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万古神帝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说了一个谎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说了一个谎

目录: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类别:玄幻魔法

    血神教的新任神子,比传闻中更加霸道,超出所有修士的认知。

    在场的众人,全部都重新给他下了一道评语:“不仅好色,而且戾气很重,是一个狠人,最好不要招惹。”

    苍龙军的另外四大统领,全部已经现身。

    其中,修为最为强大的阎童,站了出来,想要给迟重山解围。

    阎童的修为境界,达到九阶半圣的巅峰,乃是十大统领的第一人,同时也是阎红烈的兄长,在圣明城自然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因为有苍龙军和凌霄天王府的背景,阎童与一些圣境巨擘,也能说上话,比迟重山厉害了不知多少倍。

    阎童的脸上带有笑意,双手抱拳,道:“神子殿下,刚才的确是迟重山有错在先,阎某亲自向你赔罪。另外,这是三滴神血,希望殿下能够收下。”

    随即,阎童取出三滴神血,向张若尘抵了过去。

    张若尘并没有去接阎童手中的神血,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道:“别说三滴神血,即便是三百滴神血,也平息不了本神子的怒火。”

    阎童的手掌十分尴尬的悬在半空,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僵住,眼中一道冷意一闪而逝。

    血神教的这位神子也太目中无人,竟然连他的面子也不给,真以为自己已经是血神教的教主?

    张若尘没有理会阎童,目光冷冽的向迟重山盯了过去,道:“跪下道歉,本神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血神教的三位修士,同时站了出来,激发出圣魂领域,移动脚步,将迟重山围在了中心。

    此次,上官仙妍是代表血神教来到圣明城与蔡家结盟,因此,只是带来少量一些修士过来。

    当然,跟她一起前来的修士,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强者。

    特别是先前一击震退迟重山的血袍老者,拥有九阶半圣巅峰的修为,实力不在阎童之下。

    “顾临风,你欺人太甚……”

    迟重山怒吼一声,浑身青筋都冒了起来。

    “动手。”张若尘冷声道。

    三位血神教的强者,同时出手,向迟重山攻了过去。三大强者的修为,皆不在迟重山之下,即便他想逃也逃不掉。

    苍龙军的另外四大统领同时发出爆喝声,想要上前去帮助迟重山。

    就算迟重山有错在先,但是,这里却是苍龙军的军营,若是迟重山在这里遭到羞辱,整个苍龙军也将名誉扫地,受到天下修士的耻笑。

    只不过,他们四人,却遭到另外一批血神教修士的拦截。

    至于别的苍龙军军士,根本不敢冲上前去,那是一群神仙在博弈,凡人冲过去,与送死没有区别。

    青墨走到黄烟尘的身旁,吐了吐舌头,以传音的方式说道:“郡主,张公子好霸道啊!与以前比起来,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做为血神教的神子,不张狂一些,反而会惹人怀疑。”

    黄烟尘的一双幽蓝色的眼眸,盯在张若尘的身上,露出一道笑意:“再说,对待不同的人,自然也要有不同的态度。”

    “咔嚓!”

    两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同时响起。

    迟重山的双腿遭到重击,从膝盖的位置断裂,嘴里发出一个沉闷的声音,跪倒在地上。

    “顾……临风……”

    迟重山爆吼一声,双手撑地,想要爬起,却再次被镇压。

    张若尘向迟重山走了过去,从他的身上,将三张墟界船舰的船票取了出来,瞥了他一眼,笑道:“早一些将船票交给我,哪有这么多的麻烦事?”

    随即,张若尘的目光向人群中望去,问了一声:“墟界船舰的船票,多少钱一张?”

    “三万枚灵晶。”

    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张若尘取出一块圣石,随手抛给迟重山,淡淡的道:“一码归一码,本神子从不主动抢别人的东西,三张船票就归我了,剩下的,自己拿去买疗伤丹药。”

    “我们走。”?张若尘手持三张船票,显得潇洒随性,先一步向墟界船舰的方向行去。

    身后的方向,响起一大片轰动的声音。

    “不愧是一座古教的神子,出手也太阔绰,随手就是甩出一块圣石。”

    “若是能够得到一块圣石,即便打断我的双腿,让我跪上三天三夜,我也愿意。”

    旁边一位修士嗤之以鼻,道:“知道什么叫士可杀不可辱?迟重山是何等人物,那是有一丝机会成圣的存在。血神教神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打得下跪,肯定会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顾临风虽然凶狠,却还是有一些原则。”

    “那是原则?明明就是在羞辱迟重山,即便扔出一枚圣石,迟重山也绝对不会去捡。”

    ……

    迟重山的双眼全是血丝,羞怒交加,大吼一声,一拳轰了出去,击在那一枚圣石上面。

    嘭的一声,圣石爆碎。

    地面上,出现一大片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纹路。

    “顾临风,本统领与你不死不休。”

    迟重山身上的圣气,向外蔓延,将一些无辜的修士,也都震飞出去。

    苍龙军的另外四大统领,也都露出相当愤怒的神情。

    阎童的目光颇为阴沉,最终还是将那股怒火按捺下去,安抚迟重山的情绪,道:“顾临风也只是仗着拥有血神教神子的身份,才敢如此张狂,自身的修为并没有多么高明。等到青龙墟界,肯定会有机会报仇,还不立即振作起来。”

    “到了青龙墟界,本统领必定将他碎尸万段。”

    迟重山调动圣气,包裹全身,悬浮了起来,双眼中的杀气前所未有的浓烈。

    张若尘与黄烟尘并肩而行,登上墟界船舰,顿时,船舰上的修士,全部都在向后退避,生怕惹到血神教的这个狠人。

    张若尘倒是显得无所谓,做为神子,本就需要立威。

    张若尘以传音的方式,道:“师姐,你刚才那是主动在给我招惹麻烦,不太像是你的风格。”

    “有吗?”

    黄烟尘道:“据我所知,你曾为了一个女子,与明堂的少堂主斗得天翻地覆。而且,为了她,你不惜与魔教为敌,连斩两位魔教圣者。此事不假吧?”

    顾临风和张若尘既然是同一个人,那么,他们二人在天台州黑市总部做的事,自然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自己的夫君,为了一个女子,不惜得罪明堂和魔教,战得天翻地覆,怎么可能不吃醋?

    黄烟尘的面上,戴有幻金面具,因此,张若尘看不出她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神情?

    张若尘笑了笑,道:“只是一个朋友。”

    “也就是说,你为了朋友可以举世皆敌,为了我却不行?”

    黄烟尘的一双眼眸,笔直的向张若尘盯了过去。

    孔兰攸修炼了八百年,却依旧心思单纯。黄烟尘才闭关修炼十五年,却是已经修炼成精,随口一句,就将张若尘问得说不出话来。

    张若尘的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黄烟尘漫不经心的说着,蓦地,停下脚步,向张若尘望过去,道:“尘哥,你为何会成为血神教的神子?”

    张若尘见黄烟尘没有继续追问,自然是略微松了一口气,道:“当时去血神教,是有一些重要的事需要办,争夺神子的位置,完全就是恰逢其会。”

    黄烟尘的贝齿轻咬,道:“据我所知,血神教的神子和圣女,最后将是道侣的关系。”

    张若尘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尽量显得心平气和,道:“我去争夺神子的位置,并不是为了上官仙妍。”

    “那么你争夺神子的位置,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去血神教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连我都不可以告诉吗?”黄烟尘道。

    张若尘去血神教,自然是去救圣书才女。

    然而,要是他直接说出来,岂不是火上浇油?

    “好吧!我去争夺血神教神子的位置,的确是为了接近上官仙妍。”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只能两害取其轻,不能再将圣书才女卷入进来。

    毕竟,圣书才女太过优秀,一旦让黄烟尘知道,他和圣书才女有一些暧昧的关系,那么她肯定会有一种危机感,甚至感觉到自卑。

    无论是对张若尘,还是对她,都不是一件好事。

    能够隐瞒,最好还是隐瞒。

    张若尘以严肃的神情,半真半假的道:“上官世家的老祖宗阙圣王,乃是我的恩师,以他的身份,肯定知道八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而,通过最近的种种事件,我有些怀疑,上官世家与不死血族有很深的联系。”

    黄烟尘道:“你怀疑八百年前的宫变事件,与不死血族有关系。你接近上官仙妍,就有机会进入上官世家调查真相?”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即便八百年前的宫变事件与不死血族无关,我也要将此事调查清楚。因为,我很想知道,恩师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黄烟尘却摇了摇头,道:“不对,不对……”

    “哪里不对?”张若尘面不改色的道。

    黄烟尘道:“以你的变化之术,想要进入上官世家完全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为何要去血神教接近上官仙妍呢?有些舍近求远,不是吗?”

    张若尘倒是没有料到,黄烟尘的心思变得如此缜密,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

    说了一个谎,就要用更多的谎言去圆,到最后,破绽只会越来越多。

    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香风,扑面而来。

    紧接着,一圈圈白色的圣光,在张若尘和黄烟尘之间的位置四散而开,有着一个清丽绝尘的女子,站在了他们两人之间。

    上官仙妍的脸上,带有一抹媚俏的笑容,道:“神子殿下,你刚才对付迟重山的手段,真是打出了血神教的风采。”

    蔡家和血神教早就已经预订了船票,数百位半圣全部都登上墟界船舰,与张若尘和黄烟尘属于同一批次。

    “跟我来,正有一些重要的事,我要与你单独商议。此事属于教中的机密,千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晓。”

    上官仙妍特地加强“单独”两个字,以一种示威、挑衅的方式瞥了黄烟尘一眼。随即,她伸出一只柔软的玉手,拉着张若尘手腕,露出亲密的模样,走向甲板下方的一座船舱。

    张若尘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黄烟尘的问题,上官仙妍的出现,倒是帮他解了围。?

    但是,这里面的误会,会不会变得更深?(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