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木匠与长孙娜蓓(下)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木匠与长孙娜蓓(下)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就在长孙娜蓓一拳砸下之时,石碓轰然暴涨,木匠突的一声就从石碓中跳了出来,脚下生风,仿佛身下生出无数条腿,带起一溜烟尘瞬间消失不见。

    而此时长孙娜蓓的拳头才刚落地,又砸出一个大洞,木匠回头一看,顿时吓得亡魂皆冒。

    “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木匠急的满面通红,恨不得再生出几条腿。

    而长孙娜蓓缀在后面,羞怒交加“木跑跑,别跑。”

    木匠一脸苦色,感觉已然身败名裂,这种名声要是传出去,那以后还怎么在魔法界混。想到这里,感觉胸前那道伤口又剧痛起来。

    两人就这么跑过一片湖泊,穿过林海,最终来到一片竹林,木匠累的满头大汗,终于停了下来,惊怒交加“你这女人为什么追着我不放?”

    “你们天理教打过来还想跑?”长孙娜蓓也上气不接下气,弯着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啊呀呀,气煞我也,我跟你拼了,百八千刃无双刀。”木匠魔力涌动之下整片竹林都呼呼作响,一眨眼的功夫,不知多少竹叶在他魔力加持下四散飞旋,好像一群怒出巢穴的蜂群压向不及反应的长孙娜蓓。

    却不知长孙娜蓓怎么搞的,好像突然战神附体,一拳就轰出了竹叶包围,一拳轰到木匠脸上。

    木匠脑袋一声嗡鸣,以各种怪异姿势倒翻出去,其间不知砸断了多少竹子,直直在竹林犁出一条长长沟壑方才罢休。

    即使这样,木匠还是坚挺的第一时间爬了起来,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好似一只没头苍蝇,抱头鼠窜。

    却不想因为看不清楚竟直直跑到了长孙娜蓓就面前,看着迎面而来的木匠,傻眼过后,忍不住轻笑出口,抬起拳头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一拳。

    木匠狂喷鲜血,瞬间就被打到数千米的高空,这时才有些清醒过来“不妙,太不妙了,这女人太凶残了。打不死,力气还这么大,该死呀!”

    刚说了两句话却觉得嘴里漏风,舌头一舔发现两颗门牙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而这时长孙娜蓓又飞了过来,木匠眼中瞬间起了水雾“还来?”扭头就跑,但是身受重伤的他又怎么飞的过长孙娜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眼看距离一点点拉近,木匠已经在空中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却还是拉不开一丝距离,最终眼睁睁看着长孙娜蓓拿住了他的领口。

    “哈哈……抓到你了。”长孙娜蓓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此时兴奋异常。

    不给木匠反应机会,大喝一句“地球上投。”旋转360度,狠狠把木匠抛了出去。

    木匠张大了嘴,由于速度过快,狂风灌进嘴里把他的嘴巴拉得变成各种可怖形状。最终一声轰然砸在一片空地上,激起层层气浪,整片大地都泛起道道波纹。

    等长孙娜蓓落下的时候,木匠已然晕了过去,刚走进想查探情况,却不想木匠猛然睁开眼睛,一道迅捷疾电一闪而过,长孙娜蓓头颅应声而落,鲜血喷溅了木匠一身。

    虽然杀掉长孙娜蓓,但木匠还是吓的面无人色,本已千百年来锻炼的坚定手掌此时也颤抖起来。

    “杀掉我是不是很开心。”

    咣当

    木匠手中的刻刀,不知不觉间已经落到地上“鬼啊!”一脸扭曲,发出一声震天吼叫,连爬带滚,跑出坑洞。

    就在木匠跑出许久,长孙娜蓓却未动一下,脖颈之间渗出一丝鲜血,恼怒非常“该死,刚才真是大意了,差点就被这阴险家伙干掉了。”

    缓缓盘膝坐在地上,全身冒出十分圣洁光芒,空中突然出现几只小天使,围绕着她上下飞舞。

    而与此同时,木匠不知跑出去了多远,直到跑到没有力气,才仿佛死狗一般趴在地上,心脏剧烈跳动,好似要跃出胸膛一般,手脚不自然的抽搐起来。

    身为天理教的护法,不知多少年都没受过这样的惊吓,不由苦笑出口“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明明连头都砍掉了,这都不死。”

    这个时候,脑海中的那道倩影又冒了出来,最终却是长孙娜蓓的面容,木匠吓了一跳,立即翻身坐起“这女人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追上来?难道真死了?”

    脑袋突然一阵刺痛,不由用手扶住额头“该死,我怎么会想到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过来好半晌,长孙娜蓓还真没追上来,一时间竟有些惊慌失措“这女人不会真的死了吧。”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刚想爬起身,全身却猛然传来剧痛,忍不住又喷出一口鲜血,即使这样木匠还是忍着剧痛爬起身来,一瘸一拐的走向原先那处地方。

    木匠越走越感觉心中恐慌加剧,不知想到什么,最后狂吼出声“不可能,那个女人被切成齑粉都没事怎么可能死。”

    涌起全身气力,狠狠跑动起来,刚跑两步,由于伤势过重,重重摔在地上,但木匠还是没有放弃,就这么用双臂在地上爬行。

    “啊……我特么脑子秀逗了。”

    木匠急的满眼都是眼泪,在地上已经拖出一条长长血线,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趴回刚才那处坑洞。

    看着坑洞中,嘴角留着血迹,一动未动的长孙娜蓓,眼睛热泪滚滚而下,不知从哪里涌出力气,连爬带滚的扑到了她身边,狠狠扶着她的肩膀。

    “我错了,你快醒来,你是不死的,你怎么可以死,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死。”

    话音刚落,长孙娜蓓真的睁开眼睛,一把捉住他的领口“嘿嘿,抓到你了。”

    时间瞬间定格,木匠瞪大眼睛,心中一个古怪想法涌出“艹,她果然没死。”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木匠猛然翻起身来,吓的在身上狂摸,最终却发现白天受到的致命伤竟都不翼而飞,不远处,一块闪动的月光石下面好像压着什么东西。

    拿起一看,不由哭笑不得,上面赫然写到“今天玩儿的很开心,回去好好练练,下次再来。长孙娜蓓留”

    看着这张纸条,哪里还不明白就是长孙娜蓓救了他,坚定的手掌再一次颤抖了起来“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该死,该死呀!”

    最后一个人缩成一团,一阵寒风吹过,却没感到一丝寒冷,反而心中暖洋洋一片,此时一片乌云横过天际,掩盖住了月色,树林传出沙沙响声,夜,如此静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