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458章 修炼(下)

正文 第458章 修炼(下)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

    黑暗中发出咯咯的声响,如果有灯一定会发现这就是白晓树牙齿打颤的声音。根本无力阻止魔力流向细胞,也就是说,从一刚开始修炼灭世雷亟,身体就已失去控制。

    一个细胞点亮后,第二个细胞也心满意足的吃饱,紧接着是第三个细胞点亮之后,白晓树身体中的魔力已经空空如也,这个时候让他惊骇的一幕出现了。

    没了身体中的魔力牵制,毒素开始在身体里爆窜起来,而冰黎本源只是死死守着心脏和脑部,白晓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毒素在全身其他器官流转,很快其他器官就渐渐衰竭。

    “这就死了,我特么是被活生生坑死的,啊!天哪,为何我死的这么凄惨。”白晓树内心嚎叫着,已经想到了自己七窍流血的模样。

    却不想第三颗细胞点亮之后,第四颗细胞再次传来巨大吸力,冰黎本源竟一阵摇晃,竟有守不住的趋势,心中大骇“我艹,还嫌我死的太慢,这是要我毙命当场的节奏。老子恨啊,老子还是个处男就这么在大好年华死于非命,不要啊,茉莉,明空,谁来救救我。”

    可能上苍听到了白晓树的祷告,突然,细胞一道大力传来,冰黎本源魔力竟和毒素一起涌入细胞之中,很快第四颗细胞就被点亮。

    白晓树手舞足蹈了半晌却也不见自己挂掉,这才冷静下来,仔细一看竟然毒素也化作滚滚洪流蜂拥进了细胞之中,顿时傻眼,反应过来,狂笑出声“哈哈……小爷我洪福齐天,想不到这灭世雷亟连毒素都可以吸收。”

    其实很正常,灭世雷亟这种功法是可以吸收一切能量的,而月见花为了杀白晓树可谓是下了大力气,用的毒素是一种可以不断吸收魔力缓慢成长的稀有毒素。

    刚好问题来了,既然是吸收魔力成长那么肯定自身就是一种特殊的魔力,而灭世雷亟可以吸收一切魔力不是开玩笑的,照样大口大口吃掉,一点也不挑食。

    这一小会儿,白晓树可谓是经历了大悲大喜,从天堂掉进地狱,又从地狱飞回天堂,搞的他精神已有些疲惫。

    愣愣看着细胞一颗一颗点亮,没多久身体中的毒素就被吸得一干二净,而细胞也点亮了8颗。大喜过望“嗯嗯,不错,不错,毒素已经清理干净,简直就是无病一身轻啊,哈哈……”

    却不想,第8颗细胞点亮之后,灭世雷亟一点停下的可能都没有,甚至吸力在渐渐增大,白晓树目瞪口呆,狂吼出声“我去,快停下,听到没有,停下,再吸老子就成人干了,我勒个擦擦。”

    结果不说还好,一说吸力猛地大了一节,一口气就把体内冰黎本源吞噬殆尽后吸收起他的血肉起来,白晓树一脸煞白,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可以预见他马上就会被吸成一堆淋淋白骨的样子,不由得悲从中来,忍不住嚎嚎大哭“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何今天就逃不过一死,我的命好苦啊……”

    白晓树的脏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竭下去,看样子已经命不久矣,就在这个时候,身体中那处神秘位置剩下的冰黎本源突然从那处地方冲了出来,代替魔力,开始在白晓树的身体里散发出清冷光辉。

    由于冰黎本源魔力太过强大,很快白晓树就被冻成一坨冰雕,又因为被冻之时毫无准备,他保持着那副夸张恐怖的样子。冰黎本源刚一出现想不到同时身体又亮起好几颗细胞同时传来恐怖吸力。

    白晓树都没来得及反应,冰黎本源形成的圆珠上面竟出现一道裂痕,看样子已经快挺不住。只能愣愣看着现在的情况一阵无语“我勒个去,什么情况。”

    这种情况刚一出现,突然,身体中那处神秘地方王圣一留下的那颗本源竟也飞了出来,散发出无匹神辉,细胞受到挑衅这还能忍,直接出现数十道强大吸力,好似狼群一般撕扯起王圣一本源。

    王圣一本源何其庞大,本身就是留下为白晓树进军圣魔导铺平道路的圣物,又怎么会被几个小小细胞吸干,在这种境地岿然不动,仿佛大山一般凝立在哪里,竟渐渐与细胞打成一种平衡。

    白晓树一阵愣眼,但身体又不能动,只能看着事情发生“啊唻?发生了什么?这又是什么鬼?好像事情朝着出乎意料的方向发展了。”这个时候他竟还有闲心吐槽。

    突然一个恍惚,又来到了那片荒凉沙漠,白愿望好笑的站在身前“呦,好久不见。”

    “哟个屁,你特么每次都推我,敢不敢正大光明的送我一次。”白晓树瞬间暴怒。

    白愿望呼呼直笑,脸上笑意贱的不能再贱,这个时候整片世界一阵颤动,竟然缓缓冒出一把把犹如山岳般的巨剑,上面勃发赫赫神光。看那数量好似和外面点亮的细胞一模一样。

    看着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白晓树一阵发愣,不由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白愿望耸耸肩,眼中竟可以看到一丝魅惑“没关系,别理这些东西,说起来,从现在开始你要一直在这里陪着我几百年,我们还是找点什么事做吧。”

    看到这张欠打的脸,白晓树感觉一道寒气直往上窜,不由得打了个机灵,连忙捂住胸口“你想干嘛?”

    白愿望握起拳头,吹了口气,理所当然“当然是玩一个打沙包游戏啦!”话音未落白晓树就看到一个砂锅大的拳头在眼前放大,不及反应就被一拳轰飞,鼻涕眼泪在空中飞舞不休。

    看似轻飘飘一拳却把白晓树击的飞出了数百米远,撞断了路上无数的残破铁剑。白晓树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看着渐渐接近的白愿望,明显没反应过来他这种说打就打的节奏。

    “你特么成功惹怒老子了。”手臂一撑就想爬起,结果白愿望压根不给他任何机会,一个恍惚就又飞了出去,脑海一阵炸响,仿佛一个车轮以各种夸张的姿势翻滚出老远。

    眼睛已睁不开,但嘴上却一点也不饶人“你特么别让老子起来。”

    “没所谓,我就是喜欢打沙包。”听到白愿望的声音,白晓树好像见到了鬼一般,翻个身竟想趴着逃走,白愿望明显不给他机会,又是一拳轰出,直接把白晓树打成一滩烂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