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5.第5章 奇经八脉

正文 5.第5章 奇经八脉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密室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到。

    黑暗中,瘦小的慕容杰,仿佛从墓穴中,爬出来的孱弱死尸,奄奄一息,毫无生气。

    模糊不清的视线,带给他从未有过的恐惧,令人不安的静谧,让他没来由的心惊胆寒。

    毛骨悚然的诡异感觉,如同挥之不去的雾霭,又似狰狞凶猛的巨蟒,将他紧紧缠绕,使他无法挣脱。

    不安和惶恐,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想要呼救,却发不出声,他想要哭泣,却流不出泪,他毕竟只是个孩子,怎能对眼前的黑暗无动于衷。

    然而在这让人心有余悸的黑暗中,充斥着无以言表的神秘力量,深深的吸引了慕容杰的心。

    这股力量不知从何而来,却能够沁人肺腑,渗透到慕容杰的血液中。

    当不安和恐惧,没来由的在心中膨胀时,这股力量也同时在他的体内急速膨胀,瞬间蔓延至全身的每一处神经。

    神秘的力量,驱使慕容杰,情不自禁的朝前走去。

    他走过狭长昏暗的密道,眼前突然传来莫名的光亮,不知不觉间一间人工雕凿的密室,不知从何而来,俨然出现在慕容杰的眼前。

    悲凉的白光,照亮了密室的石壁,在密室的四壁之上,雕刻着八幅,巨大的人形图像,还篆刻有寥寥几行,繁杂奇怪的文字。

    慕容杰多少也学过几个字,可惜刻在石壁上的文字,他就连一个也不认识。

    尽管慕容杰完全看不懂,石壁上这八幅栩栩如生的人像,究竟要传达什么意思,可仅从这几个人物的数量来看,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春秋八法”。

    慕容杰心中大喜,若真是“春秋八法”的要诀,那定要勤学苦练一番。

    只要学会了“春秋八法”,就能成为父亲那样,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从此名扬天下,日后威震华夷。

    慕容杰被八幅巨大的人像所吸引,这八幅人像不知有何魔力,尽能让人看得入迷,全然忘了身边的事物。

    细细端详过后,慕容杰十分肯定,这八幅巨大的人形图像,并不是慕容家的“春秋八法”,因为这些画像中,就连半把刀都没有出现过。

    石壁上的图像,似乎更像是某种经络图。

    慕容杰从没有研习过人体经络穴位,当然看不懂图上画的都是些什么。

    所谓“文习武修”,乃为修真之本。

    毫无经验可言的慕容杰,算是文武不通的“驽钝”,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废柴。

    废柴自然不会晓得,什么是奇经八脉。

    可是楼兰王府毕竟是武学修真世家,平日里总免不了耳濡目染,这使得慕容杰多少算是听说过一些。

    在奶娘沈嫂的教诲下,他至少还算是知道,武修者有经络运脉这一说。

    有口无言的慕容杰,并不是个一窍不通的傻瓜,相反由于他无法开口说话,对事物的记忆力,往往比常人更加敏锐,人们总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小小年纪的慕容杰,凭借过人的记忆力,自幼便是个特别聪明的孩子。

    只是由于他无法将自己的意愿,通过语言明确的表达出来,这才显得有些天资愚钝。

    看出这是筋脉运行的图案,而不是家传神诀“春秋八法”,慕容杰依旧欢欣雀跃,越看越是全神贯注,很快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慕容杰很想学习武艺,就像所有的孩子一样,可父亲什么都不肯交给他。

    越是不让他学,他就越是想要学。似乎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越是不让做的事情,就越发的想要去做。

    自认为巧遇武学精髓的慕容杰,心中那叫一个激动不已,真可谓是心花怒放。

    他立刻按照八幅图形中,第一幅图形的筋脉走势,试探性的进行运气尝试。

    他真希望自己用不了多久,就能像父亲和哥哥们那样,成为身怀绝技的高手。

    慕容杰刚开始尝试运气,顿时感觉胃里直冒酸水,眼泪鼻涕不请自来,全身血脉沸腾,四肢酥麻难耐,禁脔和抽搐紧随其后,仿佛整个人就像得了癫痫似的。

    慕容杰立刻停止运气,他感到再这样继续下去,不仅练不成绝世神功,反而会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他可不想死在这暗无天日的鬼地方。

    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却让慕容杰感到浑身无力,天旋地转,头晕目眩。

    他瘫软的坐倒在地,休息了很长时间,才略微回过点神来,可还是觉得全身疲乏无力。

    慕容杰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依照这些图形运气,会把自己给弄得虚脱无力,甚至险些暴毙而亡。

    慕容杰转念一想,仿佛若有所悟。

    打坐练功,最重要的,在于平心静气,一个“静”字,首当其冲。

    平日里父亲练功时,从来不让任何人打扰。那并不是怕别人,偷学自家的绝学,而正是为了这一个“静”字。

    刚在自己在见到这些图形后,心中洋溢着说不出的激动,血脉沸腾,心潮澎湃,在这样的情绪中,是无法静心修炼的,说不定还会走火入魔。

    幸亏自己立即收手,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慕容杰真佩服自己如此的聪明。

    许多练气修真之人,因为修炼时急以求成,终至走火入魔的故事,无论是父亲还是沈嫂,都给慕容杰讲述过很多。

    慕容杰可不想让自己,未名扬天下,就弄个走火入魔。

    为了使自己平静下来,慕容杰盘膝而坐,接连做起了深呼吸,反复多次之后,慕容杰才逐渐感觉到,心绪不再那样狂乱不已。

    直到有呼吸外,同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慕容杰才认定自己,终于算是调匀了呼吸。

    于是他又一次进行尝试,按照第一幅图形的筋脉走势缓缓运气,依照图形所示,气由长强穴而发,沿脊柱而上,行于风府穴,至于百会穴,又收于龈交穴。

    慕容杰并没有炼气的基础,又看不懂刻在石壁山的文字,他只能依葫芦画瓢,却全然不知其中的奥义玄妙。

    反复数轮行气过后,慕容杰突感小腹微微有些发烫,可并非先前那般叫人难以忍受。

    随着行气的逐渐流畅,慕容杰感到一股会心的快意,仿佛置身于鸟语花香的梦境中。

    紧接着慕容杰又感到脚底一阵发热,好像被烈火灼烧一般。

    此刻他已进入物我两忘之境,全然感受不到,发生在他身上的变化,即便有千万只蚂蚁,不断朝他的身体里钻,他也根本察觉不到,仍旧这般不以为然。

    慕容杰一座便是三天三夜,他不仅忘记了走位的密室,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更忘记了不断流逝的时光。

    直到慕容杰感到口干舌燥,想要找些水来解渴,他这才停止了运气。

    他从冰冷的地上爬了起来,全身上下说不出的畅快,有种飘飘然肩生双翼的轻盈。

    慕容杰环视四周,昏暗的密室,比自家的明堂还要大。

    可是大归大,除了这八幅巨大的壁画,密室里似乎什么都没有。

    慕容杰不由得暗自神伤,这密室里吃的喝的全都没有,早知道就该带些干粮进来。

    可是事先也不知道,父亲会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给关到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了。

    父亲行为做事,向来霸道执拗,慕容杰也算是早已习惯看了,这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幸亏算是列祖列宗保佑,能够让他在此巧遇盖世奇功。

    问题是自己现在被困于此,根本就找不到出路,只怕是神功未成,就活活做了饿死鬼。

    慕容杰心中一阵惆怅,分外仔细的在密室中寻找,想为自己找出一线生机。

    在密室的角落里,慕容杰意外的发现一块三尺高的石碑,石碑上刻着密密麻麻的铭文。

    同先前的文字一样,他还是一个字都看不懂。

    引起慕容杰注意的,是从石碑后面,透过来的光亮。

    仿佛整个密室的光源,全都来自于这块石碑的身后。

    慕容杰立刻爬上石碑,看到石碑后有条月牙形的缝隙,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似乎很空旷。

    慕容杰从来不喜欢以身涉险,可若是选择留在这里哪也不去,到头来只能被活活饿死,倒不如爬进去看看,或许能够找到出路。

    慕容杰身材瘦小,由于偏食的缘故,他比同龄人要瘦弱许多。

    若是稍长一些的成年人,定不可能从这条石缝间爬过。

    年仅七岁,身材瘦小的慕容杰,经过一方努力,从容不迫的爬了进去,来到了石碑后的岩洞中。

    慕容杰眼前豁然开朗,这岩洞似乎无边无际,引入眼帘的,是一座座巍峨的刀山。

    这一座座刀山,亮晶晶、明晃晃、锋芒毕露,凛冽森寒,仿佛来到了刀山地狱一般。

    慕容杰被眼前所见惊呆了,他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刀,而且这里的每一把刀,都堪称世所罕见的宝刀。

    黑暗中,明亮的刀刃,光华四照,咄咄逼人,散发着哀怨悲凉的阴冷气息,闪烁着令人不安的夺目光泽。

    慕容王府,自古以刀闻名,慕容杰自打出生,就见过数不清的宝刀,可那些所谓的宝刀,同眼前的景象相比,只不过是凤毛麟角,根本就不值一提。

    慕容杰瞠目结舌的朝万仞刀山走去,一股冷飕飕的阴风骤然袭来,使得慕容杰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霎时间他隐约觉得,有个飘忽不定的身影,仿佛就在他的身后,紧紧地跟随着他,同他仅有咫尺之遥,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身后黑影的体温和气息。

    黑暗中似乎有一双眼睛,一双空洞又可怕的眼睛,在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他。

    他想回过头去看看,已确认身后是否真的有人.

    但内心的恐惧,使他不敢转过身去。

    生怕只要一回头,就会看到可怕的东西。

    那东西,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却似乎并非来自人间。

    慕容杰加快脚步,立刻朝刀山冲了过去,他知道那是他可以用来防身最好的武器。

    自己纵然从未学过什么刀法,可是俗话说得好,“老子英雄儿好汉”,慕容家的刀法威震天下,自己就算毫无功底,也不至于半点儿,沾染不到父亲的风采。

    只是还有一个问题,更加痛心疾首的,摆在慕容杰的面前。

    如此之多的宝刀,他究竟该选那一把?

    慕容杰真恨不得,将每一把宝刀,都握在自己的手里,恨不得自己像千手观音那样,拥有一千只手拿上一千把刀。

    可惜他只有两只手,况且宝刀的重量都不轻,要想握住一把宝刀,对于只有七岁的慕容杰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三尺高的人,四尺长的刀,毫无炼气基础,又年仅七岁的慕容杰,怎会有举起一把神刀的臂力。

    慕容杰试了一把又一把宝刀,纵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始终没有一把刀,能够让他从刀山中拔出来。

    他能够明确的感觉到,身后那股咄咄逼人的恐怖气息,不仅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变得越来越强烈。

    他没有勇气回头去看,只是心急如焚的拼命尝试,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始终没有一把宝刀,是他能够拔得出来的。

    身后的危险步步逼近,恐惧的阴霾在四周弥漫,他的血管和脉搏在颤抖,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凝固了。

    他需要一把刀,一把能助他摆脱危险的刀。

    这里有数不清的刀,可没有一把是属于他的。

    突然,一道血光划过岩洞,将寒气逼人的寂寥洞穴,染成了血淋淋的鲜红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