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1040章 戏弄英格尼斯

正文 第1040章 戏弄英格尼斯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就在鬼生和莫兮大战之时,白晓树和英格尼斯已经来到了一片荒漠之中,这里已经靠近魔法评议会,可能因为魔法评议会当时的爆炸太过剧烈,这里一直笼罩笼罩着一片红沙,整个天空阴沉无比,好像随时都会下大雨一般。

    “你叫白晓树吧,按理来说,我们两个应该素未蒙面,但是我感觉你好像对我很熟悉。”两人已经在这里对峙许久,英格尼斯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总觉得白晓树对他的熟悉十分异常,忍不住问了一句。

    “义纪乡的事情你还记得吧,想不到我还没找你,你自己就送上门了。”白晓树冷哼一声,跟本就没必要解释太多。

    “义纪乡?难道他是当时的幸存者?不对,当时的幸存者只有一位小女孩,我是不是有什么疏漏?”英格尼斯想了许久后,脑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猛然瞪大眼睛,心中暗道“对了,是个小女孩,他又认识我,说不定是因为认识那位女孩,他们两人关系密切,比如是恋人关系,那么调查我的事也就很正常了。”

    想到这里英格尼斯脑中一阵清醒,看着白晓树的眼神就不太对了起来“看来,今天我们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回去了。”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只不过有个人要亲自讨个公道。”白晓树话音未落,全身都爆窜起了道道黑色电芒。

    英格尼斯只看了一眼,脸上就露出一丝意外“神术?你到底是什么人?”

    “废话少说,受死吧。”白晓树以指代剑,从一个奇异的角度一下刺向了英格尼斯的后颈,英格尼斯吓了一大跳,大喝一声“神之背叛。”

    就在这时,白晓树刺向英格尼斯的那一剑竟然诡异的弯了过来,直扑白晓树的喉咙,白晓树一愣,电光火石之间就散去了指尖那道剑气,即使这样,那道剑气也在他的喉头留下一点血迹,看样子再前进一分就可以要了他的性命。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术?”白晓树脚下连点,快速跳出英格尼斯的攻击范围,眼中露出一丝震惊。

    神术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每一种神术都有着十分诡异的能力,比如艾伦的神之守护,就是一种绝对的防御术,防御能力十分强大。

    而切尔克的神之宝藏则是可以拟化出所有见过的魔法道具,而现在英格尼斯的神术却叫什么神之背叛,看样子好像是可以反弹他的攻击,这种魔法简直超出了常人的认知,根本就无法理解,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理。

    好像感觉到了白晓树的疑惑,英格尼斯嘴角划过一丝淡然微笑“你在想我的神之背叛是什么样的神术吧,即使我告诉你,你也没有办法。听清楚了,神之背叛是一种可以策反任何魔法的神术,可以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来理解,这样子你还觉得可以伤害到我么?”

    “是么?蠢家伙!”白晓树冷笑一声,再次合身扑上,英格尼斯完全不惧白晓树的攻击,再次释放出神之背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身体一沉,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大引力从地面喷薄出来,当时就把英格尼斯全身的骨节都压的一阵爆响。

    受到引力,英格尼斯身体中的神力明显一滞,就在这个时候,白晓树的拳头已然赶到,而英格尼斯因为引力太过巨大,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白晓树一拳轰飞,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的摔在一片荒地之上,暴起漫天飞尘。

    “咳咳……想不到你还有点小聪明,你的神术不是剑术,而是控制引力的神术,隐藏的挺深呀!”英格尼斯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看着已经凹陷进去的胸骨,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刚才动手时间太短,他还以为白晓树的神术和剑术有关,想不到因为不了解内情,在关键时刻吃了大亏。

    “你不是也挺聪明。”白晓树眼中露出一丝怪异目光,英格尼斯见到白晓树这个表情,更加确定他心中的想法。

    “你这招只能对我起效一次。”英格尼斯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眯着眼,时刻警惕起白晓树那种所谓的引力神术。

    “是吗?接我一招耀之舞。”白晓树狠狠擎起手掌,全身魔力汹涌流向掌间,英格尼斯只感觉一阵刺眼,就发现白晓树的手掌上出现了一道犹如小型太阳般的火球,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白晓树可不管英格尼斯现在的想法,直接就将耀之舞拍了下来,英格尼斯吓了一跳,想都没想就放出了神之背叛,然而却不想那道火球就这样直勾勾的扑向了他的面门。

    英格尼斯一阵色变,脸上瞬间血色全无,额头青筋爆出,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你特么疯……”话都没说出口,就被白晓树这一招直接拍飞。

    只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整片荒地就被白晓树这一招点燃,连土壤都发出滋滋响声。

    “咳咳……”英格尼斯好不容易从烈焰中爬了出来,眼前已经被一片血色染红,从出道以来,他也是身经百战,从未见过一位向白晓树这么疯狂的存在。

    他被白晓树的火球打中,原因和之前的引力魔法完全相同,那就是,白晓树当时的攻击目标根本就不是他,而是对着自己,然而他却傻愣愣的用神之背叛策反了白晓树的魔法,致使攻击落到了他的头上,这才两下,他就身负重伤,感觉脸上已被白晓树打的啪啪直响。

    “白晓树,想不到你这么奸诈!”英格尼斯急速的喘了两口气,找到一块没有烈焰的土地坐了下来,看着白晓树苦笑道。

    “你不是说,我这招不可能起效第二次么?”白晓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只见烈焰一声轰然就向两边分开,随后就看到白晓树踏着烈焰现身眼前。

    英格尼斯满脸苦涩,长久以往的战斗已经让他依赖上了神术,哪知道今天遇到一个奇葩。

    每种神术都具有唯一性,所以在某个人练成神术之后,就会形成一种定式,而白晓树就在刚才那一刻,接连使用了两种类似于神术的东西,所以才会导致英格尼斯判断失败。

    正因为这种判断的失败,白晓树才不费吹灰之力的打败了他,导致他现在身负重伤,成为了砧板上的死鱼,没有了反抗之力。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