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我的女仆是恶魔 正文 第91章 微笑之殇

正文 第91章 微笑之殇

目录:我的女仆是恶魔| 作者:空明音| 类别:都市言情

    ♂

    听到廖涛和郑超走远,茉莉高兴的跳了起来“主人,主人,那块绯钻即使在里世界也非常值钱呢。”

    白晓树眼睛一亮,连忙拿出绯钻盒打了开来,又是一股惊天的魔力波动扑面而来,白晓树只用手指接近了一下绯钻,就感觉一道巨大狂暴的魔力,沿着手指直接涌入了自己的身体。

    白晓树大惊之下,连忙运起元素锻体术和根源术抵抗,只见这道巨大的魔力横冲直撞下,本身到了e级第二层的瓶颈轰然碎裂,白晓树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去,这也太狂暴了,我才碰了一下它,就突破了。”

    茉莉抿嘴轻笑“主人,你胆子也太大了,向你这个境界就感用手去碰绯钻。”

    白晓树一脸黑线看着茉莉“谁跟我说过这东西不能碰的?”

    茉莉眨眨眼睛,似乎有些尴尬“呃……好像是没说过呢。”

    西京省省府安桐市,公安厅,王悠悠办公室。

    近期由于整个西京省出现了许许多多古怪死亡的患者,各大医院纷纷报了警,而王悠悠正在焦急的踱着步,一脸急躁“该死,该死,怎么都是这种奇怪的死法?”

    原来所有死者都是得了绝症的患者,而且前一天都好好的,第二天就突然去世了。尤其是都带着微笑蓦然死去,这种事情一下就震惊了整个西京省。甚至不止一座医院是这个样子,几乎多个医院同时出现了这种情况,医院解释不了原因,很快就被愤怒的患者包围。

    王悠悠刚上任,对一切都还不熟悉,突然就出现了这种诡异的案件,叫她感觉到棘手不已。思考了许久之后,她还是凭借多年来的经验,嗅出了这件案件的不寻常之处,最终决定,打给白晓树电话。

    白鹭市,飞机场。

    白晓树和茉莉刚走进机场大厅,电话就响了起来,白晓树一看竟然是王悠悠的电话,连忙按下了接听键“悠悠姐啊,今天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我?”

    “你从澳户度蜜月回来了?”

    “呃……刚下飞机。”

    “你现在忙不忙?”

    “不忙,不忙,悠悠姐你说。”

    “那你快点到西京省省府安桐市来,我有重要事情找你。”

    “悠悠姐,你说吧,到底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好吧,西京省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难道又死人了?”

    “是死人了,而且都是身患重症的病人,按理来说他们在医院的治疗下还是可以支持一段时间的,但是就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诡异的是,这些患者死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微笑。这起案件牵连了众多西京省的知名医院,现在已经引起了国家的注意。哎,我刚上任,对什么都不太熟悉,上级就把这个棘手的案子给了我,太难办了。”

    “悠悠姐,你别着急,我和茉莉现在就赶往安桐市。”

    “我感觉这件事情很可能和魔法界有关系,毕竟这些诡异的事件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好的,悠悠姐,你到时候去安桐市的长途车站接我和茉莉就好了,到了之后我们去现场和停尸房看看情况再说。”

    “嗯,好的我现在就去安排,你上车了给我个电话。”

    “好的,悠悠姐。”

    王悠悠挂断了电话。白晓树眉头皱起,眼里露出思索的光芒。这时,茉莉抱住了白晓树的胳膊“主人,出什么事了么?”

    白晓树叹了口气“恐怕我们两个没时间休息了,这次事情大了,整个西京省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突发死亡的人。死者都是身患重症,面带微笑而死,这种事情太非比寻常了。”

    茉莉眨眨眼睛“主人你是怀疑是魔法界的人干的?”

    白晓树点点头“应该脱不了干系,但是到底什么人可以做到这种事?”

    茉莉歪着头想了想“之前那个雨夜屠夫胖子不就可以做到么?”

    白晓树听到茉莉的话瞳孔微缩“但是他已经死了,难道……”

    茉莉点点头“有可能他有同伙,而这次就是他同伙干的。”

    白晓树眉头挤在了一起“同伙?如果他有同伙当时为什么要看着他死?难道他的同伙距离很远?不对,当时听特勤科的哪位雷爷爷说过,他好像突然失踪过几年,疑似被某个大组织保护起来了。难道……”

    茉莉也不敢相信白晓树这个脑洞大开的想法“主人,你说他背后真的有一个什么组织?”

    白晓树突然回忆起了很多事情,一道一道的出现在眼前,首先是王悠悠那次被刺杀的时候,出现的服务员死的时候好像说过会有人为自己报仇,毒蛇死的时候也说过同样的话,想到这里白晓树的脑子一下就乱了起来,狠狠的敲着自己的脑袋“到底怎么回事,真是头疼死了。”

    茉莉帮白晓树揉了揉额头“主人,现在当误之急就是先赶到王警官那边,说不定去过现场就有了线索呢?”

    白晓树叹口气,随即就与茉莉两人急急往长途车站的方向行去。

    安桐市,第一人民医院。

    一个得了食管癌的老人,痛苦的看着睡着的妻子,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我有罪啊,我一个要死的人,要死了还给家庭带来这么大的伤害,花光了家底就不说了,还一天忍受着这种痛苦,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时一位医生走了进来“你很痛苦么?”

    老人双眼无光的看看医生“我现在只想死,这样才能解脱我自己,解脱我的家人。但是我现在连动动手指都没有力气。我也想过闭气而死,但是反而给家里造成了更多的麻烦。我活着就是一种罪,一种罪啊……”说着老人竟然像小孩子一般呜呜的哭泣起来。

    医生拿出了张纸巾“那叫人家来帮你吧,你只需要安静的睡着就好了。”

    老人惊喜的看着医生“真的么?真的可以么?”

    医生点点头“看着你这么辛苦,人家真的都于心不忍了。”

    老人努力的点点头“谢谢您了,谢谢您了……”随即眼里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医生叹口气“好好睡一觉吧,祝你有个好梦。”

    听到医生的话,老人,高兴的闭上了眼睛。医生拿出一个针管,里面是一些紫红色的液体,他把针管拿到自己的嘴边,轻轻的念了一个什么字,只见那些紫红色的液体竟然散发出幽幽的荧光,随即就把这种液体注射进了老人挂着的液体之中。

    老人好像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就这么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