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918.第918章 又是一把火

正文 918.第918章 又是一把火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哱罗翳土头灰脸的回到无生营帐,无生抬眼一看,登时吓了一跳“大王,你这是怎么了。 ”

    “军师,你的计策果然厉害,白晓树今晚真的来了,瞬间被我杀了个丢盔弃甲,要不是柳华清那女人……”本身哱罗翳的精神还十分振奋,但一提到柳华清,登时像霜打的茄子,声音低沉了下来,最终沉默不语。

    无生露出一丝喜色,开口劝解道“王切勿灰心,那柳华清都修炼了多少年,您才修炼了多少年,即使她现在能打过您,又能嚣张几年?”

    几句似问非问的话将哱罗翳惊醒,长长松了口气,也没说他当时的狼狈模样,兴奋说道“军师,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应该是了。”无生安心的倒在床,缓缓闭了眼睛,很快传出呼呼之声。

    哱罗翳也不敢打扰无生的休息,悄悄退出营帐,没带起一丝声音。

    ————

    与此同时,白晓树将所有士兵都叫了起来,整装待发,刚刚赶回来的柳华清见到他这个样子,当时吓了一跳,连忙挡住了白晓树的去路“白先生,冷静呀,我们刚吃了个败仗不利于再次征战,快下来。”

    “那个只是一般人的想法,我是一般人么?”白晓树一阵冷笑,一勒飞云兽要起行。

    柳华清再次挡住他的飞云兽,苦劝道“白先生,不可呀。”

    既然如此,白晓树只好快速解释一番。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以为危机已经过去,所以安心睡觉了,所以白晓树正是要利用这种麻痹大意的情绪,在他们以为危机过去之时,再次出手,打哱罗影族一个措手不及。

    听到白晓树的解释,柳华清一阵默然,感觉十分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等白晓树与茉莉离去许久,这才跺跺脚,寻来一匹飞云兽,快速往大部队追去。

    这次白晓树可不和先前一样大张旗鼓,而是马蹄裹布,悄悄靠近了哱罗影族营地。

    看着外面稀疏的守卫,柳华清瞬间瞪大眼睛,想不到还真如白晓树所言,哱罗影族几乎没有什么防卫,不由佩服道“白大人真乃神人,这都可以料到,我们接下来还是敲锣打鼓使用疲兵之计么?”

    白晓树嘿嘿一笑,显的十分得意“既然悄悄来了,当然不再是疲兵之计了。”不经意间盯了哱罗影族处于心位置的粮仓、水仓。

    柳华清瞬间反应过来,低声问道“白大人是看了……”

    “没错,是那里。”白晓树直直指着粮仓水仓的位置,嘴角漫过一丝冷笑。

    柳华清看到白晓树这个方法恶魔一般的笑容,登时打了个寒颤,感觉她前半辈子打的仗都打到了狗身,根本不能与面前这位相提并论。

    白晓树抽出天灵刀,狠狠挥下,柳华大军也不喊杀,只是直直冲向粮仓、水仓的位置。

    哱罗影族的守卫,迷糊间突然感觉地面一阵震颤,抬头一看,有一道明晃晃的东西掠过了脖子,防线顿时告破。

    直到白晓树一路冲到了粮仓放了把火,并且将水仓捅了无数个窟窿,准备撤离之时,哱罗影族的大军才从睡梦醒来,很多士兵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提起长刀冲了出来,然而这个时候火势已经渐渐变大,看着已经乌烟瘴气的哱罗影族大营,不由目瞪口呆。

    无生做了个好梦,其他正在带着大军将白晓树的残军杀的丢盔卸甲,却不想在这个时候,一声急报将他从睡梦惊醒过来。

    “报,柳华影族又来进犯,现在一半的粮仓和水仓已经陷入火海之。”一位传讯兵,直接扑进无生营帐,报了紧急军情。

    听到这句,无生登时瞪大眼睛,喷出一口黑血,瞬间人事不省。周围的医官,吓的手足无措,连忙从空间戒指拿出许多瓶瓶罐罐,一股脑的往无生的嘴灌去。

    直到天明十分,哱罗翳才满脸漆黑的走进无生营帐,此时无生刚醒过来不久,见到哱罗翳,眼顿时流下一丝屈辱的泪水,气息奄奄的问道“王,我们还剩多少粮食和水?”

    哱罗翳嘴角一阵颤动,不敢直接告诉无生,这个时候想到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开口说道“军师勿忧,这伙蠢猪竟然将水仓打破,却不想水仓的水正好将粮仓的火阻断,我们仅仅损失了四分之一不到的粮食,水虽然损失较多,但也只有三分之一,于大军并无影响。”

    听到哱罗翳的话,无生终于松了口气,眼里尽是热泪“都是微臣考虑不周,导致损失惨重,微臣有罪呀。”

    见无生哭了,哱罗翳的眼睛也忍不住一阵泛红,其实因为守卫松散,白晓树一把火烧掉了大部分的粮食,是水源也仅剩下了一点点,这样下去,恐怕只用三天,哱罗影族的大军要断粮了。

    但这个消息坚决不能让无生知道,不然无生的病情再次恶化,那真的是不可承受之重了。

    想到这里,哱罗翳只好忍住心悲痛,咬牙说道“这不怪军师,只不过敌人太过狡猾,我现在传令让押水的大军日夜兼程,随后在附近征收牧民的牛羊,很快可以解决这种小问题。”

    看着营帐的顶幕,无生热泪不住流下,他前半生一直跟着哱罗狂南征北战,未曾一败,想不到见到白晓树之后一路运气衰竭,看似占了便宜,但每次都是在白晓树手吃大亏,这样下去不知道他的身体还可以撑多久,急切之下,嘴角当时有黑血泛出。

    见到无生嘴角流出黑血,哱罗翳大惊失色,怒吼道“太医,快传太医,一定要将军师治好。”

    没过多久,太医匆匆赶来,翻了翻无生的眼皮后,来到了哱罗翳的面前,低声说道“大王,军师已经病入膏肓,剩不了多久了。”

    听到这句,哱罗翳的眼泪当时流了下来,十几日前,哱罗影族还有着他的父皇、大哥作为顶梁柱在,而现在剩他一人不说,连无生也要离他而去了,到时候他真的是孤家寡人,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不由痛哭失声,捶胸顿足。

    听到哱罗翳的悲切哭声,无生悠悠转醒,示意让人将他扶起。见无生起来,哱罗翳连忙止住哭声,红着眼来到无生床边,轻声道“军师怎么起来了,快躺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