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万古神帝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代价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代价

目录: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类别:玄幻魔法

    刚才,灰衣老者去追杀血神教教主,张若尘很想知道结果,却没有立即问出来,而是走了过去躬身行礼,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灰衣老者将圣气收敛回体内,又变得朴实无华,露出一道笑容,道:“我是追着蚩临渊的真身一路来到无尽深渊,主要是想除掉血神教的隐患,并不是专程赶来救你。当然,既然救了你,那么你总要付出一些代价,偿还这一份恩情吧?”

    听到这话,张若尘立即露出警惕的神情,“难道他也想夺取我身上的某样宝物?”

    别看灰衣老者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施展出杀戮手段的时候,却是相当狠辣,没看见地上全是尸骸?

    张若尘冷静的道:“前辈想要什么?”

    灰衣老者没有立即回答张若尘,犹如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说道:“蚩临渊逃去了无尽深渊的第二梯度,老夫必须要去斩杀他,不能留下祸根。并且,也要去将第二梯度的隐患除掉……”

    灰衣老者的眼神有些复杂,叹了一声,才又道:“第二梯度会更加危险,很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千古大秘,这一去,也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

    张若尘觉得自己似乎是误解了灰衣老者,以灰衣老者的修为,想要夺取他身上的宝物,完全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根本不会跟他说这么多的废话。

    张若尘问道:“前辈莫非是认为,第二梯度还有更多更强大的血兽?”

    灰衣老者点了点头,道:“蚩临渊在无尽深渊饲养血兽,应该是想要借用血兽的力量争霸天下,第一梯度的血兽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血兽还在第二梯度。而且,老夫怀疑,在蚩临渊的背后,还有一位更加可怕的人物。”

    灰衣老者已经有一些猜测,却没有说出来。

    只不过,他的眉宇间,带有一抹凝重的神色,由此可见,蚩临渊背后的人物肯定相当厉害。

    张若尘感觉到不解,难道蚩临渊背后的那个人物,让灰衣老者也感觉到棘手?

    灰衣老者脸上的凝重之色逐渐散开,再次露出笑意,道:“现在,我们可以谈一谈,代价和报恩这件事。”

    哪有强迫别人报恩的道理?

    “什么代价?”

    灰衣老者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张若尘保持警惕,以防被他算计。

    灰衣老者说道:“蚩临渊与不死血族有很深的合作,除了他以外,肯定还有不死血族潜伏在血神教,你必须要将他们找出来,并且除掉,以绝后患。”

    “就是这个?”张若尘有些诧异。

    “没错。”灰衣老者笑道。

    张若尘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再说,血神教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灰衣老者的身板一直,眼中露出寒光,道:“你是血神教的神子,将来要接替血神教的教主之位,怎么能说与你没有关系?小子,你在血神教得到了那么多的好处,想要不负责任一走了之吗?”

    “果然如此,原来你早就看出我的身份。”张若尘不仅意外,而且也很吃惊。

    灰衣老者道:“你的无形无相三十六变能够瞒过别人,瞒不过我的这双眼睛。老实说,你还很嫩,与璇玑老儿比起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你认识我师尊?”张若尘道。

    “倒是有那么一点点交情。”灰衣老者说道。

    张若尘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问了出来,道:“既然你知道我不是顾临风,为何还要放任我留在血神教,并且,还助我成为了血神教的神子?”

    当初,争夺神子之位的时候,若不是灰衣老者传讯给血神教教主,张若尘不可能那么顺利成为新任神子。

    灰衣老者笑了一声:“张若尘也好,顾临风也罢,只要有真本事,自然能够成为血神教的弟子,甚至,成为血神教的神子。”

    这个灰衣老者实在太神秘,修为也高得出奇,在他的面前,张若尘根本藏不住任何秘密。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做不到。你要我做的事,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先不说我能不能战胜不死血族的潜伏者,仅仅只是想要将不死血族的潜伏者找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的不死血族潜伏者,张若尘还能判别,将他们揪出来。

    但是,圣境的不死血族潜伏者,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识别。

    灰衣老者似乎早就猜到张若尘会这么说,道:“若是,我能将《血族密卷》交给你呢?”

    “《血族密卷》?”?张若尘用着狐疑的眼神,看着灰衣老者,道:“传说中,《血族密卷》放在圣明中央帝国的国库,而国库又被护龙阁取走。你怎么会有《血族密卷》?”

    “很不巧,老夫恰好认识护龙阁的阁主,并且,从他那里弄到了《血族密卷》的手抄本。当然,即便是手抄本,与真迹上面记载的内容也是一字不差。”灰衣老者淡定的说道。

    张若尘的心中难以平静,连忙问道:“护龙阁阁主到底是什么人?他在什么地方?”

    灰衣老者道:“护龙阁阁主的身份神秘,并且掌握有圣明中央帝国的国库,天下不知有多少人都想知道他的身份,老夫凭什么告诉你?再说,也不能告诉你。”

    随后,灰衣老者将一本泛黄的书册取出来,交给了张若尘,慎重的说道:“虽然只是手抄本,但,依旧有非凡的价值,千万不能遗失。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人,将它公布出去,传遍天下,对不死血族必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张若尘没有继续拒绝的理由,于是,答应了灰衣老者的条件,道:“好吧!既然得了血神教的好处,总要为血神教做一些事。但是,遇到不死血族中的圣者,我可没有办法对付,要不你将血神锏借给我?”

    “你就不要打血神锏的主意了,以你的修为,还无法发挥出它的威力。”

    灰衣老者将一张破破烂烂的符箓取出来,递给张若尘,道:“这一张符,具有非同一般的威力,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千万不要使用。”

    那张符箓,与废纸没有什么区别,皱巴巴的,看不出什么神奇的地方,总觉得稍微用大一些力气就会将它捏烂。

    张若尘直皱眉头,将信将疑的将符箓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灰衣老者又道:“蚩临渊失踪之后,血神教的内部,肯定会发生不小的动荡,你一定要小心应对。”

    接下来,灰衣老者又告诉了张若尘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才提着血神锏远去,消失在第二梯度的入口。

    小黑终于松了一口气,道:“张若尘,血神教已经是是非之地,就连教主都在替不死血族办事,教中的不死血族势力肯定相当庞大,本皇认为你应该立即离开,千万不要参合进去。这个烂摊子,不是你可以收拾。”

    “我都已经答应了他,你才这么说,会不会太迟了一些?”张若尘道。

    小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说。

    灰衣老者在的时候,它哪敢说出这样的话??张若尘看了一眼手中的书册,心中已经做出决定。

    只要是对付不死血族,就算再艰险,他也要迎难而上。

    张若尘离开无尽深渊,没有立即赶回血神教,而是进入绝古雪山,藏身到一处隐秘的山谷。

    山谷外,布置有隐匿阵法。

    “哗——”

    天空中,不时就会传出一道破风声,向无尽深渊的方向赶去。

    张若尘站在山谷中,眼中带有一抹忧色,道:“血神锏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太强烈,将血神教的强者全部都惊动。教主失踪的消息,肯定瞒不了多久,也不知会造成多么巨大的震动?”

    张若尘进入图卷世界,先是去探查黄烟尘的伤势,确认她已经没有大碍,才开始疗养自己身上的伤势。

    等到伤势痊愈,张若尘将《血族密卷》的手抄本取出来,静静的观阅。

    《血族密卷》上面记载了很多东西,不仅仅只有如何识破不死血族的伪装,还有不死血族的弱点,对付不死血族的手段,与不死血族的一些隐秘。

    当年,太子太保上官阙,带领了一大批与不死血族交战过的圣者,编撰出来的书籍,自然是具有无穷的价值。

    要不然,不死血族为何千方百计想要将它找出来毁掉?

    《血族密卷》最后几页,记载了关于血后的一些事迹,其中,有一件事,吸引了张若尘的注意。

    根据书上所说,年轻时候的血后,与孔雀山庄的庄主孔上令,有过一次大战。孔上令化为了一只七彩孔雀,将血后吞入腹中。

    要知道,即便是年轻时候的血后,也已经相当强大,可以与老一辈的圣者交锋。

    既然,孔上令将血后吞入腹中,那么只会有两种结果。

    其一,血后被孔上令炼化,死于非命。

    或者,血后反将孔上令杀死,破腹而出。

    然而事实上却是,血后和孔上令都没有死,并且,还都成为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张若尘很想知道,那一战的结果,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张若尘发现后面没有了文字,仔细查看才发现,最后一页被撕掉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