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946.第946章 生父之谜

正文 946.第946章 生父之谜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在白晓树看来,这个鸳鸯浴肯定充满了桃色幻想。 (   )然而现实却是赵明空在另一边和冬雪嬉闹,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在浴池仿佛咸鱼一般飘荡。

    “说好的鸳鸯浴呢,说好的小别胜新婚呢,都没有,全都没有,为什么会这个样子。”白晓树一阵狼嚎,仰天翻倒水,咕噜噜的沉了下去。

    这座浴池由大大小小十几个温泉组成,其间是由一种仿佛黑色幕布般的结界笼罩着,虽然可以传来声音,但什么重点部分都看不到。

    沉在水的白晓树显然不想坐以待毙,冲出水面后,小心的研究起不远处的结界,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开结界。

    手指截了截后,却发现这种结界十分柔软,仿佛橡胶一般,一般的攻击手段恐怕是没有办法的。

    思虑良久后,白晓树突然想起他自己剑之舞的剑气,这种由魔力构成的剑气十分锋锐,说不定可以在这种结界开一道豁口。

    既然想到开始做,闭目凝神一段时间后,双目猛然睁开,虹光暴涨,嗤的一声手指冒出三寸长的剑气,轻易在结界拉出一道痕迹。

    见到果然如他所料,白晓树兴高采烈的将眼睛贴了过去,然而迎接他的却是另一双警觉的眼睛,当时感觉不妙,正想退开,两根手指在眼前放大。

    只感到双眼一阵刺痛,翻倒在浴池之,发出一声惨呼“啊,老子的眼睛。”

    其实早在白晓树发出惨呼之初,赵明空开始注意他的动静,随后有段时间白晓树没发出一丝声响,当时赵明空知道他开始搞鬼了,所以悄然移动到结界的交接之处等着白晓树。

    果然,没多久,白晓树利用剑气划开了结界,赵明空发现他的眼睛后,立即用出究极绝招插眼睛,一击制敌。

    听到白晓树的惨呼,冬雪露出一丝好之色,开口询问“殿下,出了什么事。”

    赵明空满脸冷色的回过头来,皱皱眉头“没事,只不过干掉了一只苍蝇。”

    “皇宫里面怎么会有苍蝇?”冬雪一阵迟疑,实在想不通其关键。

    “管那么多作甚。”赵明空再次冷哼一声,拿起一张浴巾出了温泉。

    这时冬雪不经意间看到了结界那道缓缓消失的剑痕,好像才明白过来,打了个寒颤,立即跟着赵明空出了浴池。

    白晓树在浴池一阵翻滚,等视力恢复,连忙再次划开结界,却发现对面已经人去池空,不由悲从来“这特么也太坑了。”

    没有办法,只好悻悻出了浴池,穿好衣服,来到大殿之。

    此时赵明空已经让冬雪摆好了酒宴,正一人独自坐在权座之喝闷酒。

    白晓树心一阵不满,悄然来到赵明空身边坐下,开口说道“明空,我们两个这么久不见了,也给点机会嘛。”

    端起一杯酒要饮下,端菜的冬雪突然看到有人坐在赵明空旁边,立即脸色一变,开口喝道“大胆狂徒,竟然敢坐到长公主旁边,想死了么?”

    白晓树一皱眉,感觉每次想和赵明空说悄悄话,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灯泡会出现,心一阵不满,感觉这些女人怎么都爱管闲事,不由怒目横视。

    而冬雪这个时候才看清楚了白晓树的脸,猛然瞪大眼睛,随即露出花痴之状,喃喃道“好帅,难怪长公主对他……”突然又惊醒过来,猛地摇了摇头“即使长得帅也不能坐在长公主身边。”

    白晓树一翻白眼想跟这个小侍女斗几句嘴,在这个时候,一位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大殿正,躬身道“长公主殿下,陛下让您和这位客人过去一趟。”

    赵明空心一惊,故作镇定“知道了,我们随后来。”

    黑衣人微微欠身,随即像融化的雪糕一般,缓缓消失不见。

    不想这个黑衣人前脚刚走,赵明空急急站起身来“冬雪,快去准备准备,我们立刻走。”

    冬雪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赵明空要去影皇哪里,将手的菜品放下后,拍拍手,开口说道“殿下,我现在去准备,您到陛下哪里要带什么东西么?”

    “谁说我要去他哪里了,我们要逃走,现在走。”赵明空脸色一变,点醒冬雪。

    听到赵明空要逃走,冬雪当时被吓的面无人色“殿下,陛下发了死命令,根本不让您走出皇宫一步,南天门那关我们是过不了的。”

    “叫你收拾,去收拾,实在不行,我们打出去。”赵明空一急立即怒斥一声。

    这个时候反而白晓树较冷静,思虑一番后站了起来,拍着赵明空的肩膀,开口劝道“别这么急,我看影皇也不一定将我们怎么样,去见见他又如何?”

    “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刚好了伤疤忘了疼,在刚才他还要打杀你,这么快忘了。”赵明空一阵急切,显然已经失去冷静,抬脚要亲自去收拾东西。

    “别,我们之间说不定有什么误会,解释清楚好了。”白晓树连忙挡住了赵明空,让她稍安勿躁。

    “你蠢呀,你都将黄金影族的魔力宝石仓库搞塌了,还怎么解释,别多说了,快点帮我准备东西,我们立即离开。”赵明空推了白晓树一把,要去收拾东西。

    然而白晓树再一次挡在赵明空的前面,苦口婆心“他毕竟是你父亲,所谓虎毒不食子,怎么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而以我们两个的关系来说,即使他为难一下我,也不会要了我的性命。”

    赵明空先是一愣,随即突然暴怒“你有病呀,整个皇宫都知道他不是我父亲,况且我父亲在我小时后已经死了。”

    白晓树当时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合不拢“你说他不是你父亲,咦?哪里不太对劲,你该不是还不知道他是你父亲吧。”

    见白晓树这么振振有词,赵明空当时愣在当场,疑惑道“他真的是我父亲?”

    这下即使白晓树也有些搞不清楚两人关系了,想了半晌之后,感觉还是有些理不清楚,毕竟从一路的线索来看,这个影皇怎么都是赵明空的生身父亲,不由迟疑道“应该是吧。”

    听到这句,赵明空当时脸色变了,随即一拉白晓树急急往外走,白晓树搞不清楚赵明空想要干什么,疑惑问道“你这是去哪里?”

    “去见那个臭屁老头子问个清楚。”赵明空恶狠狠的瞪了白晓树一眼,随即两人消失在大殿之外,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冬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