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443章 人体研究学者——婵婵

正文 第443章 人体研究学者——婵婵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白愿望一脸怜悯的看着白晓树,这家伙还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情况已经算是死了,而且死相极为难看。一脸惊恐的冻成冰疙瘩不说,看那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的样子,别人看起来一定很好笑。

    过了好半晌,白晓树才平静下来,露出疑惑神情“如果我死了应该是连意识之类的全部消散吧,而且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白愿望打个响指“不错,不错,挺聪明的嘛!说起来现在身体的形态十分古怪,按理来说应该是死了,但是灵魂却没有离去,一般来说,身体死去灵魂也就会随着身体逝去,但你的灵魂明显还在体内,就好像……”

    “好像什么?”白晓树急急问道。

    “呵……就好像与死亡失去了联系!”白愿望一脸诡异表情,轻声说出自己知道的事情。

    白晓树脸色一变,瞪大眼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白晓树那个样子,白愿望不由轻笑出口“很震惊嘛!”

    “何止震惊,你说与死亡失去联系?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白晓树嘴角不住颤动。

    就在这时,白愿望突然脸色一变,紧紧皱起眉头“不好,有什么东西在观察我们,你可以走了。”

    白晓树还没来得及反应,白愿望一把推到他的身上,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等回过神来,一张绝美的脸庞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

    “婵婵?”白晓树虽然看的到,但却不能动一下。

    婵婵看着白晓树几乎贴在他的脸上,害的白晓树心中不由一阵激动,当然,如果他的心脏现在可以跳动的话,那么现在一定已经快跳出胸膛。

    婵婵洁白的眉毛在白晓树眼前不住颤动,脸上闪出一丝恶略笑容“真是太好玩了。”

    话音刚落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条木枝,对着白晓树的眼睛就戳了过来,白晓树不能动,只能看着木枝接近,心中大骇“啊……婵婵,你这家伙要干嘛,别,我的眼睛。”

    即使白晓树如何呼喊,还是止不住婵婵这一根木枝的前进速度,很快婵婵就把木枝截在了他的眼珠子上,却不想可能由于整个身体变成了冰块树枝刺在眼睛上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婵婵一树枝刺在白晓树眼睛之上,只把上面刺出一道白印,吓的白晓树惊呼“啊……老子的眼睛,咦?不疼啊!”

    却不想婵婵看到白晓树眼睛之上只是出现一道小小的白印,竟然高兴的手舞足蹈“哇!这个好玩。”

    抬起树枝铺天盖地的朝着白晓树两眼刺去,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缩小的树枝,白晓树吓的心脏都快跳出胸口,虽然他的心脏还是一块冰块。

    突然,婵婵不知那一下可能力气过大,竟一下把白晓树的身体刺的摔倒在地,只听到一声碎响,白晓树吓的差点魂飞魄散“啊,我的身体要碎了,要碎了啊,婵婵你大爷,特么别玩儿,老子要给你玩儿死了!”

    婵婵也被这种突发情况吓了一跳,连忙一个闪身跳开,结果倒在地上的白晓树全身布满裂痕,婵婵一阵惊悚,却不想,一阵碎响过后只是白晓树的衣服全部碎成了无数冰渣。

    婵婵顿时瞪大眼睛,全身泛红,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看到这种神转折,倒在地上的白晓树心中哈哈大笑“小样儿,叫你嚣张,来啊,老子就在这里,你看啊,怂样儿,哈哈……”

    白晓树心里正得意洋洋,却不想婵婵突然手指滑开一道缝隙偷偷看着他的**,眼睛透露出一丝好奇,白晓树心中一突,笑声戛然而止“呃……这家伙想干嘛?”

    看到白晓树一动未动,婵婵竟胆大起来,放开手指,大步走到他面前,用脚尖点了点他的身体。

    白晓树身体一阵摇晃,愣眼的看着婵婵,心中吼道“你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吧,老子可是个裸男,裸男啊……”

    看着白晓树没有反应,婵婵才拍拍胸口嘴角浮现一缕坏笑,拿着木枝轻轻一挑把白晓树挑的平躺在地,又跳又笑,嘴里发出赞叹之声“哇,想不到这家伙这么有料啊!”

    趴下身关照白晓树的重点部位,发出啧啧之声“啧啧,还不小呢,比以前见过小朋友的大多了。”

    白晓树眼睛都快喷出火来,心中已经惊涛骇浪“我艹,好羞耻啊!婵婵,你这家伙……”

    婵婵带着探寻目光,发出阵阵赞叹之声“原来这就是‘金鱼’呀!”看那样子如果不是白晓树身上冰寒过甚,恐怕婵婵都要忍不住亲手摸摸看看是什么感觉。

    白晓树羞怒交加,不自觉的引动了身体中魔力共振,不经意间魔力开始在身体中渐渐流转,而随着魔力运转,身体中那一丝丝寒意渐渐被他的魔力同化,顿时又增长了一大截。

    婵婵舔着嘴,趴在地上看的满意不已,结果不想白晓树身体一阵咔咔作响,血液和心脏同时涌动起来,身体刚一恢复知觉,不顾婵婵色色的目光,跳起来光着屁股爬起来就跑。

    婵婵吓了一跳,直到闪亮的白晓树消失在圣剑殿尽头这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满脸羞红,眼睛差点凸出眼眶“他活了,他竟然活过来了,啊,怎么办,他一定看到我刚才的样子了,啊……”捂住脸重新化为了王者之剑。

    直到白晓树铁青着脸再次出现在圣剑殿外,不知是因为太过寒冷,还是被婵婵气的。左右找不到婵婵的人,最终在他冻呆的那块地方发现了又变成一片废铁的王者之剑。

    这才怒气勃勃的冲到王者之剑的身前“婵婵,老子知道你醒了,快给老子出来,老子保证不把你拍成小饼饼。”

    王者之剑在地上一动未动,白晓树气的直跳脚,却拿一根铁片毫无办法。

    指着王者之剑骂了好半晌,王者之剑还是那个死样子,看到婵婵装死白晓树这还能忍?灵机一动一个坏主意就浮上心头,抱起王者之剑放入怀中,手指仿佛两根柳枝,轻轻抚摸而过,好似在抚摸情人的肌肤。

    一边摸还一边啧啧出声“啧啧……哎呀真是光滑呀,好久没摸到这么爽了,哎呀呀……”心中却恶略想到“叫你丫装,装,有本事就别出来,老子继续摸。”

    果然,没过多久,婵婵就忍不住了,王者之剑一阵跳动,突然婵婵就以一个十分暧昧的姿势出现在白晓树怀中,脸上不知是害羞还是怒意,一片通红,抬起巴掌对着白晓树的脸就是一巴掌“你这个无耻的y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