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95章 恶魔的首席门徒

正文 第95章 恶魔的首席门徒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

    距离x医生消失已经过去了三天,而微笑死亡事件就此终结。白晓树此时和茉莉在安桐市一片无人的山区里,默默的修炼着。

    白晓树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王悠悠受伤,茉莉受伤,如果不是自己手上有生命泉水,如果茉莉没有自愈能力,剩下的他不敢想象。

    不管是谁受伤还是怎么样的,恐怕都不是他现在可以承受的,虽然和茉莉在一起只有短短的2个月,但是他发现他已经完全离不开茉莉。王悠悠虽然以前并不熟,但是自从知道自己老爹的那层关系之后,白晓树就把她完全当成了自己的姐姐。

    白晓树感觉好像生活的层层终压快要把他压的喘不过起来,他却只能无力的挣扎下去。他深深的知道,即使他踏入了魔法界这片未知的世界,但是他还是一介凡人。

    白晓树喘着粗气,天色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他已经背着一颗手臂粗的小树跑了60公里,但是他还是忍受着身体传来的疼痛感继续在林间奔跑。茉莉有点不忍的看着白晓树“主人,你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白晓树默默的点点头,放下负重,盘膝坐起来,拿出一把月光石,进入修炼状态。茉莉叹了口气,眼里闪过一丝担忧。默默坐在白晓树旁边静静看着他修炼魔力。

    天明时分,一丝晨光照耀在了白晓树的身上,他蓦然睁开了眼睛,从空间戒指拿出了一大堆的月光石,放在他的四周,随即他的身体就生出了一道强力的吸力,瞬间把月光石中的魔力汲取干净。白晓树眼睛精光大放,脸上露出了喜色。

    茉莉的声音传来,“主人,你突破了?”

    白晓树点点头“恩,终于进阶e级第三层了。这下终于又往前走了一步了。”

    就在白晓树苦于修炼的时候,西京省又出现了大事,各地相继出现灭门惨案,甚至连家中一只家畜都不放过。

    而王悠悠早已经急疯了头,她已经去过一个现场了,其作案的残忍程度简直令人发指。全家被杀害之后,还被分尸,血迹流的满屋都是,最可怕的是凶手竟然用鲜血在屋子画满了五角星的图案。王悠悠当即就把这个情况上报了国家,而国家了解事情之后,就派出了特勤科在附近开始调查,但是这个凶犯一时出现在这边一时出现在那边,特勤科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跑东跑西简直苦不堪言。

    白晓树和茉莉终于悄然走出了森林,重新回到公安厅附近的酒店住了进去,而王悠悠很快就收到了白晓树住进酒店的小心,当即就赶了过来。

    王悠悠敲开门的时候,白晓树和茉莉正在吃东西,白晓树打开门,王悠悠直接就冲了进来。

    “晓树,快跟我走,十万火急。”

    “干嘛啊,悠悠姐,我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

    “别吃了,又出人命了。”

    “这次又是什么情况?”

    “这次事情大条了。”

    “悠悠姐,有多大条啊?”

    “特勤处说这次的人跟三十年前国际上消失的一个s级通缉犯的作案手法很像。”

    “我去,30年前,我都要叫爷爷了吧。怎么感觉近期事情有点多呢,老古董都爬出来了。”

    “哎呀,别bb了,快跟我去现场。”

    随即白晓树和茉莉就被王悠悠硬拖到了现场。

    白晓树看到满是血污的恐怖房子,脸色当即就阴沉了下来“人渣,这种人渣死一万遍都不够。你说他以前在国际上出现过?”

    王悠悠点点头“他被国际通缉了3年,最后人间蒸发了,有人说他死了。”

    白晓树眯着眼连续问了起来“他叫什么?有什么绰号没?有没有人见过他?”

    王悠悠的眉头皱起“他只有绰号,没人见过真面目,人都称他为恶魔的首席门徒。”

    这时茉莉有了新的发现“主人,这里每个五角星都有着魔力的痕迹。”

    白晓树听到茉莉的话,脸色大变“果然是魔法界的人干的么?”

    茉莉沉重的点点头“是的。”

    白晓树看着满目苍夷的现场闭上了眼睛“茉莉有办法追踪么?”

    茉莉摇摇头“没有媒介,即使有魔力残留也没有办法追踪,凶手手法很老道,没有留下任何的媒介。”

    白晓树叹了口气,大步的走了出去。

    三人就这么走在了大路上,王悠悠也沉默了许多。

    白晓树好像想到了什么“悠悠姐,这件事情,特勤处那边查出什么东西了没有?”

    王悠悠摇摇头“特勤处那边也毫无进展。”

    白晓树走着走着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悠悠姐,这个恶魔的首席门徒他以前是在哪里作案的?”

    王悠悠不知道白晓树想什么,直接回答道“在欧洲那边。”

    白晓树眼睛一亮“欧洲那边?那就是说他有可能是个外国人?”

    听到这里王悠悠也明白过来,连忙一脸喜色的拿出电话打了起来“喂,是特勤科么?对,我是王悠悠,我有情报要汇报……”

    许久之后王悠悠挂断了电话,舒了口气“晓树,你太聪明了。”

    白晓树摇摇头“我只想快点抓住他,这样大家才能得到安定幸福。”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金发的外国男人,正在路边为一只受伤的小狗包扎伤口。包扎完之后又帮助一位老奶奶过了马路,随即顺手给一位乞丐丢下了几块毛爷爷。

    白晓树欣喜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悠悠姐,你看,不管是哪里出生的人,他们的心里都有善念。为什么同是外国人,总有人好,总有人坏。哎,算了,不想了。”

    茉莉却怀疑的盯着那个远去的金发外国人,眉头拧在了一起。白晓树感觉到了茉莉的奇怪“茉莉怎么了?”

    茉莉直直的看着在远处消失的金发外国人“那个外国人身上有很浓重的血腥味。”

    白晓树没听清楚“什么?血腥味?是不是它刚才为小狗包扎伤口身上粘上了它的血迹了。”

    茉莉摇摇头“我说的是人血的味道,不是动物血。”

    白晓树大惊,连忙看向金发外国人消失的方向“什么?”一股寒意蓦然从他的脚底窜了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