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万古神帝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五章 两位持剑人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五章 两位持剑人

目录: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类别:玄幻魔法

    渐渐地,两座石山之间,走出一位位气息强横的修士,修为最低也是鱼龙境。

    其中,老一辈的人物居多,当然也有一些年轻一代的子弟,个个都是天骄。

    黎枯半圣走到那些血奴的尸首旁边,检查了一番,脸色变得十分冷沉,道:“全部都是万象郡余家的人,如此看来,不死血族已经将余家灭族。”

    余家,乃是镇狱古族的外围家族之一,同时也是万象郡的第一家族。

    最早是丰南郡的郭家,紧接着,又是北越郡的吴家,嗣郡的朴家,如今终于是轮到万象郡的余家。

    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有四个外围家族惨遭灭族。

    尽管郭家被灭族的时候,镇狱古族的现任族长就立即下令,让各大外围家族分散族人,带领精锐子弟回到冥王剑冢。

    可是,一些距离较远的外围家族,却没有那么快反应过来,最终,遭受灭顶之灾。

    镇狱古族的族人,看到眼前这一幕,皆是露出愤怒的神色。

    “不死血族实在太过分,不能再忍下去,必须要主动发起攻击,将他们赶出元府。”

    说话的人,乃是一位大概三十来岁的宫装女子,眉毛颇为浓黑,下颚较宽,背有一柄青色的圣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锐利之气。

    另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却是连连摇头,道:“大家必定冷静,不死血族就是想要激怒我们,逼我们出去迎战,以此来消耗我们的力量。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乱。”

    宫装女子冷哼一声:“难道还怕他们不成?在元府,别说是区区不死血族,即便朝廷的力量,也远远比不过我们。一旦开战,不死血族必败无疑。”

    “没错,已经有四个外围家族,数十万族人遭难,我们不能再忍下去。”?“必须要战,让不死血族血债血偿。”?“元府乃是我们镇狱古族的地盘,容不得不死血族撒野,继续折腾下去,不知还会有多少族人会被吸干鲜血,或是变成血奴。”

    ……

    年轻一代的修士,绝大多数支持战斗,浑身的怒火将一腔热血烧得沸腾。

    不过,也有一些人,并不支持现在就与不死血族硬拼,有着诸多忧虑。

    张若尘算是看出来,镇狱古族如今应该是分为主战派和保守派。初来乍到,他也不好发表言论,于是,也就站在一旁,保持沉默。

    就在两大派系,争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那位年轻的持剑人,却是将目光盯向张若尘背上的滔天剑,随后,又将目光移到张若尘的身上,开口道:“你就是璇玑剑圣的弟子,张若尘?”

    张若尘抬起头,向那位持剑人看了一眼,略微皱起眉头。

    大家都是持剑人,可是,对方却是站在离地三丈的位置,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会不会太没礼貌?

    况且,在场还有镇狱古族的诸位前辈,所有人都站在地面,唯独只有他却是离地飞行。

    出于礼貌,张若尘倒也没有太多计较,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正是。阁下如何称呼?”

    那位持剑人还没开口,站在张若尘身旁的黎敏,却是先一步说道:“他是青羽剑圣的唯一弟子,向正峰。去年,青羽剑圣坐化在灵鹃丘,就将诛天剑传给了他,向公子已经是新一代的持剑人。”

    黎敏偷偷的瞄了向正峰一眼,顿时,与对方的眼睛碰撞在一起,立即就羞涩的低下头。

    向正峰倒是没有丝毫别样的情绪,正如他的名字一般,显得刚正不阿的样子。

    他以着一种责问般的语气,道:“既然,你是璇玑剑圣的弟子,又携带滔天剑来到冥王剑冢,也就意味着你将会成为新一代的持剑人,将会肩负起守护剑冢的责任。”

    他又道:“那么,本座想要问你,刚才血奴大规模进攻剑冢的时候,你为何没有出手?”

    向正峰的声音,极其洪亮,使得镇狱古族的族人,也都全部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盯在两位年轻持剑人的身上。

    向正峰的声音,倒是惊醒镇狱古族的那些族人,他们都以一种疑惑的眼神,盯向张若尘。

    其中一些人,甚至还在窃窃私语。

    “张若尘乃是朝廷要犯,家主不是说过,不会允许他进入冥王剑冢?”

    “哏哏!他很有可能是到剑冢避难,希望我们镇狱古族能够庇护他。”

    “据说,张若尘来到中域又闯下大祸,不仅杀了兵部的四位王者,还毁了紫庸关。他和不死血族倒是有共同的敌人,共同的利益,相互合作,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真是有点意思,张若尘才刚到,血奴就杀了过来。若是说其中没有猫腻,我是第一个不信。”

    “血奴攻了过来,张若尘却不出剑,反而询问族中的阵法,他来冥王剑冢的目的,恐怕真是不单纯。”

    ……

    张若尘的双耳,融入有两道神印,半圣的传音,根本瞒不过他的耳朵,自然是将镇狱古族那些族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若不是师尊的吩咐,与来自“冥王”的忧虑,张若尘真的很想立即离开。

    达到半圣境界,张若尘的心境,有着不小的提升,依旧显得波澜不惊,道:“一群血奴而已,又不是真正的不死血族,对付他们也需要持剑人出手?”

    其实,若不是向正峰先一步出手,张若尘已经出剑,帮助黎枯半圣将那些血奴击杀。

    只不过,面对向正峰的责问,张若尘却没有心情解释那么多。

    向正峰扬声道:“血奴对剑冢就没有威胁吗?一旦让他们闯入进石山剑门,多少镇狱古族的族人的生命,将会受到威胁?”

    听到向正峰的话,镇狱古族的族人,自然是感同身受,全部都有些义愤填膺,对张若尘生出一种强烈的排斥感。

    同时,向正峰将镇狱古族的族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也得到众人的支持和肯定。

    在他们看来,向正峰才是真正的持剑人,才是真正在守护冥王剑冢。

    至于张若尘,却是让他们越看越不顺眼。

    张若尘道:“若是,镇狱古族连一群血奴也无法对付,还想与不死血族交手?”

    本来,张若尘说的只是一句很现实的话,然而却将镇狱古族的那些族人全部激怒。

    特别是那些主战派的修士,更是义愤填膺,所有人的身上,皆是涌出一道道圣气波动。

    “张若尘,你敢侮辱镇狱古族?”

    王炬瞪大双目,将一柄重剑拔出,轰的一声,插在地面。

    一股强横的圣气,从他的掌心涌出,进入重剑,使得重剑散发出漆黑的光华。

    两座石山的下方,刹那之间,变得昏天黑地。

    王炬乃是镇狱古族三大家族之一王家的一位半圣,在族中的地位颇高,也是主战派之一。

    三大家族,分别是主修剑道的“王家”,主修阵法的“沈家”,主修符文的“史家”。

    三大家族皆有一位家主。

    除此之外,还会推选出一位族长,统管整个镇狱古族。

    张若尘的目光,向着向正峰的方向,微微看了一眼,道:“侮辱镇狱古族的人,并不是我。”

    “废话少说,有种就与本座一战。若是你取胜,本座也就饶过你。若是你战败,也就证明你根本不配做持剑人,必须留下滔天剑,立即滚出冥王剑冢。”王炬强势的道。

    王炬的话,讲出在场所有镇狱古族族人的心声,得到众人的支持。

    “没错,没有本事就滚出剑冢,镇狱古族才不会庇护遭受朝廷通缉的重犯。”

    “人可以离开,但是,必须留下滔天剑。”

    ……

    …………

    张若尘很清楚,一旦他与王炬交手,无论是取胜,还是战败,其实都无法继续待在冥王剑冢,必定会被驱逐。

    毕竟,他只是第一次来到冥王剑冢,一旦他击败王炬,就算他以前是无心侮辱镇狱古族,现在也已经变成是真正的侮辱。

    这样的情况之下,镇狱古族岂会还有他的一席之地?

    就在这个时候,两座石山之间,缓缓的走出一个黄袍男子,道:“我倒觉得,张若尘说得一点都没错,若是你们连一群血奴都无法收拾,去与不死血族的强者交手,也只是送死。”

    黄袍男子背着双手,一脸平静,缓缓的走出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群老者,也都穿着整洁的黄袍。

    见到黄袍男子,镇狱古族的那些族人,全部都安静下来,向后退去,让出了一条道路。

    即便是强势的王炬,也都低下头,拱手行礼,道:“见过少族长。”

    看到黄袍男子,张若尘略微诧异了一下,心中暗道:“竟然是他。”

    黄袍男子名叫史仁,与张若尘倒是有些交情,在阴间的时候,一起经历过几次生死。

    当时,史仁只是告诉张若尘,前去阴间寻找起死回生药,乃是想要救他的妻子。至于别的事,他却是一概没说,更没有提自己的身份。

    谁能想到,竟会在冥王剑冢遇到他?

    史仁走到张若尘的对面,双手抱拳,露出一道笑容,道:“张兄,东域一别,没想到这么快就又相见。怎么样?当初,我就说过,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现在,你信了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