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另一个白晓树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另一个白晓树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就在众人打生打死之时,诡心和苏伯成两人坐在一片杨柳岸边,煮茶聊天好不惬意。

    “你今天叫我出来不只是为了喝茶吧。”聊了许久,诡心终于忍不住开始询问起来。

    “哎,师叔,你走后我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没潇洒几年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堵在山洞里,这一待就是200年。”

    苏伯成哀声叹气,面容上尽显苦涩。听到这里诡心不由一愣,看着苏伯成的境界,已然进入圣魔导8层,试问整个魔法界谁有能力可以堵住这样一位人物,还以为苏伯成在开玩笑,不由打趣道。

    “你这毛猴子,一天尽会说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就是我这种实力恐怕也不可能把你堵在山洞几百年吧,可能我师傅还有点希望。”

    连诡心都不相信这种搞笑事情,苏伯成脸上苦涩更胜一筹“师叔,这是真的,你觉得我会开这种玩笑么?”

    “你这毛猴子,这个魔法界哪里会有那种人物,即使有,谁会跟你一般见识。”诡心吹胡子瞪眼,想不到苏伯成还踹上了。

    “师叔,真的有,一个根源级高手,天天坐在我的身边,动不动就按住我的命门,我特么真的很憋屈啊!”见诡心还不相信,苏伯成都忍不住报出粗口。

    诡心一拍桌子正待站起怒斥几句,却不想一个熟悉声音传来“他说的是真的,师兄。”

    听到这个声音诡心不由一愣,转头一看,瞪大眼睛“晓树,你跑这里来干嘛?”

    猛然一看又觉得眼前这个和白晓树一般无二的青年哪里又和白晓树不太一样,仔细一看竟然发现他的头发尽皆雪白,明明刚才还是漆黑的长发现在突然就变成雪白,心中一悚,怒喝一声“你到底是谁?”

    黑衣青年看着诡心苍老的面容,眼中突然起了水雾,差点落下泪来,最终努力的平复下心情,含笑应道“师兄,我是晓树呀,你不认识了?”

    听到这句,苏伯成瞬间面无人色,瞪大眼睛,心中骇然万分“我的天,这个家伙竟然是师叔的师弟,那岂不是也是我的师叔?我去,是我师叔怎么会堵住我几百年,直接说不就好了。”

    其实苏伯成忽略了一点,如果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告诉他“我是你师叔。”大家猜会怎么样,当然,苏伯成二话不说就会把这个傻/逼拍成小饼饼。

    黑衣青年狠狠瞪了苏伯成一眼,好像已经知道他心中所想,直把苏伯成吓的直缩头。

    “但是你的头发。”诡心瞪大眼,显然还是不相信这个人就是白晓树。

    “说来话长,师兄请听我一一解释。”黑衣青年也不客气,直接就盘膝坐在诡心身边,慢慢说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黑衣青年说了些什么,诡心眼睛瞪的越来越大,最终张开嘴,仿佛可以放下一颗鸡蛋。

    而苏伯成也被黑衣青年说出的秘闻吓的冷汗直冒,通体生寒,最后三人都沉默下来。

    “你是说我最后战死了?”诡心目光阴沉,脸色明显不好看,任谁知道自己的下场如此凄惨恐怕都是这番情景。

    “还是把乾坤断练至6重后战死的。”黑衣青年暗叹一声,再次看到诡心,心中感动非常,之前他也知道诡心在哪里,但那个时候的诡心戾气未消,恐怕见了也只是大打出手,没有现在这般平静的对话。

    “修炼到6重都战死了,看了我遇到了一位极为可怕的敌人。”此时诡心已经有些相信黑衣青年的话。

    “不是可怕,是一位真正的神灵,最终你和那位神灵同归于尽了。”黑衣青年不由苦笑出声。

    “杀了神灵?呵呵,那我也死的不冤了。”听到这里诡心非但没有一丝伤神,而是眉飞色舞。

    神灵这种境界要远远高于根源级,而现在根源级都是一种奢望,更不要说屠杀神灵这种事,他当时已经做到这种逆天之举,如何不开心?

    “此次回归,我就是要改变这一切,集合整个魔法界的力量,对抗那次天灾。”这时黑衣青年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诡心和苏伯成同时心中骇然,想不到他出现在魔法界竟然是为了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

    “虽然到时候我的实力已经超凡入圣,但毕竟是一个人,所以,希望还在整个魔法界。”黑衣青年目光放向远方,眼里是星辰变化。

    “你想怎么做?”诡心已经提起精神,如果这种盛事没有他参与,如何可以?

    “这个给你和师侄。”黑衣青年拿出三本书放在木桌之上,诡心抬眼一看,赫然是和三本秘籍。

    和苏伯成对视一眼,对于后面那个大大的“改”字有点看不懂,好像明白两人的想法,黑衣青年尴尬的干咳一声“是这样的,你们两个修习的魔法中都存在一些漏洞,为了不让你们走弯路,所以我就把它们全部重新梳理了一遍,这样修习起来就会事半功倍,不会走入岔路,战力就可尽情展露。”

    “是么?”诡心随意拿起一本翻阅起来,只看了几眼就瞪大眼睛,这本书中所记正是他创出的乾坤断,确实更加奥妙,其中一些地方竟然连他都看不懂,不由目瞪口呆。

    “你们只要好好修习这几本秘籍,其他的交给我就行了。”说完这些,黑衣青年也不啰嗦,长身而起。

    见黑衣青年要走,诡心脸色一变“晓树,你去哪里?”

    黑衣青年回头一笑“去找希望。”随即飘然而去。

    直到现在苏伯成还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想不到困了他几百年的家伙就是他的师叔,随即又看向桌上那本一把抓过翻看起来,越看脸上笑意越是明显,猛拍一把桌子“好呀,改的好。”

    这个举动把还在沉思中的诡心吓了一跳,狠狠一拍桌子“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听到这句,苏伯成瞬间就好似霜打的茄子缩缩头,不敢吱声。

    见到苏伯成这种不成器的样子,诡心恨铁不成钢,一把拿走另外两本秘籍狠狠掷袖而去。

    诡心刚一离去,苏伯成顾不得许多,立即开始翻看这本,看到尽兴之处,高兴的手舞足蹈,大呼妙绝,天色就这么渐渐黑了下来,一种暗流开始无形涌动,至于未来即将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知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