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再会了,朋友!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再会了,朋友!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看到沈天一这种目光,闵瑞霭心中不由涌出一丝慌乱,暴怒出口“你看我干嘛,不许你这个魔道妖人看我。”

    双手急挥之下,两条漆黑锁链直冲沈天一眼睛。

    “够了。”

    沈天一一声怒喝,手中那两把菜刀瞬间化为两道流光,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四周插入他身体的锁链就呯呯轻响化为无形,连扑面而来的那两条也是一样。

    “你……”闵瑞霭瞪大眼,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心中成型。

    “以前不了解你魔力的运行脉络,现在明白了。”沈天一的坚定声音确定了闵瑞霭心中那个恐怖想法。

    果然,他刚才就是以身试法,故意用身体探寻死之间的魔力脉络,如果刚才露出一丝破绽,这个计划就会失败。

    “你疯了,疯了,疯了……”闵瑞霭脸上涌出惧怕神情,不断重复这这两个字。

    “身为庇护一方的高手,竟然被心魔控制,太失礼了瑞霭!”沈天一低下头,一股恐怖的魔力在体内酝酿。

    闵瑞霭身体不住颤抖,但由于锁链,他自己也被牢牢锁在原地,无法移动一下,本身凶残的魔法却成了自身的枷锁,狂吼出声“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轻挥双刀,鲜血顺着刀尖缓缓坠入无底深渊,沈天一猛然抬起头,眼中是一种道不明的坚定精神。

    “既然入魔,那么就让我斩断你的心魔。”微微躬身,脚下突然放出滔天魔力,只是一个模糊就急急冲向闵瑞霭。

    “别过来……”闵瑞霭发出一声惨呼,周围锁链在他的恐惧心理下仿佛化作道道长蛇,瞬间就密布满沈天一前进的道路上。

    而沈天一轻轻吸入一口气,手中双刀化作四散流光,仿佛两只拨开轻纱的玉手,瞬间就切开闵瑞霭的层层防御,出现在他的身后。

    时间骤然静止,闵瑞霭喉咙发出咯咯声响“你……”

    话音未落,胸前就冒出一道十字形血泉,直直溅起老高,而周围的锁链就在这血泉的喷溅中消散无踪。

    咳咳

    闵瑞霭又喷出一口鲜血,眼神清明起来,坠向无底深渊。沈天一身形一动,就把他揽在怀间,几个纵跃就出现在平静的沙漠边缘。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看着天上飘过的几缕云朵,闵瑞霭不自觉的捂住眼睛,热泪滚滚而下“为何要救我?”

    “我们是朋友。”沈天一眼前阵阵发黑,感觉快要挺不下去。

    “你这家伙,不知道你是魔道贼子么,这么污蔑我的清白!”听到这句闵瑞霭内心一下被某种不知名的感觉包围。

    但话说出许久却无人应对,抬首一看沈天一就倒在自己身边,脸上黑气弥漫,气息奄奄,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估计没有多少时间。

    咳咳

    闵瑞霭激动之下又喷出一口鲜血,勃然大怒,额头青筋爆窜“谁让你死了,你这家伙自顾自救了我就想死?”

    忍着身体上的剧痛,一步一步趴到沈天一身旁,连忙拿出婚礼路上好不容易抢到的生命之泉,小心滴了两滴进入沈天一嘴里。

    即使这样由于身体中的死气太过庞大,沈天一也无一丝转醒样子。搭在脉门用魔力试探稍许,却发现刚才那两滴生命之泉仿佛石沉大海,不由苦笑连连“认识你这家伙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老子刚抢到的生命之泉就这么浪费你这头猪身上,该死。”

    虽然抱怨,闵瑞霭还是拿出全部的生命之泉一股脑灌在沈天一的嘴里,大量生命之泉一入口,顿时化作一股清流,仿佛清风拂过,沈天一体内死气瞬间消散无踪,伤口一一复原。

    见沈天一呼吸平稳下来,闵瑞霭才发现眼前阵阵发黑,轰然倒地,晕过去那一瞬间突然想到“该死,把自己忘了。”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之时,月亮已经高高挂在天际,旁边是一堆篝火,沈天一正在小心烤着什么东西,见他醒来,不由回过头来“附近也没什么东西,就猎了两只野兔,你尝尝味道。”

    摸摸身上发现之前胸口那道可怖的x型伤口已然消散,不由一愣“好的这么快?”

    却不想沈天一从哪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赫然是生命之泉,差点就把闵瑞霭雷了个半死“艹,我的生命之泉好像救你用光了。”

    “谁说这是你的。”沈天一手一抖,生命之泉差点掉在地上。

    “我勒个擦擦,明明就是我的,样子都一模一样。”闵瑞霭忍不住伸手一把夺过。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沈天一一时不查竟真的被闵瑞霭抢过去,不由惊怒交加“那真的是我的,快还给我。”

    “明明就是我的,样子都一模一样。”闵瑞霭立即把这瓶生命之泉宝贝的放进空间戒指。

    说起来这瓶生命之泉真的是沈天一的,只不过是当时走的时候,诡心偷偷塞给他的,而诡心的生命之泉也是白晓树给的,制式样子完全一模一样,所以引起了闵瑞霭的误会。

    沈天一眼睛一瞪,立即合身扑上,连快烤好的兔子也丢在地上,就这样和闵瑞霭厮打起来。

    两人都是大伤初愈,没打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倒在地上。看着天上星光,沉默下来。

    曾几何时,两人也这样不谈地位,不谈境界,就简单的称兄道弟。

    “时间过去了好久呢。”闵瑞霭愣愣的好像在回忆什么。

    话音刚落,一壶酒就摆在面前“一醉方休?”

    接过酒瓶,闵瑞霭竟有些感伤,快要落下泪来,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你要走了?”

    “离别就是为了再会,既然如此何必感伤。”沈天一灌下几口热辣酒液,神思已经飞到远方。

    闵瑞霭哈哈一笑也不说话,就这么和沈天一闷声喝着苦酒,不知何时,两人都醉倒在地,等他再次醒来之时,身边的沈天一已然消失不见。

    “该死,每次走都不说一声。”闵瑞霭抱怨着,突然闻到一股扑鼻香味,抬头一看,已经快要熄灭的火堆旁赫然插着一只烤好的兔子。

    咕咚,闵瑞霭许久不吃东西,此时也感觉到一阵难言的饥饿感,吞吞口水,将信将疑拿起兔子,心道“该不会是昨晚掉在地上的那只吧。”

    仔细一看,一粒沙子都没有,反而上面刻着两个极为难看的字体“走了”,不由轻笑一声“字这么难看也敢留下,搞的我都没胃口了。”

    轻轻咬下一口,一股熟悉味道充斥舌尖,不由再次落下热泪,顿时感觉兔肉粗糙难以下咽,心中默默想到“再会了,朋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