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屠魔令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屠魔令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一连两天过去,张悦悦终于得愿以偿,来到了魔法评议会的大厅之中,此时圆桌上已经围坐了11个陌生人。

    保护张悦悦的哪位绝色丽人,一扭一扭的坐在椅子上发出银玲般的笑声“幸不辱命,我将证据带回来了,不过,蒙托列折在倾天了。”

    虽然在场众人已经知道结果,但现在还是不能相信蒙托列就这么轻易的被留在倾天。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随后,我们会给蒙托列家人一个交代的。”洪承公暗叹口气,默默说道。

    “既然蒙托列冒着生命危险送回了证据,那么现在,我们还是先问问情况吧。”关思飞这么一说,众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旁边的低眉顺目的张悦悦。

    “小姑娘,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既然大家都这样关注结果,魔法评议长亚摩斯就开始询问张悦悦情况。

    “小女子名唤张悦悦,家住学乐城……”张悦悦梨花带雨,开始讲述她的‘心酸经历’,整个过程几乎和向蒙托列说的一般无二,没过多长时间就把事情说的一清二楚。魔法评议会上众人听着张悦悦的讲述,眼睛越睁越大,最终张大了嘴不敢相信张悦悦口中这种震惊‘事实’。

    “你说的都是真的?”关思飞一拍桌子,怒不可遏。在十大圣魔导里可以说他是最正气凌然的一个,一生最痛恨这些出卖民族大义的家伙,听到倾天这一窝畜生,顿时就忍不住,勃然大怒。

    “看来倾天这个小公会真是作死了,别以为有两个顶级圣魔导我们就不敢动它,不如直接发布屠魔令,为我魔法界除一大害。”芭芭拉手指不停转动,已经动了杀心。

    “屠魔令?会不会太过了。”救回张悦悦的东方不平皱皱眉头,感觉有点太过了。

    在魔法评议会的历史上,屠魔令只动用过一次,当时是魔法界中出现了一个邪教,名为科学神教,因为科学神教所引领的新兴魔法十分厉害,只用了短短数年时间就席卷整个魔法界。

    正因为科学神教,才有了新型魔法与旧魔法之争,但由于作恶多端,不停用活人做实验,最后事发,魔法评议会终于爆发,发布屠魔令,整个魔法界共同讨伐科学神教,最终一战更是动用了评议会最强武器,晨质炮才破坏科学神教总部,留下了无数恐怖传说。

    “倾天之祸一点也不比科学神教差,甚至在某些方面比科学神教更为过分,必须趁着倾天还没有成长起来就将其扼死在摇篮中,幽冥入侵在即,魔法界恐怕再也经不起这一场变动了。”

    这个时候,洪承公的话几乎相当将倾天推入了深渊。听到洪承公的话,魔法评议会众人,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那就发布屠魔令吧,有谁同意?”亚摩斯第一个举起了手。

    在场众人对视一眼,纷纷举起手臂,这一刻,旁边张悦悦好似感动的用手臂擦拭眼泪,挡住嘴角的那一刻,浮现出一丝阴森笑容,心道“白晓树,你完了……”

    魔法评议会的速度相当快,只用了短短半天时间就发布了屠魔令,大意是,倾天勾结幽冥界,为入侵魔法界打前站,乃是人族万世以来最大奸细,现今发布屠魔令,号令魔法界共讨之。

    屠魔令一出整个魔法界哗然,全部都不敢置信的将目光看向了倾天方向。

    与此同时,白晓树也拿到了屠魔令的内容,脸上露出一丝凄然,想不到他为这个魔法界努力这么多,最终却是这个下场,深刻体会到了娜塔莎当时败在他手下的那种心情。

    这个世界上能看清事实的人太少了,所以他们这群善良的人才会被中伤,被误解,被欺骗,白晓树紧紧攥住手中的纸张仿佛要把心中的愤恨全部发泄出来。

    骤然,他睁开眼睛,望向了窗外那群忙忙碌碌的人群,虽然他已经知道魔法评议会一定会针对倾天,却没想到他们会直接发布屠魔令。

    不经意间,神情中透露出一丝疲惫,他很想就这么放弃,因为他不想因为他一人就引起魔法界的战争,幽冥界入侵之前,魔法界恐怕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只要他一死,事情到此为止,起码还可以给魔法界留下一些希望。

    瘫坐在椅子上,感受着窗户吹进来的清风,白晓树拿出王者之剑,横在眼前,看着上面憔悴的人影,一时间竟然呆住。不知何时,婵婵悄然站在了他的身后,神情黯然,此时她的身形已经仿佛幽灵一般若隐若现,仿佛很快就要随风逝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白晓树面前,声音低沉“想放弃么?”

    白晓树茫然抬头,顺着这个陌生声音的脚,从下往上看去,最终看到脸上的时候瞳孔猛然震动,手中王者之剑砰然落地,一阵冰寒从脚底直冲脑门“你……”

    就连旁边的婵婵见到这个人,都惊骇的捂住了嘴,原来,眼前的竟然是一位和白晓树一模一样,满头银发的少年,稍微不同的是,少年的脸上满是风霜,仿佛已经历无数苦痛。

    “别管我是谁,我想要说的是,即使正魔大战对魔法界也不一定是个坏事。”黑衣青年看着白晓树,好像回忆起什么。

    “怎么说?”黑衣青年这么一说,白晓树猛然惊醒,好像想通了一些东西,只不过还有些模糊。

    “如果魔法界不尽早练兵,即使你死了给魔法界带来和平安定,但这个安定又能多久?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还是一年?有的时候,和平必须站在血与火之上,你觉得呢?”黑衣青年挥手吸来一张椅子,随即躺在白晓树旁边。

    “可是……”白晓树不由低下了头,还是觉得黑衣青年理解的东西和他不同。

    “没有什么可是,你忙于思考这些事情,注意到你身边的战友了么?”黑衣青年只是指指白晓树身后,这时白晓树才疑惑回头,一眼就看到了若隐若现的婵婵,大惊失色,急急站起“婵婵,你怎么了。”

    白晓树有种预感,这么下去,恐怕婵婵时间已经不长了,双手颤抖的想要抱住婵婵,却不想就这么穿过了她的身体,仿佛穿过了一片空气。

    看到白晓树这个样子,婵婵红着眼,流下泪来,摇摇头,嘴里说着什么,却没有一丝声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