前进,慕容杰不知不觉之间,走入了另一个巨大的岩洞,在这昏暗的岩洞之内,同最初所见的密室一样,同样绘有八幅巨大人像,不过显然与之前的画像,毫无任何相似之处。

    这一次慕容杰算是看明白了,刻在岩壁上的四个大字,每一个他都认得。

    石壁上刻的不是别的,正是“春秋八法”四个大字。

    慕容杰欣喜若狂,自从来到这藏刀冢,自己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呢?

    想什么来什么,这还真是让自己,误打误撞找到了“春秋八法”的要诀。

    可是慕容杰仅仅只看了一眼,便不由自主的撅起了嘴,脸上挂满了匪夷所思的神情。

    这“春秋八法”,也未免太简单了!

    慕容杰真有些想不明白,就这么普普通通的八招刀式,为何还要练上三五十年,才能够略有所成,这也未免有些太夸张了。

    自己只看了一眼,就已是成竹在胸。

    看着石壁上的“春秋八法”,慕容杰百思不得其解,就这么点儿的功夫,慕容家列祖列宗,居然终其一生才略有所成,这要是被传扬出去,岂不被天下人笑掉大牙。

    慕容杰一天功夫也没学过,又怎会晓得这看似简单的刀法,其中所蕴含的是天人合一的浩然修为。

    武圣关羽是威震三界的伏魔大帝,想当初,温酒斩华雄,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有哪一个不是骁勇善战的猛将,有哪一个不是被他一刀毙命,这正是武圣的天威,也正是“春秋八法”的精妙。

    万招习一,怎比得上,一招习万。什么都不知道的慕容杰,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便自认为同父亲和哥哥们,如今已是不相上下,完全领悟了“春秋八法”的心法要诀。

    别说什么剑宗五祖,四大神堂,南北二圣,蓬莱三仙,这些成名已久的高手,就算是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来了,那也不是他的对手。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学会了“春秋八法”,慕容杰可谓志得意满。正当他幻想着离开藏刀冢后,如何叱咤风云纵横三教,突然间一个奇怪黑影,缓缓爬升到他的脚下。

    这一次,他能够清楚的分辨出,这黑影绝不是自己的影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