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万古神帝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魔教旧事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魔教旧事

目录: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类别:玄幻魔法

    古松子立即正襟危坐,板着一张脸,表现得一派德高望重的模样,道:“年轻人,做为前辈不得不告诉你一个真理,不该知道的东西,最好还是少知道。”

    张若尘走到近处,直接坐到古松子对面,盯着他的一双苍老眼睛,道:“到底什么才是该知道的东西?什么是不该知道的东西?”?

    “不该知道,那是因为你的修为太低,还不是该知道的时候。另外,你小子太不安分,所以,也是不该知道的人。”古松子道。

    张若尘沉默了片刻,道:“以我现在的修为,都还不够资格知道?”

    “不够。”

    古松子在回答张若尘的时候,鼻子使劲的嗅了嗅,道:“青墨姑娘,到底还要等多久?我看肉已经熟透,灵药也都快要煮烂,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开吃?”

    张若尘笑了笑,古松子改口倒是改得很快,以前都叫青墨为小丫头,现在竟然叫青墨姑娘,竟然有一些讨好的意味。

    为了吃,他是连老脸都不要了!

    青墨对古松子没有好脸色,道:“我家公子已经说过,你必须要将死族的秘密告诉我们,汤肉才有你的份。”

    “啧啧,都说了你们的修为太低,还不到该知道的时候。”古松子觉得青墨有些死心眼,长叹了一声。

    “那就换一个问题,前辈和酒疯子到底是有什么恩怨?这个总可以说吧?”张若尘道。

    “这个……也不能说。”

    古松子摇了摇头,眼神变得有些异样。

    “再加上一壶天下烈酒之中排名第八的龙焱酒呢?有肉,有汤,有酒,正应该配一个故事。不是吗?”

    张若尘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一壶龙焱酒,打开酒壶的盖子,放到古松子的面前。

    浓郁的酒香飘出,使得古松子的双眼涌出灼热的光芒,舌头忍不住舔着嘴唇。

    看到这一幕,张若尘就知道他的猜测没错,既然古松子曾经和酒疯子交好,也就肯定也是一个好酒之人。

    古松子向前一扑,就去抓酒壶,却扑了一个空,酒壶被张若尘先一步收回。

    古松子叹了一声:“都是一些陈年往事,有什么好说?”

    “既然是陈年往事,数百年都已经过去,还有什么不可以说呢?真要将你们的恩怨,一直待到泥土之中?”

    张若尘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觉得以酒疯子的性格,不像是一个会背叛朋友的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两个曾经的生死之交反目呢?

    难道有什么误会?

    若是可以,倒是应该帮他们解开误会。

    张若尘取出一枚空间戒指,放到古松子的面前,道:“再加上一枚空间戒指,应该足够了吧?”

    古松子抓起空间戒指,释放出精神力注入进去,探查到戒指之中的内空间,神情变得更加激动。

    对于一个炼丹师而言,一枚空间戒指的作用非常巨大,足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一枚空间戒指,真的只是用来换一个故事,不用欠你人情?你不会是在惦记老夫手中的化圣丹丹方吧?”

    古松子有些不相信张若尘,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张若尘接过青墨盛过来的汤,道:“一位丹道圣师的故事,值这个价。”

    古松子不再有什么顾忌,将空间戒指戴在右手的小指上面,仔细的看了看,很是喜欢。

    随后,他又抓起龙焱酒喝下一口,抬头望着天空的一轮明月,陷入无尽的回忆,冷笑一声:“狗屁的丹道圣师,在六百年前,应该叫做毒道圣师才对。老夫在毒道上的造诣,可是比在丹道上面的造诣高得多。”

    张若尘的神色一动,道:“你真的是毒道圣师枯公子?”

    “六百年了,昆仑界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天才人杰,老夫还以为曾经的名号,早就被人给遗忘。嘿嘿,以你小子的年纪,居然知道老夫的真名,倒是稀奇得很。”

    古松子对张若尘生出几分好感,一个年轻小辈竟然还能知道他的名字,心中多多少少也是有一些喜悦。

    张若尘问道:“六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近古时期,昆仑界最混乱的一段岁月,战乱不绝,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幸免,包括如日中天的拜月神教。那个时候,女皇还没有登基,第一中央帝国还没有建立。当然,那个时候的池瑶女皇,已经锋芒毕露,可以带领大军攻伐拜月神教的总坛。”

    “那一战,拜月神教的高手死伤殆尽,就连教主都陨落。当然,神教的底蕴深厚,并没有完全覆灭,还是有一些重要人物活下来,召集分散在各地的教众,准备重整神教。其中,就有教主的大弟子石千绝和四弟子凌修。”

    张若尘的神色一动,道:“魔教教主石千绝。”

    “六百年前,石千绝还不是一教之主,教众之中拥护凌修的人,其实要多得多。教主的六大弟子之中,凌修的天资最高,而且又是教主的嫡子,堪称新任教主的最佳人选。”

    张若尘问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古松子又喝下一口龙焱酒,才有徐徐的说道:“为了争夺教主之位,原本关系交好的师兄弟,反目成仇,展开了血腥的杀戮,就连神教也差一点因此彻底覆灭。”

    不知为什么,张若尘想到了圣明中央帝国,明帝失踪之后,不也是有着那么一批人在争权夺利,最终在内忧外患之下国破家亡。

    张若尘问道:“当时,前辈是教中长老,拥有不低的身份地位。前辈站在哪一边呢?”

    古松子闭上眼睛,摇了摇头,道:“我两边都不想站。”

    “恐怕没那么容易吧?”张若尘道。

    “没错。”

    古松子点了点头:“有一天夜里,教中的一群修士,抬着重伤垂死的凌修,闯入进我炼丹的地方,让我救治他。据他们所说,凌修是被石千绝打伤。”

    “看来前辈是必须要站队了!”张若尘道。

    “我根本不想站队,也不敢站队,因为,我的家人、族人全部都掌握在石千绝的手中。救了凌修,我的家人和族人会死。不救凌修,我就会死。”

    “所以我立即向教主的三弟子风醉生传讯,希望他能够赶回来帮我。教主的六大弟子,只有他们三人还活着,风醉生无论是和石千绝,还是和凌修都是关系极好。只要他能够赶回来,就算无法阻止石千绝和凌修的争斗,至少可以救下我的家人和族人。”

    张若尘的神色一震,道:“酒疯子就是魔帝的三弟子风醉生,号称酒仙?”

    一通百通,张若尘总算是明白,酒疯子在酒道上面的造诣为何如此高深,原来,他竟然有这么惊人的身份。

    可是,在张若尘的映象之中,八百年前,众人对风醉生的评价,那可是一位风流倜傥游戏人间的美男子,与酒疯子怎么都不像是同一个人。

    就算人老之后会长残,可是,他这也残得太过分。

    “酒仙?他就是一个骗子,一个缩头乌龟。我传讯给他之后,他明明答应一定能够帮我救下家人和族人,所以,我才出手救了凌修。可是……可是……等他来的时候,带到我面前的却是满地的尸骸,死了,全都死了,一个活口都没有。”

    古松子的嘴里发出笑声,眼中却在流泪。

    张若尘陷入沉默,半晌之后,才道:“或许他也有苦衷。”

    “他告诉我,因为一些事,耽误了时间,去见石千绝的时候,人已经死绝。我就想知道,我们那么好的交情,还有什么事,比救我家人更加重要?我看他就是害怕站队,害怕得罪石千绝,害怕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故意去得那么迟。”

    古松子的情绪激愤,咬紧牙齿,怒火在心中蔓延。

    张若尘仔细想了想,酒疯子说不准还真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因为,这个老家伙的确是很怕死。

    当初,为了保命,他可是给池瑶下跪,还发了几个毒誓。

    做为的一位圣者,还是魔帝的弟子,竟然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给一个杀死自己师尊的女人下跪,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

    张若尘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问道:“再后来呢?拜月魔教又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石千绝成了教主,拥护者更多的凌修如今却是消声觅迹?”

    古松子摇头,道:“那件事之后,我万念俱灰,于是离开了神教。后来,倒是了解的一些,据说凌修和石千绝的争斗,使得本就元气大伤的神教变得更加岌岌可危。中域的一些世家和宗门,准备联合起来,灭掉神教,瓜分神教的资源。”?

    “在神教生死存亡的时候,凌修主动放弃争夺教主之位,在无顶山自废修为,从此之后,石千绝成为新任教主,凌修却是深居简出,再也没有插手教中事物。”

    “据说,成为教主之后,石千绝也是相当悔恨,觉得师兄弟之间不应该如此反目,所以,在天下各地寻找续命的圣药,求遍所有丹道圣师,想要医治好凌修。就连凌修的女儿,也被封为圣女首尊,在教中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不过,在老夫看来,他不过只是在收买人心而已。”古松子冷哼一声。

    他对古松子是恨,与石千绝却是血海深仇。

    可惜,石千绝的修为太高,恐怕这一辈子他都报不了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