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茉莉!茉莉!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茉莉!茉莉!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白晓树正趴在床上难以入眠,突然一个声音流入心田“主人,你在么?”

    听到这个朝思暮想的声音,白晓树差点失声痛哭,一时间竟然愣了半晌,最终反应过来,连忙回应“茉莉,我在,是茉莉吗?”

    “是我,主人,我就在不远处的树林里。”茉莉传来急切声音,但又害怕倾天驻地中的两位圣魔导。

    “等我,马上到。”不及多说,白晓树直接踩住窗沿,一个纵身就飞射出了房间,急急朝着倾天驻地外飞去。

    而此时,赵明空开着窗户看着渐渐缩小的白晓树,心中直打鼓“该不是茉莉叫他去吧,如果是陷阱怎么办,不行,我要把这件事告诉秋婉,不对,如果告诉秋婉,秋婉请动二位长老出手伤到茉莉怎么办……”

    赵明空脑子一片乱哄哄,好像陷入了无止境的矛盾之中,最终愣愣的看着白晓树消失的地方沉默不语。

    白晓树顺着茉莉的指引,很快就来到了树林上空,这个时候突然看到了一点十分耀眼的粉红色光芒,心脏竟不争气的狠狠跳动起来“茉莉,一定是茉莉。”

    狠狠冲向那处光芒,等白晓树赶到的时候,一汪可以容下星辰的湖边,站着一位身型婀娜的白衣丽人,仔细一看,不是茉莉是谁?

    看着茉莉的背影,一瞬间一种紧张、激动、恐惧、茫然的复杂心情突然一股脑涌了上来。

    是的,他紧张、激动,因为眼前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茉莉。但他又恐惧和茫然,生怕这个人又不是茉莉。

    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之下,白晓树终于迈出了沉甸甸的步子,轻声叫道“茉莉……”

    “嗯,主人,好久不见了。”茉莉突然回过头来,笑颜如花。

    这一瞬间,白晓树终于忍不住,眼里热泪大颗大颗落下,狠狠叫了一声“茉莉!”随即飞扑将她揽入怀中,细细的嗅着她发间的香味。

    茉莉也毫无抵抗的仿佛一只小白兔柔软的躺在白晓树怀里,一动不动。直到过去许久,白晓树才想起张悦悦的事,不由询问道“茉莉,张悦悦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句茉莉的眼睛迅速黯淡下来“总之发生了许多事,现在我和姐姐共用一个身体,她的灵魂之力比我强大所以大部分情况身体都以她为主导。”

    虽然早就知道可能是这种情况,但现在茉莉亲口说出明显更不一样,一下就对白晓树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负担。

    “这样下去会怎么样?”白晓树一脸担忧,生怕茉莉出事。

    “如果再不分开,时间久了我们两个就会融为一体。”白晓树本身顺嘴一问,却不想茉莉真的说出一番惊悚事实。

    听到这里,白晓树不由打个寒颤,冷汗潺潺而下“融合?怎么会这样?”

    “唉,我们两个本身就是一体,只不过多年之前由于一些原因被分割成两半而已。”茉莉眼泪滴滴落下,坠入白晓树的手心,这一瞬间白晓树感觉自己心都快碎了。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们再次分开?”白晓树瞬间就看清了这个问题的要旨,如果茉莉和张悦悦不尽快分开,那么两人恐怕都会消失,不再是独立人格。

    “除非姐姐自己愿意出去,不然是没有别的办法的。”茉莉脸色极为苍白,对于这种情况她也是毫无办法。

    “该死。”白晓树心中大恨,想不到当时张悦悦是存了这种心思,如果她再不出去,恐怕茉莉就要危险了。

    可能感受到白晓树的心情,茉莉把头默默靠在了他的肩上“主人,我会好好劝姐姐的,不过这段时间,你千万要在倾天驻地呆好,我姐姐的实力可是非常恐怖的。”

    “没事,主人现在早不是当年弱不禁风的样子了。”听到茉莉的声音,白晓树的心情又再次柔软下来,一丝一丝摸着茉莉犹如瀑布一般的火红头发。

    嗅着白晓树身体传来的强烈男子气息,茉莉的俏脸瞬间通红,看向白晓树的眼睛竟也有些意乱情迷。

    两人都感觉到心胸膛小鹿乱跳仿佛快要飞跃出去一般,月光如水,白晓树的手臂缓慢移动,一丝丝把茉莉更加紧的拥入胸膛,对视着对方,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漫上心头。

    茉莉轻轻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月光下显得无比动人,白晓树忍不住闭上眼睛慢慢接近,想要把这个娇艳欲滴的樱桃揉碎在唇间。

    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大力“千本贯穿手”白晓树毫无防备之下,仿佛一件破衣服一般被瞬间射了出去。

    直直轰塌无数树木之后,才喷出一口泥土,一脸土灰的做了起来“为何现在还有抗拒光环,啊,气煞我也。”

    抬头一看,却发现茉莉一只手紧紧握住另一只握着匕首的手,满头大汗的看向白晓树“主人,快逃。”说完这句头颅就重重垂下。

    白晓树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如果不是茉莉,恐怕已经死于张悦悦刀下,不由目眦欲裂,怒吼出声“茉莉……”

    这时,茉莉低着的头颅嘴角划过一丝邪邪笑容,随即扶着额头癫狂笑了起来“哈哈……白晓树,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白晓树握紧了拳头,额头青筋爆出,已经知道这是谁,这一瞬间,脑中想到许多,首先就是张悦悦为何在占到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却还放茉莉出来,答案只有一个,利用茉莉做饵,诱他上钩。

    想清楚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一股勃然怒气不由冲出心底,眼中杀气迸现“你利用茉莉?”

    “是又怎么样?反正也是你最后一天了。”张悦悦抬起头来,眼中尽是嘲笑与怜悯。

    “你这样还有资格做一个姐姐?”白晓树恨不得一把将张悦悦按死在地。

    “这是我们姐妹间的事情,你管太多了吧。”张悦悦将白晓树引到这里,显然十分高兴,还有心情和他说两句。

    “你该死。”白晓树眼中恨意滔天,就是这个家伙害的他到现在和茉莉分离,以往心中的爱意全部转化为恨意,其恐怖可想而知。

    “你才该死,香香只不过一个孩子,你就这样残忍的杀了她,你知道么,是我亲眼看着她长大,眼看就要出嫁了,最后却惨死于你手。张家的事,我不怪你,但是香香的仇必须血债血偿。”张悦悦脸上现过一丝狰狞,心中怒意勃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