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万古神帝 正文 第535章 地狱血炼

正文 第535章 地狱血炼

目录: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类别:玄幻魔法

    “师妹……你……你好狠的心……”

    阴无常瞪大一双眼睛,惊异的看着对面的橙月星使,随后,他的目光,渐渐向下移去,盯在心口的位置。

    鱼龙境的强者,已经超凡脱俗,即便心脏碎裂,也不会立即死亡。

    橙月星使收回了手掌,弹了弹指间的血迹,淡淡的道:“人,终究都是要死,师兄,你也只是比我先死而已。”

    阴无常灰色的眼瞳,露出一道冷光,紧咬着牙齿,道:“既然如此……那就同归于尽。”

    “地狱之火,焚我身躯。”

    阴无常的双手一合,用尽全身最后的力量,施展出一招禁忌武技。

    他体内的鲜血,疯狂的燃烧起来,化为一缕缕绿色的火焰。

    那些漂浮在半空的亡魂鬼童,立即向他飞过去,就如飞蛾扑火一样,撞在绿色的火焰上面,发出哧哧的声音。

    阴无常身上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明亮。

    “好强大的生命力,心脏都被击碎,居然还能活这么久。”

    黄烟尘看着站在火焰中的阴无常,警惕了起来,开始暗暗运转真气,随时准备出手。

    阴无常身体周围的力量波动十分强烈,根本无法靠近,就连橙月星使那样的高手,也被逼退了回来。

    张若尘的脸色凝重,道:“我没有猜错的话,阴无常应该是施展出了九死窟的一种禁忌武技,地狱血炼。”

    “若是他还活着,施展出地狱血炼,可以在短时间之内,爆发出远超自身修为的力量。但是,却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每施展一次,体内的血液就要燃烧一半,减寿十年。”

    黄烟尘道:“可是,他现在已经死了!”

    张若尘道:“他可以先将自己炼成一只亡魂鬼童,再施展出地狱血炼,如此一来,他将变得更加可怕。”

    “亡魂鬼童。”

    黄烟尘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道:“岂不是……他现在已经没有了意识,只是一只鬼童,并不是活人。”

    张若尘深吸了一口气,道:“不,他还有一道意识,那一道意识,就是与我们同归于尽。”

    敖心颜后退了两步,道:“组长,现在怎么办?”

    “他的力量,虽然强大,可是很快就会燃烧殆尽,并不能持久。我们先退回图卷世界。”

    张若尘将乾坤神木图展开,手掌按在图卷上面,哗的一声,一道空间之门打开,悬浮在半空。

    就在这时,远处的阴无常,发出一声厉啸,一掌拍出,将橙月星使打成重伤,从天空坠落了下去,噗通一声,掉落到海中。

    “哗!”

    橙月星使从水中飞出,身上的稀薄衣裳,完全变成血一样的染色,嘴里不断吐出鲜血。

    就在这时,阴无常又向她攻了过去。

    橙月星使向船舰的方向看了一眼,看见张若尘打开了空间之门,黄烟尘和敖心颜已经退入图卷世界。

    “公子,救我……”

    看到阴无常那一副狰狞的样子,橙月星使的心中生出一股恐惧,十分害怕张若尘独立进入图卷世界,将她遗弃在外面。

    若是那样,她就必死无疑。

    阴无常全身被绿色的火焰包裹,手臂上的皮肤早就裂开,露出血肉和骨头。

    “嘭!”

    阴无常一拳打了出去,击在橙月星使的左边脸上,击碎了她的颧骨,原本完美无瑕的脸蛋,立即变得乌青,渗出血珠。

    “噗通!”

    她再次倒飞了出去,坠落进海中。

    张若尘站在船舰上,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老实说,他并不喜欢橙月星使这个女人,将她留在身边,简直就如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会爆炸。

    若是能够借阴无常的手,将她除掉,似乎也还不错。

    小黑的声音,从乾坤神木图中传出,道:“张若尘,救她一命,今后,她真的有很大用处。”

    张若尘道:“这个女人,可以毫不犹豫杀死自己的师兄,她的心真的太过冰冷,让人有些讨厌。”

    “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小黑又道:“难道你希望她与阴无常联手,对付你?张若尘,你为何那么讨厌她?你是不是心中还藏着别的秘密?”

    张若尘的眉头,紧紧的一皱,突然,感到心脏十分疼痛。

    为何会讨厌橙月星使?

    其实还是因为,张若尘在橙月星使的身上,看到了池瑶的影子。

    橙月星使欺骗了步千凡的感情,就如同,当初,池瑶欺骗了张若尘的感情一般。

    橙月星使杀死了自己的师兄阴无常,也跟当初,池瑶杀死张若尘一样,一点都没有人情味,一样的冰冷,一样的让人讨厌。

    当然,这个秘密,他不可能说出来。

    小****:“张若尘,你的身边,需要一个这样冷酷无情的人,帮你做一些,你自己不愿意去做,或者不方便去做的事。”

    “不用多说,我都明白。”

    张若尘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再次向着海面望去,只见阴无常已经将橙月星使从水中捞了起来,一只手抓住她的衣襟,另一只手捏成锋利的骨爪,向她的头顶按了下去。

    橙月星使从来都不惧怕死亡,但是,当她看到阴无常的手爪,即将落下的时候,心中却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

    她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因果报应。

    从来都不相信报应的她,此刻,却十分害怕报应出现在她的身上。

    橙月星使的心中暗想,若是张若尘这个时候出手救她,她发誓,今后一定不会背叛,一定将他当成真正的主人,听从他的命令办事,就算要她侍寝,她也绝对不会抗拒。

    此刻,她实在不想死,至少不能死在阴无常的手中。

    “哗!”

    锁链链不停选择,飞了出去,穿过虚空,缠在了橙月星使的腰部,绕了三圈。

    张若尘用力的一扯,将橙月星使拖了回来,伸出一只左手,扣住她的腰部,随后,立即向空间之门冲去。

    阴无常一爪击空,自然是愤怒无比,向着船舰的方向一掌打了过去。

    掌力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绿火手印,击在船舰的上空。

    “嘭!”

    三十多米长的船舰,在一瞬间,轰然炸裂而开,四分五裂,化为一块块破碎的铁皮和木屑。

    阴无常一掌打出的时候,空间之门已经关闭,并没有伤到张若尘。

    回到图卷世界,张若尘就将橙月星使放下。

    橙月星使浑身上下都是伤,就像一个刚从血水里面捞出来的人,显得十分虚弱,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道:“谢谢。”

    张若尘瞥了她一眼,道:“你不是不惧死亡吗?为何我先前却感觉到你的身体在不停颤抖?”

    橙月星使的头发蓬乱,十分狼狈,却反而露出一丝笑意,道:“公子,不惧死亡和不害怕是两回事,即便是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也有害怕的人,害怕的事。对吧?”

    说完这话,橙月星使就立即远去,吞服下木灵红澶,开始疗伤。

    张若尘默然,沉思了许久,轻轻的点了点头,向橙月星使的背影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道:“说得没错,果然每个人都有弱点。”

    张若尘再次从图卷世界中走出来的时候,海面上,已经只剩一些断掉的木块,细碎的木屑,还有一具黑色的骨架。

    因为激发出了“地狱血炼”的禁忌武技,阴无常的血肉,已经燃烧殆尽,只剩骨头。

    毕竟阴无常的修为,已经超过“炼骨化玉”的境界,骨骼十分坚硬,不会轻易就被烧毁。

    让张若尘好奇的是,一具坚硬的骨骼,怎么会漂浮在水面?

    张若尘踏水而行,走了过去,在两根肋骨之间,看到了一只黑色的瓶子。

    只是略微回想了一下,他就记了起来,这一只黑色瓶子,正是阴无常用来装三千亡魂鬼童的器皿。

    瓶子中的亡魂鬼童,早就全部消散。

    “居然是一件百纹圣器,正好可以再炼制出一个圣器级别的如意宝瓶。”

    张若尘将瓶子查探了一翻,然后,将它收了起来。

    紧接着,他将精神力散发出来,很快就在六百里外,找到那一艘中型船舰。

    也许是因为他们和阴无常的战斗,将那一艘中型船舰上的墟界战士惊动,虽然天色还没有亮,他们就已经再次起航。

    张若尘跟在那一艘中型船舰的后面,继续向神龟岛行去。

    第二天,中午时分,那一艘中型船舰率,终于到达神龟岛。

    现在,岛上已经修筑起城墙,布置有护岛大阵,俨然成为一座军事堡垒。城中,聚集了很多墟界战士,既有兵部的精锐,也有各大宗门和各大家族的修士。

    凡是聚集在神龟岛的人,全部都是想要前往血泉海沟,夺取玄武传承。

    只不过,血泉海沟太过凶险,所以,众人才不敢轻举妄动,希望兵部的高手先去打前阵。

    橙月星使在图卷世界疗养了数天,伤势已经痊愈,跟着在张若尘的身后,来到神龟岛所在的水域。

    橙月星使向张若尘看了一眼,道:“公子,神龟岛上肯定有很多想要对付你的人,你确定我们也要登岛?“

    “当然。”张若尘点了点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