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木匠与长孙娜蓓(上)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木匠与长孙娜蓓(上)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南方

    长孙娜蓓追着木匠踏过层层林海,来到一片乱石丛生的石林之中,两人才落了下来,各自选择了一座耸立的尖石直直站在上面,遥遥相对。

    木匠眉宇间浮现着一丝忧愁,头也没抬,只是顾着那一把小刀纹刻着手中的一个木人。

    仔细一看那个木人竟纹刻的栩栩如生,仿佛真人一般,可就在这时木匠狠狠将木人摔在地上,暴怒起来,紧紧捂住额头“该死,该死,我为什么记不清楚她的样子了。”

    猛然抬起猩红的眼睛,狠狠瞪着长孙娜蓓“都怪你,都怪你我才想不起她的样子,我要你死。”

    手中仅有三寸的刻刀,瞬间出手,整片空间仿佛突然凝滞下来,而长孙娜蓓瞪大眼睛,脸上带着一丝惊恐。

    刻刀就这么在空中直直划过,不带起一丝风声,没有任何绚烂光芒,只是朴实无华的掠过,轻易就刺透了长孙娜蓓的喉咙,带起一溜血迹,飞向远方。

    杀掉长孙娜蓓,木匠的心里平复许多,发疯的又拿出一根木头和一把刻刀,小心纹刻起来。

    “你不会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掉我吧。”

    木匠刚削下一节碎木,突然听到这一声,吓的手一抖瞬间刻歪,猛然抬头,却发现长孙娜蓓还是一脸风轻云淡的站在原地,好似刚才只是一个幻觉。

    咣当

    手中那节木头不由掉落在地,瞳孔不住颤动,心中一片骇然“怎么可能,明明我已经刺透了她的喉咙,怎么会没死?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也不怪木匠不信,他这招不知有多少人惨死刀下,从来都是例无虚发,但现在长孙娜蓓明显没死,好像就在嘲笑他刚才那一击软弱一样。

    “没什么不可能的。”

    长孙娜蓓瞳孔中现出一丝神采,刚才那一击她确实避不开,但她身为圣系大魔导师,如果连这种小伤都治不了说出去也可以上吊自杀了。

    这时木匠才仔细审视起长孙娜蓓,突然想通了她为何没死,高兴的手舞足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的圣系魔法果然妙用无穷。”

    “废话。”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长孙娜蓓一句话就顶的木匠一阵气滞,瞬间停在当场,不知道手往哪里放,喉咙咯咯作响。

    过了好半晌木匠才反应过来,脸色又阴沉下来“既然一次杀不死你,我就再杀一次,我就不信你是个不死怪物。”

    话音未落,手中掠过一片光影,空间瞬间停止下来,空中三把刻刀呈品字形,分别对着长孙娜蓓的喉咙,心脏,肺部,如果这一招扎上去,一个普通人恐怕都够死三次。

    毫无意外,长孙娜蓓还是没有避开,三把匕首就这么轻易的刺透了她柔弱的身体。

    放完这一招,木匠终于安下心来,又拿出一节木头,还没拿出刻刀,却不想长孙娜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想多了吧。”

    木匠又吓了一跳,手中木头砰然落地,下巴差点掉在地上“你怎么还没死?”

    “你都没死我怎么舍得死。”长孙娜蓓翻翻白眼,还是一脸风轻云淡。

    木匠气的满脸通红,想不到这样长孙娜蓓都不死,简直比怪物还要怪物。

    看着木匠这幅神态,长孙娜蓓忍不住抿嘴轻笑,就是这样子木匠不由一呆,一个恍然,长孙娜蓓的样子却和脑中那个早就逝去的人影重合在一起。

    猛然脑海一阵刺痛,木匠不由捂住额头,冷汗潺潺而下,莫名其妙的升起一种极为愤怒的感觉。

    “该死,不许你侮辱她。”

    “什么?”

    见木匠突然暴怒,长孙娜蓓不由一愣,不知道这家伙吃错了什么药。

    就在这时,木匠猛然眼中冒出冲天血芒,仿佛化作了洪水猛兽“你……该死!百八千刃无双刀。”

    一声爆喝之下,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一道刻刀河流,刻刀河流就这么缓缓流动,在空中闪烁着银光,仿佛一群银色鱼群直直冲向毫无反击之力的长孙娜蓓。

    这招虽然比刚才那几招速度慢,但长孙娜蓓是一个不擅长战斗的医生存在,即使比刚才慢,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刻刀河流接近。

    一声娇呼后,就被刻刀河流淹没。刻刀河流就这么飞速流动了半晌,才停了下来。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木匠抹抹头上汗水,许久以来除过天理教主苏伯成的再生魔法他从来没怕过任何人。可能在天理教中石匠的实力最为强大,但他却是杀人第一,没有之一,即使苏伯成也比不过他。

    杀不死,这个词汇从来没在他的词典里出现过,木匠安下心来,竟然感觉一丝轻松“万刀穿心,死的连渣都不剩了吧,真麻烦。”

    结果话音刚落,一声惊呼传来。听到这声,木匠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抬头一看,猛然发现一个慌乱拿衣服往身上套的身影,猛然瞪大眼“你怎么还不死?”

    好不容易套好衣服,刚才那件衣服就在木匠的攻击下化作齑粉,所以攻击过后第一件事就是急急穿衣。

    长孙娜蓓被木匠刺碎衣服,极为暴怒,仿佛变了一个人,怒喝一声“圣洁武懿”直直扑了过来。

    而木匠还在震惊刚才一幕,怎么也想不明白长孙娜蓓被磨成齑粉都不死,随即就被长孙娜蓓这招打中腹部。

    却不想长孙娜蓓身体上猛然冒出一股极为恐怖的怪力,等木匠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感觉瞬间好像被一列急速行使的火车撞中,整个身体在空中仿佛一片风中狂舞的衣服,直直撞塌了数千米的石林才停了下来。

    “咳咳……”木匠在一烟尘中现身,胸骨全部塌陷下去,衣襟上全部沾满吐出的鲜血“艹,大象托生的么。”

    这时长孙娜蓓暴怒扑了过来,这次见到长孙娜蓓,木匠看看他塌陷下去的胸部,又看看长孙娜蓓的拳头,猛然打了个机灵,不知从哪里涌起一股力气,拔腿就跑。

    结果刚跑开,长孙娜蓓的拳头就已经轰在刚才他坐的地上,只听到一声轰响,木匠转头一看,原先那个地方直接出现一个数百米的大坑,好像被陨石撞中一般。

    脸上好像开了染坊,各种颜色交替变化,暴怒骂出口“我艹,真的是大象托生的。”

    结果由于慌乱,心神又在长孙娜蓓身上,没看清楚路,一下就撞在了,一座耸立的尖石上。

    一声轰响,就被无数大石活活淹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