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4.第4章 祸起萧墙

正文 4.第4章 祸起萧墙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送走四大堂主,慕容恪一筹莫展。

    他差人找来大夫,给楼兰四绝包扎伤口,面色凝重的独自朝后院走去,只把一片狼藉的明堂,留给王妃宠夫人收拾。

    四大神堂来的匪夷所思,慕容恪百思不得其解。

    朝廷里的大太监,当今皇帝的干爹,居然会盯上远在西域的楼兰王府,且还是那有口无言的不肖之子。

    想来想去,缘由只有一个。

    神策府的田令孜,久有不臣之心,如今新帝继位,那阉狗大权在握,眼下唯一的忌惮,便是手握重兵的各家藩王。

    楼兰王麾下有十万铁骑,三个儿子各居军务要职,可谓是田令孜的眼中钉,肉中刺。

    他必然恨不得,先除之而后快,以免日后成为心腹大患。

    说什么黑衣天子,无非是为了掩人耳目,其真实的险恶用心,是想利用四大神堂,将慕容世家斩草除根。

    慕容恪绝不能坐视不理,让幽云慕容氏的基业,就这样断送在自己的手里。

    唯有先下手为强,免得后下手遭殃。

    可这件事又谈何容易,四大神堂绝非泛泛之辈,慕容恪必须想出个万全之策。

    慕容恪快步来到枫林阁,此处是他幼子慕容杰的住所。

    他一摆手,喝退奴婢,径直朝暖房走来。

    年幼的慕容杰,在沈嫂的陪伴下,正拿着毛笔乱写乱画。

    慕容恪几步来到屋内,瞪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慕容杰,又看了一眼温柔妩媚的沈嫂,然后像提小鸡仔一样,把慕容杰给提了起来,大步流星走出暖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枫林阁。

    父子两人冒雨来到楼兰王府中心腹地,供奉慕容世家列祖列宗灵位的“磨天阁”。

    宝剑锋从磨砺出,宝刀自然也是一样。

    取名“磨天阁”,亦是惟愿慕容氏后人,能够砥砺磨练,不可养尊处优。

    只有磨砺万仞,才能够通达天志。

    慕容恪将慕容杰扔在灵龛前,让他给列祖列宗先磕了三个头。

    仰天长叹一声,对儿子慕容杰说道:“娃娃,你且听了。这些年来,你体弱多病,又是有口无言,为父不曾教过你一招半式,在你们兄弟四人当中,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想我慕容世家,世代中贞洁烈,岂料今日祸从天降。四大神堂,一计不成,必有后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怕是难逃此劫。人世无常,旦夕祸福,又有谁能预料。”

    说到悲切之处,慕容恪不禁哽咽,颇有几分感伤之意。

    见到父亲长吁短叹,不明事理的慕容杰,竟哇哇大哭起来。

    “不许哭!小孬种!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身为男儿要学会绽放自己的光芒,纵有泰山崩于前,仍能处之泰然,那才是真正的男儿大丈夫。”

    听闻父亲此言,慕容杰收住眼泪,他虽不会说话,但能听懂别人的言语。

    慕容恪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慕容世家,历代皆以修真为本,拜入太上玄元之门。何为修真?便是去伪存真,通达天志,明晓天理。没有不死的肉身,却有永恒的真法。天地之灵气可分三才,其中又以天罡为盛,达登峰造极之境。九重天罡之气,离不开一个‘正’字,此所谓‘四正为罡’。心有四正,道正,德正,法正,智正;身有四正,体正,气正,精正,神正;言有四正,语正,声正,韵正,音正;行有四正,行正,立正,坐正,卧正。你要记住,浩然正气,才是修真之本。若是走了邪道,九重天罡之气,亦会化作“妖魔鬼怪”,此所谓“四邪”之术,堕入万劫不复之境,永世不得超生。道佛之争,亦是为了这个‘正’字,天‘正’方能修得九重天罡之气。天罡之上达于神明,终成正果,名列仙班。”

    听父亲喋喋不休说了这么多,慕容杰一句话也没听懂。现如今毫无修为可言慕容杰,哪里知道这些炼气修仙的讲求。

    “也罢!同你说了也是白说。这里是慕容世家供奉列祖列宗的地方,也是慕容世家修真炼气的所在……”

    不待慕容恪把话说完,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忙乱的脚步声,只听家仆在外大声呼唤道:“王爷!王爷!不好啦,不好啦!府内家将暴毙而亡,定是那些歹人去而复返。”

    “什么!朗朗乾坤,光天化日,既是修道之人,岂能杀身害命,全无半点好生之德。什么四大神堂,老夫敬他三分,不等于怕他七分。列祖列宗在上,今日不肖子孙慕容恪,只怕要开杀戒了。”

    慕容恪说着,一把抓起慕容杰,几步来到灵龛背面,撩起暗红色幕帘,一块光洁透亮的石碑,赫然屹立在灵龛之后。

    慕容恪摆弄了几下灵龛,紧接着又转动了几次烛台。

    没等慕容杰看清楚,父亲这是在做什么,那光洁透亮的石碑,竟自己转动了起来。

    一条昏暗狭窄的密道,从石碑后面显露出来。

    慕容杰看得目瞪口呆,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恪未加解释,将慕容杰推入密道,不待慕容杰转回身来,密道的石门已然关闭。

    慕容格隔着石门,对儿子大声说道:“在这‘藏刀冢’内,有慕容家万仞神刀,其中总有一把是属于你的。如果能找到自己的刀,习得‘春秋八法’,自然也能找到出来的路。若是出不了这‘藏刀冢’,你我父子,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慕容恪言罢,长叹一声,看了看光洁透亮的石碑,又看了看列祖列宗的神龛,猛然转身离去,再没有多说只言片语。

    慕容恪提着“金瑭青龙刀”,大步流星朝明堂赶来。

    来到明堂一看,慕容恪不禁骇然。唐猊屏风前,赫然躺着三具尸体。

    只见这三具尸体,全身通体发黑,显然是中毒而亡。

    “他们是怎么死的?”慕容恪怒喝道。

    “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倒地不起,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这样子了。”宠王妃声音发颤惊惧万分。

    慕容恪怒不可遏,然而仔细一想,竟有些不知所措。

    四大神堂的神功惊世骇俗,普天之下没有几人能是对手,但也从来未曾听说过,四大神堂有使毒的高手,他们毕竟是道法正宗,怎会修炼这下九流的阴损邪招。

    慕容恪越想越是糊涂,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三名家将当场毙命,这显然是用毒高手所为,难道说这里面还另有隐情。

    慕容恪来到尸体近前,想要将三具死尸看个清楚。

    突然间三具尸体均有异动,慕容恪眼疾手快知道不好,急忙护住宠王妃后退,楼兰四绝亦有觉察,全都以兵刃护体连连后退。

    三具尸体急速膨胀,眨眼就炸开了花。

    黑血漫天飞溅,无数尸鳖从残破的尸体中爬出,王府明堂内顿时乱作一团。

    慕容恪驱散尸蟞,将王妃宠夫人放下,心中勃然大怒。

    这狗屁的四大神堂,空有行侠仗义知名,全都是阴狠险恶之徒,难怪甘为阉党走狗,这算哪门子英雄好汉,还空谈什么炼气修仙。

    趁王府明堂大乱之际,一个瘦骨嶙峋的黑影,蜻蜓点水般窜进明堂,摇摇晃晃的落在唐猊屏风之上。

    居然有人敢擅闯王府,慕容恪怒不可遏,大声喝骂道:“瞎了眼的狗奴才,敢到楼兰王府来撒野?”

    “哈,哈,哈!老朽同王爷,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今日登门拜访,实乃受人所托,想跟王爷借样东西。”

    慕容恪从未见过此人,却能觉察出这人修为不俗,心中顿起涟漪,只怕遇上了劲敌。

    这瘦骨嶙峋的老叟,修为只在天罡之上,不在天罡之下,想必同四大神堂不无关系。

    不到万不得以,慕容恪不想让局势无法挽回,如若此人之后,还有四大堂主,纵有三头六臂,也难保王府万全。

    心中纵有雷霆之怒,亦只有强压怒火,倘若贸然动手,慕容恪毫无胜算,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是来借东西,为何要滥杀无辜?”

    “老朽怕王爷不肯借。”

    “要借何物?但说无妨。”

    “老朽想借的,既不是金银,也不是财货,只要王家千岁,项上人头一用。”

    “呸!皓首匹夫,苍髯老贼,狼心狗肺之辈,祸国殃民之徒,老夫今日,就要替天行道。”慕容恪说着再度拔出金瑭青龙刀。

    “哈,哈,哈!自命清高,华而不实,本事不大,口气不小。我既是祸害,倒想要看你,怎么个除法。”

    “少跟他废话,这老不死的家伙,交给我来对付!”

    话音未落,一条硕大的青首紫蟒,猛然冲进王府明堂,急速朝慕容恪扑来。

    慕容恪迈开“风云八步”,左一摇,右一晃,身法轻盈飘逸,疾如闪电,快似狸猫,易如反掌的接连闪过巨蟒数次攻击。

    三招五式过后,慕容恪逐渐转守为攻,中年发福的胖大身躯,似乎并没有成为他的累赘。

    慕容恪的身法,刚柔相济,张弛有度,洒脱如狂风,蜿蜒如山隘,疾驰如神骏,飘飘然似天仙下界,荡悠悠如鬼魅迷踪。

    双方全力奋战,屋外的狂风骤雨,突然传来一声惊雷,在场众人无不面生惧色,慕容恪抓住时机,施展出一招“单刀赴会诀”。

    锋芒毕露的傲气,凝聚于金瑭青龙刀,催生出一道明亮刀光,将青首紫蟒劈为两半。

    驾驭巨蟒的黑衣人,闪避虽然迅速,可还是被金瑭青龙刀,削去了半只左耳朵。

    黑衣人血流满面,惊呼哀嚎声不绝,顿时变成丧家之犬,再没有刚才那般,不可一世的狂妄之态。

    楼兰四绝见状,无不面露惊惧之色。

    四人各举兵刃,同时朝慕容恪袭来,双方不容分说,当即搏杀起来。

    楼兰四绝反主,慕容恪大惊失色,好似扬子江心断缆崩舟。

    由于毫无防备,险些被四绝所伤。

    慕容恪怎么也想不到,楼兰四绝会背叛自己。

    于情于理,楼兰四绝,都无背叛的理由。

    于情,他们深受慕容恪大恩,于理,他们的地煞修为,根本就不是慕容恪对手。

    不待慕容恪多想,瘦骨嶙峋的老叟和驾驭巨蟒的黑衣人,一并杀来,六人齐战慕容恪,整整打了百余回合,始终未能分出高下输赢。

    老叟争功心切,想要首当其冲,率先击败慕容恪,也好让自己,显得高人一筹。

    于是使出“幻影迷踪”术,整个人顿时变得亦真亦幻,若有似无,飘忽不定。

    老叟自以为“幻影迷踪”,能够避开慕容恪的“春秋八法”,岂料反被慕容恪一刀,正削在他枯瘦如柴的肩膀上,这一刀要斩杀下去,必要断了他的手臂不可。

    楼兰四绝早已是自顾不暇,哪还有功夫去协助老叟脱险,幸亏宠王妃眼疾手快,迅速从百宝囊内,掏出一只“火龙镖”,朝慕容恪掷来。

    慕容恪始料未及,根本来不及闪躲,被“火龙镖”击中右手,烈火灼烧般的剧痛,沿着手臂迅速遍及全身。

    剧痛难耐,慕容恪无奈收刀后退,才让那老叟,保住了手臂。

    就连宠王妃都反了,慕容恪不禁黯然神伤,再加上火龙镖着实厉害,空前寒意强袭心头,只怕今日在劫难逃。

    在这风云突变之际,刚才死尸所流出的黑血内,竟又突然窜出一个人影,只见此人长大了嘴巴,口内尽喷射出“万蛊尸鳖”,朝慕容恪扑面而来。

    慕容恪岂能让万蛊尸鳖碰到自己,如今已被火龙镖所伤,若是再中了尸蟞毒,这一战恐怕是打不下去了。

    慕容恪收起金瑭青龙刀,从玉带上取下一个铁葫芦,只是轻轻晃动了几下,谁知这小小的铁葫芦里,尽窜出来一头巨大的火牛。

    火牛朝万蛊尸蟞冲去,尸鳖在烈焰中噼啪燃烧,眨眼间灰飞烟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想到慕容恪如此难缠,八个人心中暗自惊叹。

    这来自异乡的慕容世家,能够同西域三大势力齐名,绝非仅凭虚张声势,就能换来如今的显赫地位。

    慕容恪不愧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就凭他们八个人想要赢,绝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若是疏忽大意弄巧成拙,反倒会败在慕容恪的手里。

    府外雷声震天,四股天罡霸气,凛然冲入王府明堂,霎时间又来了四个,天罡修为的高手。

    屋外的倾盆暴雨,越下越气势汹汹,屋内的巅峰对决,越战越惊世骇俗。

    青龙盘踞九天,霹雳雷鸣九州。浩然锋芒,锐不可当。金刚法咒,此起彼伏。关公显圣,明王降世。伏魔杵,四大皆空。青龙刀,威震八方。

    这一场气冲九霄的恶斗,震惊了西域各路高手。

    诸如敦煌瑶台、昆仑广寒、天山缥缈,这样的大宗大派,更无一例外的,察觉到了楼兰城内,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厮杀。

    气贯长虹的天罡霸气,让超脱三界之外的仙家,也不由得为之侧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