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285章 被捉

正文 第285章 被捉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

    白晓树和茉莉无聊的在附近翻动着资料,这时又传来一声黛西和亚伯拉罕夸张的笑容。

    白晓树翻翻白眼“茉莉,那家伙真的是黛西么?”

    茉莉回头看了一眼与亚伯拉罕笑成一堆的黛西,差点一头撞在书柜上“应该,是吧。”

    白晓树耸耸肩“黛西笑起来太可怕了。”

    茉莉又回头偷偷瞄了黛西一眼“今天黛西颠覆了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白晓树对着茉莉做了个鬼脸“原来黛西那家伙还有形象,抱歉,我竟然不知道。”

    两人都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相视一笑。

    黛西的声音传来“晓树,快过来。”

    白晓树对着茉莉扬扬眉头,惹的茉莉偷笑不已,轻松的走到黛西和亚伯拉罕身边“嗨,黛西导师,叫我有什么事么?”

    黛西努努嘴“坐下。”

    白晓树顺手把椅子摆正,端端正正坐了上去“您好,亚伯拉罕先生。”

    亚伯拉罕非常和蔼,听到白晓树的称呼哈哈大笑“这个小家伙很有意思。”

    黛西拍拍白晓树的肩膀“别看他这样子,他可是我的关门弟子。”

    亚伯拉罕在白晓树的胸前锤了一拳“结实的小子,黛西你的眼光不错,是我我也忍不住收他为徒。”称赞完白晓树,亚伯拉罕站起身“要来杯红酒么。”

    白晓树感觉十分尴尬,在两人之前几乎插不上话“黛西,我们是不是该干正事了?”

    黛西白了白晓树一眼“我们现在就在干正事,喝酒,叙旧,既然我来了,你就要按我的规矩办。亚伯拉罕,来3杯。”

    白晓树一脸无奈的靠在了椅子上,心情复杂不已“好吧,你说的对。”

    亚伯拉罕从一边的柜子上拿起一瓶看起来布满灰尘的酒瓶,手指一动就弹走了上面的橡木塞“

    黛西,你这家伙每次都很会找时间,这瓶酒我都藏了60多年了,时间给了它更丰富的味道。今天,我们就把它消灭掉,直到喝干最后一滴。”

    黛西眉开眼笑“如你所愿。”

    亚伯拉罕熟悉的从柜子拿出了四个干净的水晶杯,小心的把红酒倒了进去,先是递给了白晓树两杯,随后递给了黛西一杯。

    白晓树起身把红酒端到茉莉身边,茉莉看看杯子的红酒“主人,对于酒我没有什么研究。”

    白晓树看了一眼相谈甚欢的黛西和亚伯拉罕“尝尝吧,听说放了60年,应该还不错。魔法界就是好,一瓶酒即使放了60年自己也还可以喝到。”随即小小喝了一口,只感到一股特别的甘甜涌入了心间。

    白晓树一脸陶醉“不错,确实是好酒,亚伯拉罕还是很会招待朋友的。”

    茉莉尝了一口,眼睛一亮“真的很好喝,好像还有些特别的香料在里面。就像,就像……”

    白晓树满脸好奇“就像什么?”

    茉莉又轻喝了一口“就像漠铁蜥蜴的眼泪。”

    白晓树打了个机灵“漠铁蜥蜴的眼泪是什么鬼?你什么时候变成品酒师了?”

    茉莉抬着头思考了一会儿“主人,相信我,我只是一个炼金术士,因为以前炼过相关的药品所以对于这种药材非常熟悉。

    它是一种十分剧烈的迷药。”

    白晓树大惊失色,提高了声音“迷药?”

    黛西听到了白晓树的声音,转过头来蓦然觉得白晓树的身影有些模糊,揉了揉眼睛“晓树,你刚才说什么?”

    白晓树看着摇摇欲坠的黛西,蓦然自己的眼睛也有些模糊,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哦,糟了。”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白晓树醒来,他发现自己和黛西被绑的像个粽子一样,坐在一个黑漆漆的牢房之中。

    黛西一脸尴尬“你醒了。”

    白晓树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黛西,你的朋友待客还真是独特。”

    黛西脸上一红“他现在已经不是我的朋友了。”

    白晓树扫视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茉莉的身影,咒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传来,想来以茉莉之能应该已经逃脱出去。

    一阵脚步声传来伴随着亚伯拉罕的声音“哦,黛西我的朋友,在这里住的还好么?”

    黛西一阵气急,想要挣脱绳索,却发现自己体内的魔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无踪,恨恨的跺跺脚“该死,魔力被封印住了。”

    白晓树翻翻白眼,心道“为何和黛西一起就这么倒霉,平时我哪会中这种低级的陷阱。”

    亚伯拉罕的身影出现在牢房之前“黛西,别挣扎了,漠铁蜥蜴的眼泪,只需要一滴就可以麻痹一头龙的神经,让它大睡三天,而且之后的一个月都无法动用魔力。”

    黛西脸上闪过一丝妩媚“坏家伙,捉住我有什么目的?”

    亚伯拉罕耸耸肩“问问你的徒弟,他可是很能干的,在清水里连根拔除了我们一个分舵。”

    黛西一愣“什么意思?”

    白晓树听到亚伯拉罕的话,真想捂住自己的眼睛,如果没有身上的绳索的话。

    可能因为漠铁蜥蜴的眼泪黛西头脑有点不清晰,转头看向白晓树“你在清水里动学院的势力了么?清水里那个小地方有学院的势力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白晓树一脸无奈“黛西,他说的是杯弓蛇影。”

    黛西这才反应过来,苦笑出口“哦,该死。”

    白晓树挣扎着爬起“那么亚伯拉罕先生,你把我们绑来想干什么呢?”

    亚伯拉罕耸耸肩“不想干什么,只是想等待这次事件过去而已。”

    白晓树一脸无语“这次事件过去?那要多久?”

    亚伯拉罕一脸无辜“可能一百年,也可能两百年。”

    白晓树感觉一阵头疼“具体多久你也说不准吧,你怎么不直接杀了我们。”

    亚伯拉罕努努嘴,看向黛西“黛西可是我的朋友。”

    白晓树一脸讥讽,学着亚伯拉罕的口气“黛西可是我的朋友。”

    黛西听到白晓树的话,气的直跳脚“我没有他那样的朋友。”

    白晓树找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好吧,你们叙旧吧,我要睡觉了。”

    黛西看向白晓树“你就这么放弃了?快起来。”

    白晓树睁开一只眼“起来干什么?没有魔力,也解不开绳索,即使解开绳索你指望用血肉之躯打开这扇加固过的魔法门么?”

    亚伯拉罕打了个响指“聪明,晚饭会有人送过来,顺便解开你们的绳索。”也不啰嗦,转身就走。

    黛西冲到门前“亚伯拉罕,你给我回来,该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