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469章 心理战

正文 第469章 心理战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

    整片空间传来赫莉愤怒吼叫,以至于石桥崩裂,大块大块碎裂石块随着狂风簌簌落下。但不管她如何吼叫,白晓树已远去,一切不可挽回。

    赫莉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目光狠狠盯着幽冥出口,即使她也不敢轻易出去幽冥,毕竟那边可是有着好几位圣魔导,想想自己身中剧毒,欲哭无泪。

    良久之后,突然想起还在地狱中的白泽天,灵机一动“对了,还有他,不过怎么才能把解药给我呢?”

    思考着骤然消失,出现刀山地狱之处,此时刀山深处白泽天用魔力形成一道屏障,把他和白晓树爷爷保护其中,看起来已黯淡无比,感觉应该支持不了多久。

    赫莉还未走进,白泽天就发现了她的气息,睁开眼睛,瞳孔电芒好似利箭喷出老长“这不是幽冥界主大人么,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赫莉眼中若有所思,已完全清醒下来,身体中白酒形成的热潮渐渐退去,心道“不对啊,怎么感觉这东西不像毒药?”又不敢轻易尝试,魔法界中有许多秘制毒药,可以轻易杀人于无形,她自己这里就有好几种。

    虽十分不甘,心思电转之下,一个想法冒了出来“不如,先诈诈白泽天,看看白家到底有没有这什么含笑半步颠。”

    想法一经确定,立即试探白泽天“你有没有听说过有种毒药是用蜂蜜,川贝,桔梗,加上天山雪莲配制而成,不须冷藏,也没有防腐剂,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味道还很好吃。吃了的朋友,绝不能走半步路,或者面露笑容,否则就会全身爆炸而死。”

    白泽天还在思考赫莉的来意,突然听到这一句,差点魔力不稳被乱刀插死,一脸古怪表情,说不出的好笑。

    这句台词他如何不熟悉,白晓树小时候就经常拖着他看周星星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这部也是看过好多遍,而这句台词分明就是含笑半步颠那一节中的描述,想到这里顿时哭笑不得。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劲,含笑半步颠当时只是一种玩笑中的东西,用来唬人,说起来表世界华夏国的人不知道的应该没几个,但赫莉几亿年都没出过幽冥界一步,可谓是深度宅女,又是如何得知这句台词的?

    那么问题出来了,赫莉知道这句台词,显然和表世界脱不了干系,但进入幽冥界中的灵魂大多懵懵懂懂,赫莉肯定不会有闲心去点醒一个灵魂的灵智,问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所以肯定是一个表世界的人告诉赫莉的。

    说起来算起白晓树,从表世界来到幽冥界的也只有他们一家三口,赵玉在小圣界,显然不可能落到赫莉手中,赫莉即使实力通天也不敢轻易动小圣界,所以赵玉的可能性极低。

    唯一的可能就是白晓树,这是一条极为隐秘的线索,而赫莉没有和白晓树一起又太过古怪,白泽天猜测极有可能是白晓树用了某种办法骗了赫莉后,最后还成功逃走,所以赫莉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过来套他的话。

    想到这里白泽天几乎把刚才的事情猜出了个大概,白晓树自己都不知道,他随意一句唬人的话,竟可使白泽天想到这么多,甚至白泽天可以用这些情报化被动为主动。

    而一旁的赫莉看到白泽天不说话,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心中不妙感觉愈来愈盛“不对劲,白晓树那家伙该不是骗我吧。”

    赫莉刚冒出这个想法,白泽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睛中透出智慧光芒“是这个呀,老朋友许久不见,你也笑一个嘛,干嘛一直寒着脸。”

    听到白泽天的话赫莉好似被泼了盆冷水,全身一片冰寒,瞪大眼睛,心中骇然无比“他在故意逗我笑?难道这东西真的存在?该死,这家伙知道了。”

    白泽天虽看着周遭的刀山刃片,灵机一动,计上心头,高喝出声“我知道一种秘药,就有这种特别的神效,我们做个交易,你把我放出来,我就给你造出这种药如何?”

    赫莉心中大恐,瞳孔不住颤动“真的有这种药,这……不,说不定是白泽天那家伙诈我,我倒要问问看他知不知道药名。”眼睛眯起,不死心问道“哦?那你说说这种药叫什么?”

    “哦,这个简单,据我所知,有种秘药叫含笑半步颠就有这种神效。”白泽天心中已暗暗算计,感觉赫莉已经上钩。

    果然,赫莉听到白泽天这句话,顿时心中委屈一下都涌了出来,眼中闪出水雾“你们白家没有一个好东西,白晓树是,你也是,想不到你们造出如此残忍的毒药,我恨你们。”

    巨大声音把整座刀山吹的一阵晃动,白泽天在其中一阵楞眼,捂住嘴肚里已笑翻了天,想不到自己儿子如此有才,竟骗赫莉到了这种地步。

    赫莉抽泣许久才平复下心情,狠狠问道“白泽天,快拿出解药,不然,今天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白泽天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招,一点也不在意“没所谓,反正我死了就没人知道解药了。”

    听到白泽天这句话,赫莉顿时气得像烧开的水壶,头上都冒出了青烟,立即就想发动整个地狱之力绞杀白泽天,但转念一想,白晓树已逃出幽冥界,算起来确实只剩下白泽天一人知晓解药。牙齿咬的嘎嘣作响,却下不了手,如果杀了白泽天,她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死于非命。

    趁着这个机会,白泽天继续推销他的计划“你该不是中了含笑半步颠吧,我们做个交易,如果你把我放出去我就帮你解毒如何?”

    赫莉听到白泽天这句话,心中想苦笑,但却硬生生压制住自己的冲动,生怕毒发身亡。也不是不想放出白泽天,但说起来一旦陷入地狱规则中,即使她这个界主也是没有丝毫办法的,想到这里,头不由自主的疼了起来,只有实情相告。

    “也不是不想放出你,要知道一旦陷入规则之中,只有两个办法,要么一个根源级的人物破开规则,要么地狱降临人间。”

    白泽天心中暗叹口气,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刚才还想最后努力一下,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又被无情的打回原地。想想这样下去也没什么用处,只有开始思考起其他事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