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万古神帝 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 七生七死

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 七生七死

目录: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类别:玄幻魔法

    青衣秀士与石美人在交流,说出了一些隐秘的事。

    张若尘坐在一旁,静静的听。

    “多谢洛师姐。”

    张若尘接过洛水寒递过来的紫竹茶杯,饮下了一口。

    茶水,十分甘甜,喝下之后,血液竟然急速的流动起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舒爽的感觉。

    显然不是一般的茶。

    张若尘体内的那种虚弱感,减轻了很多,就连伤势也在快速恢复。

    原本,使用舍利子的力量,张若尘会有三四天的虚弱期,修为会跌入谷底。喝下此茶,张若尘觉得,最多只需一天,就能度过虚弱期。

    对面,一半白发一半黑发的儒衣老者一直盯着张若尘,冷哼了一声:“这圣道古茶的茶叶,乃是老夫亲自从儒祖栽种的古茶树上面采摘下来,本是赠送给洛院主,却没想到,便宜了你这个小辈。”

    张若尘总觉得儒衣老者是一个老顽固,自视甚高,太看重辈分,而且,一言不合就在他的面前嘚瑟和炫耀。

    有必要吗?

    不过,儒衣老者的话,却还是让张若尘有些心惊。

    八百年前,张若尘就听说儒道有四棵古茶树,是由四位儒祖栽种,已经生长千万年以上,十分古老。

    只不过,中古末期的大劫难,导致其中三棵古茶树损毁,化为灰烬,只剩一棵古茶树存活至今。

    而且,古茶树每隔千年,才有少量的一些茶叶成熟。

    儒道的圣者,才有资格分到几片。

    儒衣老者竟然声称,亲自从古茶树上面摘下茶叶,张若尘自然是有些不信,觉得他是在自抬身价,故意装出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

    儒衣老者摇头长叹:“圣道古茶的力量,可以帮助修士参悟圣道规则,提升精神力,巩固心境和圣魂,精炼圣源。一个懵懵懂懂的幼儿,喝一口茶水,顷刻间,可以变成神童。圣道古茶对精神力修士的用处最大,让你喝下,实在是一种浪费……”

    儒衣老者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张若尘的体内,传出“啪”的一声轻响。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精神力,从张若尘的体内涌出。

    喝下圣道古茶,竟是让张若尘的精神力冲破瓶颈,达到四十七阶的程度。

    儒衣老者自然是察觉到那股强大的精神力波动,脸色略微凝固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料到,一个修炼武道的小辈,竟然将精神力修炼到如此深厚的地步。

    他在张若尘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才刚刚成为精神力半圣,与四十七阶的强度,有着遥远的距离。

    不过,儒衣老者的神情很快就恢复自然,强装镇定,又道:“你的精神力,也就勉强算是凑合,与我那位徒孙比起来,差距还很大。我的那位徒孙,精神力已经达到四十九阶,即将成圣。”

    “那位新科榜眼?”张若尘道。

    “正是。”

    儒衣老者仰着下巴,轻捋胡须,翩然自得的样子。

    “又不是状元。”张若尘低念了一句。

    儒衣老者觉得张若尘不了解“榜眼”的分量,怒目圆瞪,转过脸去,懒得与这个不尊师重道的小子多说。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辈,见到他,没有恭恭敬敬的行礼,没有露出谦逊的模样,竟然还与他平起平坐,自然是将他气得不轻。

    本来,他还在处处提示张若尘,暗示张若尘对他恭敬一些,却没想到张若尘很不上道,依旧大摇大摆的坐在对面。

    儒衣老者的心中暗想,如此一个不懂礼数小辈,得找一个机会,敲打敲打他,免得他今后误入歧途,踏上邪路。

    张若尘自然是没有料到,儒衣老者这样的老辈人物,竟然也会斤斤计较。此刻,他正在暗暗思考。

    刚才,儒衣老者称呼青衣秀士为“洛院主”,无疑是印证了张若尘心中的猜想。

    青衣秀士就是东域圣院的十大院主之一,洛虚。

    两百年前,昆仑界的第一人杰,曾达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同时,他也是天魔岭走出的第一位名震天下的圣者。

    随着石美人与洛虚继续交谈,张若尘也渐渐明白他们之间的恩怨。

    此事,得从两百年前说起。

    当时,魔教想要扩大势力,大规模进军东域,与武市钱庄、黑市、朝廷争夺利益。

    魔教选中东域的中古世家“齐家”,做为桥头堡磊,通过掌控齐家,以最快的速度,在东域站稳脚跟。

    于是,魔教教主下令,将当时的魔教圣女林素仙,嫁给齐家家主的长子,齐向天。

    然而,洛虚与林素仙,却早就已经是一对情侣。

    为了此事,洛虚单枪匹马杀上魔教总坛,斩杀多位魔教高手,鲜血流了十二里,更是以半圣的修为,杀死一位魔教的圣者。

    洛虚毕竟是势单力薄,最终还是没能夺回林素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情人,嫁到东域齐家。

    当时,出手镇压住洛虚的人,正是贵为圣女首尊的凌飞羽。

    张若尘也明白过来,昨夜在珠光阁见到的那个宫装女子,必定就是两百年前的天下第一美人,林素仙。

    当然,林素仙现在已经是魔教圣女宫的副宫主,位高权重,在圣女宫的地位,仅次于凌飞羽。

    张若尘长叹一声,这一件事,很难说清,到底谁对谁错。

    毕竟,当年那一战,凌飞羽已经手下留情,并且极力保住洛虚的性命。

    若是,换成另一位魔教强者出手,两百年前,洛虚就已经死在魔教总坛。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凌飞羽并没有做错,甚至对洛虚和林素仙还有一些恩情。

    毕竟,以洛虚和林素仙当时的能力,根本无法对抗整个魔教。洛虚战死后,林素仙很可能也会殉情。

    现在的结局,已经是最好。

    但是,作为当事人,林素仙却不会那么认为,将一切仇怨,全部都怪罪在凌飞羽的身上。

    她给自己的女儿,取名为“霏雨”,又何尝不是深刻记着这一笔仇?

    凌飞羽的修为太高,林素仙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于是,一直在等待机会。直到凌飞羽与青天血帝一战,遭受重创,林素仙才终于出手报复。

    杀了凌飞羽,不足以解她心头之恨。

    她要折磨凌飞羽,让凌飞羽万劫不复。

    天下间,多少恩怨纷争,归根结底,只因一个“情”字。

    洛虚能够原谅凌飞羽,既有时间对仇恨的淡化,同时也是有着一种博大的胸怀,没有被仇恨扭曲内心,可以看清是非黑白。

    得到洛虚的原谅,凌飞羽的心境,似乎恢复了一些,眼眸中,露出精锐的光芒。

    洛水寒将一杯圣道古茶递了过去,凌飞羽并没有推拒,接过茶杯,浅淡的抿了一口。

    洛虚道:“凭借圣道古茶和《七生七死图》,应该也可以帮助凌宫主,彻底恢复心境和意志。只希望,凌宫主不要因为此事记恨她,一切都怪我,她做的任何错事,我都可以帮她弥补。”

    儒衣老者看向桌上的图卷,顿时恍然大悟,急忙卷了起来,道:“洛虚啊,洛虚,老夫看错你了,原来你也是个骗子,还说什么想要与老夫一起研究《七生七死图》。原来,你是要用它来救人。你可知道,《七生七死图》是画宗的镇宗之宝,老夫也会冒了很大的风险,才将它带出来。”

    洛虚笑了笑,道:“菊兄……”

    “不要这样叫老夫,虽然,老夫是‘梅兰竹菊’四圣君子之一,但,那是被另外三人给算计了!”

    儒衣老者咬牙切齿,恨得不行。

    “这个老家伙,竟然是四圣君子之一的画圣?”张若尘感觉到很诧异。

    昆仑界能够以画到入圣的人,绝不止一个,然而,却只有一人能够称为画圣。

    此人,就是画宗的宗主,楚思远,也被称为“菊先生”,与琴圣、棋圣、书圣,并称“梅兰竹菊”四圣君子。

    梅、兰、竹、菊,意味着高贵品质和崇高品德,儒道的先贤诸圣都喜欢用它们来表现自己。

    只不过,当时,楚思远少长了一个心眼,只觉得四君子的称呼,很符合他的身份,于是答应下来。

    回到画宗,仔细一番思索,他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想要改回去,自然是已经不可能。

    洛虚正色道:“楚兄,凌宫主与青天血帝一战,对整个人族,都有很大的功劳。若非是她,很有可能,青天血帝已经将冥王放了出来。如今,凌宫主因为那一战受了重伤,如你这样高风亮节的人,怎么能够不出手相助?”

    儒衣老者点了点头,觉得洛虚说得很有道理,特别是那一句“高风亮节”的确是说到点子上面。

    儒衣老者捋了捋胡须,悠然自得的道:“凌宫主进入《七生七死图》,必须要在图卷里面,经历七世,完成七次轮回。而且,还必须另有一人,与她一起进入图卷,引导她,帮助她重新凝聚意志,纠正她的一些错误,带着她踏上修炼之路。”

    洛虚问道:“引导者,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首先,引导者必须是她信得过的人。要不然,随便选出一个引导者,很有可能会在图卷里面对她下暗手,留下一些致命的影响。”

    “第二,引导者的精神力,必须达到四十五阶以上。”

    随即,儒衣老者又解释道:“毕竟,他们是要在图卷里面经历七世,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情世故。精神力不够强大的人,一旦退出图卷,在一瞬间,很难容下那么多的记忆,肯定会精神崩溃。”

    “第三,那人的剑道境界,必须要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要知道,凌宫主最重要的精神意志,就是剑道意志。只有剑道境界足够高深的人,才有能力引导她,找回剑道意志。”

    儒衣老者长叹一声:“只有满足以上三个条件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她的引导者,助她走过七世。”

    即便是洛虚,也都皱起眉头,想要找到一个同时满足如此苛刻的三个条件的人,实在是太难。

    这个时候,青色木船的上空,已经完全被血云覆盖,显露出密密麻麻的不死血族军士的身影。

    大河的两岸,也被不死血族的大军围了起来,布置出数层阵法,生怕张若尘逃走。

    船舱内的几人,自然是知道外面的情况,只是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依旧在思考引导者的合适人选。

    张若尘有所察觉,于是抬起头,向凌飞羽盯了过去。

    两人,竟是四目相对。

    难道凌飞羽觉得,他是一个能够信奈的人?

    张若尘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他和凌飞羽相识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凌飞羽竟然放心,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他?

    不容张若尘多想,船舱外,响起了一个沉厚的声音:“张若尘,本王奉血帝之令,前来取滔天剑。还不出来一见?”

    随着那道冰寒的声音响起,一股惊人的寒气,从天而降,竟是将宽阔的古河,完全冻结成了冰河。

    (这两天有点事,更新略少,明天可以恢复更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