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厨子?沈天一?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厨子?沈天一?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西面

    闵瑞霭和厨子一路飞行,刚开始因为担忧分神而没太注意,但飞行一阵,来到一片沙漠上空之时,猛然惊醒,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影无比熟悉一般。

    但两人还是毫不停留,直直来到了沙漠最中心的地方。

    这处沙漠唤作流沙海,乃是绿野仙踪学院附近的一处奇观,沙漠的中心乃是一个巨大坑洞,四周的全是涌动的流沙,纷纷朝着中心处的那处坑洞流逝。

    在坑洞上方看去,无尽黄沙涌入无底深渊,仿佛瀑布一般,显的悲凉又壮丽。

    厨子停下后也没有回身,只是静静看着脚下汹涌如瀑的流沙,仿佛在回忆什么。

    闵瑞霭看着厨子的背影,心中那丝熟悉愈强烈起来,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谁?”

    “闵瑞霭,你不认识我么?”这时厨子拿掉了头上那顶大大的厨师帽,一脸悠然的转过身来。

    见到厨子的面容,闵瑞霭瞳孔剧烈的颤动起来,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眼中瞬间密布满血丝,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出咯咯响声,狂怒出声“沈天一……”

    “许久不见了。”沈天一只是看着天空中的艳阳,心中涌起一丝忧伤。

    “为什么是你,告诉我!”闵瑞霭老泪纵横,想不到一个不知多少年的老朋友竟是天理教护法之一。

    两人的眼前都闪起往昔的一幕幕,一起喝茶,一起钓鱼,一起喝酒,那是一段悠闲的日子,但命运弄人,现在两人却成了敌人。

    “该死,该死。”闵瑞霭热泪滚滚而下“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吃我一拳。”一时间已被愤怒激的失去理智,带着惊天杀意,一拳狠狠击向沈天一。

    看着愈来愈近的拳头,沈天一暗叹口气,两人相识多年,如何不知道这招的恐怖,如果真被实实击中,恐怕今天就要把命交代在这里。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沈天一突然仿佛会分身一般,噌的一声就化成几个人,等闵瑞霭击中之时才猛然现击中的不过一道残影。

    “瑞霭,我不想与你为敌。”沈天一在旁默默说道。

    “你们入侵绿野仙踪学院还说不想和我为敌么?”闵瑞霭目眦欲裂,恨不得现在就把沈天一斩杀当场。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瑞霭,我有苦衷。”沈天一暗叹口气,眼中却是极为坚定。

    “正就是正,魔就是魔。所以你该死。”受到巨大刺激下,闵瑞霭身上冒出浓浓黑炎,仿佛失去魂魄。

    见到他这样子,沈天一脸色一变,惊呼出口“瑞霭,你怎么了。”

    这时闵瑞霭嘴角却浮现一丝邪笑“我好的很,今日就送你上西天。”

    魔力涌动之下,仿佛变成一片阴云,在空中拖出长长残影,突然出现在沈天一侧面,一拳轰向他的腰间要害。

    见攻击迅,沈天一,瞳孔急缩。

    据他所知,闵瑞霭修炼的魔法唤作死之间,由于魔力中有死气缠绕,虽然已近圣魔导,但闵瑞霭却显出一丝老态,只有稍许时间会恢复年轻,而且年轻之时却是个瞎子,目不能视。

    既然这种魔法有如此大的代价,那么威力当然非同寻常,寻常人只要沾上一丝丝就会毙命当场,即使同级别的ss级大魔导师,恐怕也承受不了一拳。

    眼看就要击中沈天一,一道流光闪过,闵瑞霭手中的黑雾瞬间就被击散。

    天空中划过两道流光,仿佛两只翱翔天际的飞鸟,绕着两人旋转一周后,飞回沈天一手上。

    这时光芒暗淡下来,那两道流光才现出身形,分明就是两把切菜用的菜刀。

    “庖丁解牛刃”

    闵瑞霭轻易说出这个名字,即是刀名又是魔武技的名称,正是沈天一的拿手绝技。

    这种刀系魔武技最擅长寻找魔力,**,灵魂中的脉络,可以顺着脉络割开任何东西。

    而刚才那一下,就是沈天一找准了闵瑞霭魔法中的脉络,这才轻易接下了这一招。

    “哈哈……”

    闵瑞霭肆意狂笑,眼珠中竟变为纯黑之色,头在风中四散飞舞,显的诡异又恐厉。

    “快停下来,你入魔了。”沈天一眼中泛着浓重担忧,生怕闵瑞霭出什么事。

    “你才是魔,斩妖除魔是我该做的事,杀掉你我就是正义。”闵瑞霭阴阴冷笑,双目微凝,身体中突然蔓延出无数黑色锁链,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天上地下全部封锁。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锁链化作天罗地网,闵瑞霭站在中心,仿佛一位站立在天地中心的王者,整片空间好似都朝着他朝拜颤动。

    咯咯

    沈天一喉咙出声响,他最害怕的情况已经出现,现在他已经无路可逃,虽然这些锁链由魔力形成,但目视之下,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其中脉络,而魔力的脉络在不停变动,即使他想斩开这些锁链,恐怕时间已经来不及。

    “死吧!”闵瑞霭神经质般扶头狂笑,眼睛在指缝之间露出森冷之光。

    话音刚落,锁链仿佛树木生出新枝一般,突然冲出更多锁链,狠狠刺向不能移动的沈天一。

    忍住心中惊骇,沈天一快移动起来,双刀在手中化作一片光芒,身体不住扭曲成各种不自然的形态在层层黑网中穿梭不定。

    于此同时更多的锁链抽出,仿佛压城黑云,朝着沈天一狠狠冲过去,仿佛要把他碾压致死。

    沈天一度极为快,奈何这种无差别攻击,最终还是一个不小心沾到一丝死气。

    不及多想,一道亮丽光芒闪过就切掉了那块衣角,却不想就这么一分神,一道锁链骤然穿过了他的琵琶骨。

    疼痛刺激的沈天一脑子一懵,就这一瞬间,另一条琵琶骨和双手双脚之上也被穿上锁链。

    锁链一紧,沈天一就被这么高高挂起,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墙上一副凄美的油画。

    鲜血顺着锁链,渐渐蔓延,一股怪异而恐怖的气息疯狂的涌入沈天一的体内。生命之气受到这种气息,瞬间剧烈波动起来,但由于死气太多,竟然渐渐被压制下来。

    看着一动未动的沈天一,闵瑞霭高兴的手舞足蹈“杀掉了,杀掉了,我果然是最强,哈哈……”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沉沉传来“再强又什么用,只不过是死气控制的傀儡而已,瑞霭该醒来了。”

    听到这句,闵瑞霭瞳孔急缩,抬头一看,不知何时沈天一已经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他,眼中是一片道不清的愤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