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328章 张旭飞旧事

正文 第328章 张旭飞旧事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白晓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埃布尔和屠冠两人合力扶着,眼前就是曾经探查过的偌大张家。

    四周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卫兵,黛西拿着短弓在天空巡视,有她在恐怕没有人可以突破天空这条防线。

    白晓树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突然传来一声“主人,你醒了。”转过头去,发现茉莉小心翼翼端着一碗清水慢慢走了过来。

    白晓树胸中顿时涌过一丝暖流,埃布尔和屠冠对视一眼连忙扶着他坐下,茉莉把水递到他的嘴边“主人,好点了么。”

    白晓树活动一下酸麻的手臂,接过茉莉辛苦打来的水“好多了。”大口喝了一口,却不想一下被呛的咳嗽不已。

    茉莉不知从哪变出一条手绢,帮白晓树轻轻的擦着嘴角水渍,白晓树拉住茉莉的手两人眼中好似有千言万语,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旁边的屠冠实在忍受不了,冷哼一声“你们两个,现在是公众场合。”

    茉莉脸色一红,连忙缩回了手,不敢看白晓树,白晓树也连忙岔开话题“屠师兄,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屠冠一脸冷漠“等城主过来,正式开始。”

    屠冠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金属铠甲的中年人,就出现在白晓树的视野之内,中年人匆匆走到空姬面前,单膝跪地“安木拓拜见空副院长。”

    空姬冷哼一声“安木拓,你可知罪?”

    安木拓满脸惶恐,连忙低下头“小人不知。”

    空姬直接道出实情“张家勾结天理教,屠灭清水里长孙支脉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安木拓额头冷汗溢出“小人不知,请大人明鉴。”

    空姬直勾勾的看着安木拓,好似要看穿他心中所想。安木拓心中狂跳,忍着恐惧,直直看向空姬,半晌之后,空姬终于结束这已久的沉默“随后,我会调查,现在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安木拓连忙低下头“大人请讲,只要安木拓能办到的,一定不负大人所望。”

    空姬满意的点点头,脸色骤然一变,拿出一卷带着火蜡的文书递给安木拓“张家勾结魔教,其罪当诛,这是院长手谕,全家上下,鸡犬不留。”

    安木拓瞳孔急缩,双手颤抖,恭敬接过,悄然站起“诺。”

    突然,空姬好似想到了什么,手掌轻压“慢!”

    正要下去的安木拓连忙停下,看向空姬,只听空姬转头看向白晓树,清喝一声“白晓树,死了没有,没有就给我滚过来。”

    白晓树翻翻白眼,心道“还让不让人活了,受了重伤,还安排事情,我勒个去。”连忙小步走到空姬面前,抱抱拳“空副院长有什么吩咐?”

    空姬好似懒得理白晓树“着,白晓树为观察员,轩辕小寻、茉莉两人辅助,屠灭张家,鸡犬不留。”

    白晓树顿时脸色难看下来“空副院长,这不好吧,你们灭门让我去干嘛?”

    空姬脸色一冷,滚滚气势猛然压向白晓树“你敢不答应?”

    一瞬间,白晓树感觉大地好似一下拉长,周遭的人们好似渐渐模糊离自己远去,而空姬的身躯无限增大,最后高耸入云仿佛天柱一般。

    白晓树张大眼,瞳孔不住颤动,感觉身体中刚刚恢复的伤势,好像又要发作,就在这时,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耳旁又传来周遭乱哄哄的声音,就这一会儿,他的额头已经爬满冷汗,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白晓树才知道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到底有多恐怖,空姬声音传来“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白晓树脸色苍白,冷声道“我还有反抗的余地么?”

    空姬不想多说,挥挥衣袖“去吧。”

    白晓树苍白着脸走到茉莉身边,而听到空姬命令的轩辕小寻也快步走了过来,茉莉和轩辕小寻对视一眼,直接各自别过了头。

    安木拓走到白晓树身边,拱拱手“白大人请。”

    安木拓话音刚落就听到,整个结界传来一声轰响,砰然爆碎成无数碎片。

    白晓树看着已经被卫兵打开的大门,咬咬牙“安木城主请。”

    随即四人走进张家,白晓树闻到一丝血腥传来,抬眼一看,当即愣在原地,原来,入眼竟然是一片残肢断体血淋淋的场面。

    茉莉惊呼一声连忙趴在白晓树怀里,轩辕小寻也脸色苍白,但却硬生生忍住了胸中翻涌……

    时间回到白晓树刚醒来之时。

    此时张家家主张旭飞正在激烈的争论,如果白晓树在场一定会惊的合不拢嘴,因为,现在和张旭飞争吵的正是曾经与白晓树在学院山下坊市起过冲突的张香香。

    张香香满脸急切“爹爹,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张旭飞摇摇头,眼中尽是黯然“我不能走。”

    张香香情急之下就直接拉住了张旭飞的手“爹爹。”

    张旭飞却一动不动,转头看向旁边的张悦悦“悦悦,你明白吗?”

    张悦悦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她怎么能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绿野仙踪学院不见到整个张家的尸体,恐怕会誓不罢休,她和张香香两人都已经自身难保,何况别人。

    张悦悦点点头“明白。”

    张旭飞听到张悦悦明白,松了口气,身形一动,骤然出现在张香香背后,一掌就把张香香击晕在地“早在香香出生的时候,我已经把她在张家族谱上除名。”

    张悦悦睁大了眼睛“家主,这……”

    张旭飞好似有些释然“是的,我早知道有这一天。张家本身早在200年前就应该灭亡,而我就是那个时候活下来的亡灵。

    200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的事情,如果给我时间,我也不会这么急切。50年前,为了使张家崛起,我找到天理教寻求帮助。

    但是天理教是什么势力,又怎么会为我这个普通人轻启战端,于是我就和他们来了一场交易。”

    张悦悦被这个事实震得说不出话,张旭飞颓然苦笑,好似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我帮助天理教从炼狱拿出一样东西,而天理教从此世世代代保护张家后裔。

    当时一十八人进入炼狱,在炼狱之中我们遇到了,极为恐怖之事,只有我和闻开达两个人活着回来。

    闻开达因为那件事修为大损,一生只能动用3次魔力,从此几乎沦为一个废人

    人,而我,也被阴灵浸体,受到了难以治愈的重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