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觉醒的福利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觉醒的福利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直直看着白晓树,过了好半晌穆秋婉最终好像做了什么决定,咬咬牙,双肩一松,浴袍渐渐滑落下去,一片春光铺面而来,白晓树呆立原地,已被穆秋婉的大胆震惊。

    穆秋婉一步步走到白晓树身前,突然一个转身,盘膝坐下,耳根已然红透“你干什么呢,还不快点。”

    听到这句白晓树才如梦方醒,仔细看向小册子,原来魔法阵激活后,会发出大量热量,只有赤身裸体才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这才知道想歪。

    当然,即使这样一位血气方刚的少年又怎能忍住心中的激动,直到过去许久才平复下心情,口干舌燥的盘膝坐在穆秋婉身后。

    抬起瓶子,这滴圣魔导血液在阳光里发出柔和的光芒,鲜红欲滴,仿佛一颗火红的玛瑙珠子,看了半晌之后,摊开手掌,将这颗珠子倒了出来,结果珠子滚到手上之时,还真的是一颗珠子,并不是一般血液的那种形态。

    拿起来捏了捏,柔软中还带着弹性,竟然仿佛QQ糖一般。贴在脸上显的温润无比,大概接近于体温,白晓树瞬间傻眼,一时间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下意识又用手指捏了几下。

    ————————

    与此同时,正在走廊准备去驻地的周晓红,突然打了个趔趄,整张脸都仿佛熟透的苹果红了起来“该死,白晓树那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其实,不管是那个魔法师的本源精血都和本体有一种冥冥中的感应,而白晓树这么一番施为,仿佛就在抚摸周晓红的肌肤一般,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都不自在。

    “可恨呀”周晓红怒气冲冲,但现在血液已经交给白晓树,后悔已经迟了,只有咬着牙忍住。

    却不想突然发现沈天一在一处角落拿着千里盘悄悄说着什么,周晓红心中一动,就悄然接近,竖起耳朵偷听了起来。

    ————————

    过了好半晌白晓树都一筹莫展,不知道怎么使用这颗火系圣魔导精血,思考许久后突然想起在表世界有种类似的东西,虽然记不清名字,但小时候经常用那种东西在墙壁上涂鸦。

    灵机一动,感觉是不是这颗所谓的圣魔导精血就可以那样用,目光渐渐坚定起来。

    而前面的穆秋婉紧紧闭上眼睛,感觉白晓树这么长时间还没开始纹刻魔法阵,心脏忍不住狠狠跳动起来,已经想象出白晓树在身后的表情,不由眼睛更是紧闭,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而白晓树看了半晌后,终于捏起这滴鲜血,对照着小册子上的魔法阵纹刻起来。

    果然,轻易就划下了一道横线,看到可行,不由大喜过望,连忙收摄心神,一丝不苟的纹刻起来。

    感受着背后突如其来的酥软感,穆秋婉打了个机灵,差点软倒在白晓树怀中,但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害怕乱动会影响白晓树刻画魔法阵,只有咬牙忍住,任由白晓树施为。

    不知过去多久,白晓树终于松了口气,划下最后一笔,穆秋婉再也忍不住,喘着粗气瞬间软倒在白晓树怀里。而白晓树本身已经强压下去的心脏再次狠狠跳动起来,红着眼一下就将穆秋婉压在身下。

    “晓树,不要。”穆秋婉虽然情迷意乱,但却知道这个时候乃是关乎她一生的重要时刻,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听到这声惊呼,白晓树这才瞬间清醒过来,狠狠吸了几口气,连忙平复下心中的燥意,面无表情的将穆秋婉扶起,起身就往外走去。

    “晓树。”

    “嗯?”

    “谢谢你。”

    白晓树看着裤子上一处凸起,心中暗自垂泪,忍的那是一个辛苦,但穆秋婉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打扰她就是耽误了她的一生,他不能让穆秋婉留下这种遗憾,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咬咬牙走了出去。

    穆秋婉红着脸目送白晓树出去,缓缓闭上双眼,过了好半晌才平复下心情,往魔法阵中输入一丝魔力。

    有了穆秋婉魔力这个引子,魔法阵瞬间亮了起来,发出冲天火华,映衬的房间满是光芒。

    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灼痛感从背后传来,穆秋婉忍不住痛呼一声,随即就是一股极为精纯博大的火系魔力游走进了一处神秘位置。

    穆秋婉可以清晰的看到,体内那处神秘位置有一颗跳动的椭圆形东西,在受到这股火系魔力的激发后,其上突然就出现道道裂痕。

    只听到咔咔声响,一道嘹亮的凤鸣就从身体深处传来,随即全身的魔力瞬间就变换成了另一种形态,一丝近乎固体的金色火焰,疯狂的在体内游走起来。

    一瞬间,穆秋婉的境界就节节攀升,很快越过层层壁垒,直达B级巅峰,平时柔弱的气质发生惊天改变,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喝,却不想声音刚冲出喉间,就变成了一声凤鸣。

    感觉到房间内疯狂涌动的魔力,白晓树在门外焦急不已,但一生鸣叫过后穆秋婉的房间许久都没有再次发出响动,实在忍不住就冲了进去,却并没有看见穆秋婉的人影。

    白晓树急的满头大汗,不知道穆秋婉发生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对如玉的手臂就从背后环绕了过来。

    心脏跳动不由一滞,刚想转头,一条柔软的小鱼就冲入口中,与他舌头死死纠缠在一起。

    没过多久白晓树就已然情动,狠狠转过身将穆秋婉横抱怀中,双手不自觉的开始上下求索,一时间,春满大地。

    再次醒来,看着床上斑斑血迹和沉沉睡过去的穆秋婉,白晓树怜爱的摸摸她的脸颊,轻吻一下她的额头,穿上衣服悄悄走了出去。

    却不想刚出门,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你爽啦。”

    白晓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以为是赵明空,仔细一想感觉不像,回头一看,不知何时周晓红竟然就靠在墙壁上。

    “你一个女人家家,偷听这种事好意思么?”既然不是赵明空,白晓树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周晓红嘴角带着一丝恶略笑容,看向白晓树裤子上那处凸起“想不到平时看起来干干瘦瘦,能力还挺猛,5个小时,啧啧,不错不错,难怪凤体都承受不住。”

    听到这句,白晓树额头瞬间就冒出大颗汗滴,满脸通红“别说了,你这女人兴趣也太恶劣了吧,有什么事快说。”

    “这么急?要不我把这件事告诉赵明空去。”周晓红完全没把白晓树放在眼里,抬步就想去找赵明空。

    被周晓红抓到把柄,白晓树大惊失色,如果不管,这家伙还真的有可能去告诉赵明空,心虚下就连忙拉住了她的胳膊“别,姑奶奶,我错了,你到底什么事?”

    “唉,我一路出来寻你,没有路费,都是……”

    “别,一下你去仓库领一批修炼资源。”

    “我还没有战甲武器,你看这都快大战了……”

    “给你十套。”

    “我还没有个暖床的……”

    “周晓红,你别太过分。”

    见白晓树吃瘪,周晓红眉开眼笑,最终才脸色,小声说道“你不觉得沈天一这个家伙很奇怪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