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380章 惊天秘闻

正文 第380章 惊天秘闻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

    白晓树也不惊讶,在联系不到茉莉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这种可能,张香香既然敢在这里等着他,想必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定定神,抬起头,傲然独立,他早就有一肚子话想问问张香香了,今天正是个好日子“张香香,我白晓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迫害我到这种程度?看你也到了b级5层的实力,难道有什么事就不能正大光明的打一场,干这种事情我都替你不齿!”一边说话一边偷偷为从赵明空处讨来的记录戒指注入魔力。

    看到白晓树,张香香不知是激动还是怎的,全身忍不住颤抖起来,她曾无数次祈求这个男人活着,这样就可以亲手把这个他千刀万剐,却又无数次害怕再次面对这个男人。而现在这个男人活生生站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激动一瞬间后竟然平静了下来,低着头嘿嘿冷笑,好似一点都没听清楚白晓树话里的意思“哈哈……白晓树,想不到你会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好,好得很。”

    就在张香香冷笑的时候,白晓树在仔细的观察这个对手,他实在想不懂张香香为何把事情做得如此决断,不给他留一丝活路,至使他身败名裂不说,还险些命丧九泉。这一切都塞在白晓树脑海里,焦急夹攻之下竟然一片浆糊,越想越不明白“难道是为了根源之力?为了根源之力至于这样?我死了她能得到根源之力吗?”

    张香香脸色蓦然一变,怒指白晓树“你一定想不明白为何我要针对你,是吧!”

    白晓树眼中目光闪烁,心道“哦?看来她想自己说出来,正好少让我动脑子。”

    不想,张香香却问了个古怪问题“你见过自己爹爹活生生被仇人逼死在眼前吗?”

    白晓树皱起眉头心中疑惑万分“她到底在说什么?这个问题难道和她迫害我有关系?”

    张香香说着说着不自觉泪流满面“你一定不明白这种感觉,但是我,我明白。现在就帮你回忆回忆,3个月前,策娟城,张家,就是你亲手逼死我爹爹张家家主张旭飞。”

    白晓树猛然瞪大眼睛,一个可怕想法在心底涌现,脱口而出“你是张家余孽?”说出来白晓树就后悔了,根据刚才张香香说的,白晓树心底不住苦笑“难道她当时也在张家主书房?但她到底是怎么逃过那一次惊天爆炸的?”

    张香香仰天长笑,眼里流出丝丝红线,仔细一看赫然是鲜红血泪“没错,我就是你们嘴里的张家余孽,我张家确实有过,但绿野仙踪学院也太过残忍,全家上下184口,最后连畜生都不放过,尤其是你,这个绿野仙踪学院的首席刽子手。”

    白晓树被张香香喝骂的脸色惨白,他从来没有想过之前为了救赵明空的举动会造成如此后果,虽然再来一次他还是会义无反顾,但肯定会努力阻止这个结果,张张嘴想反驳张香香说张家那些人并不是他杀的,想想其实整个张家之死确实和自己脱不了关系,一时之间竟然哑口无言。

    看着白晓树不答话,张香香继续说出一个惊天事实“你知道张家为何要得到长孙家的那件东西?”

    白晓树恍然惊醒“为何?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张香香寒着脸,眼中放出滔天恨意“长孙家一直以魔法界正道自居,其家传圣系魔法,千万年来救人无数,但就在几千年前,长孙家遭逢大变,虽被各方势力营救,最终也元气大伤。

    当时长孙家主为不使子孙后代再历经这种惨剧,悄然启动了一个绝密计划——重生。”

    白晓树愣愣的看着张香香,张大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香香却自顾自的说起来,而白晓树也在张香香的讲述中眼睛越瞪越大。

    所谓的重生就是打通幽冥界与里世界的通道,长孙家有圣系魔法护体,可以轻易出入幽冥界,这样只要在幽冥界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重新找回逝去灵魂,那么肉体也就会复活过来。

    长孙家主当时有着sss级4层实力,当然打开通道后可以镇压幽冥,但是他从没想过他死后会怎么样?他死后,幽冥果然解开封印,差点杀到里世界,那一战长孙家几乎全族尽灭才勉强封印幽冥通道。

    如果幽冥降临人间,以前死去无数年的亡灵都会一一复活,到时只会涂炭生灵,要知道历史上不知多少圣魔导陨落,那些圣魔导的灵魂一旦回归,恐怕现在的十大圣魔导也不是对手。

    天理教现任教主得知这种秘闻,觉得这种悚人东西掌控在长孙家太过可怕,所以就密令张家不惜一切夺回可以打开幽冥的那件东西。

    张旭飞当时虽也贪心长孙家无数年得来的财富,但也知道关系重大,所以就秘密处决了守护那件物品的长孙支脉。致使现任长孙家主长孙娜蓓勃然大怒,最终遭到灭顶之灾。

    听到张香香的讲述,白晓树眼中顿时迷惘起来,以前他以为正就是正,恶就是恶,只有正义一直常在,才会守护世间众人,但现在他也说不准到底什么是正,什么是恶!

    他以为他贯彻的就是正义,但是他守护的正义却在背地里做出这种悚人惊闻的事情。这个事实对于白晓树的冲击太过巨大,震的他久久说不出话。

    张香香眼中闪过无限痛苦“我们张家在这场势力争夺之中只不过一颗小小棋子,却不想就被这种无聊事情灭门,何其凄惨。我只是一个小女人,对我来说绿野仙踪学院确实无可匹敌,但是我恨!我如何报得大仇?所以我只有把所有恨意都倾泻在你身上,才可以睡个好梦。”

    白晓树牙齿咬的咯嘣作响,拳头紧紧握在一起,本身对绿野仙踪学院的最后一丝好感也随风而去。每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想起了当时离开表世界雷动老人的话,顿感世事变化无常,心中憋闷不已,恨不得大吼几声才可以抒发心中烦闷。

    许久之后白晓树才吐出一口气,眼神渐渐清明“你可以恨我,甚至可以把所有恨意都倾泻于我身上,但不管你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你都不该动我身边的人。

    我白晓树是个小人物,但我也是拼了命守护这一份简单的幸福,我不懂什么大道理。”说道这里白晓树眼中冒出丈许冷芒,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但谁敢动我爱的人,我…就…杀…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