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690.第1676章 出口(上)

正文 1690.第1676章 出口(上)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老王听我这么一问,饶有深意地望了望我,笑道:“九伢子啊,几年不见,你没以前那么老实了啊!”

    我一怔,立马明白他意思,他这是说我忽悠他。

    难道是哪句话说错了?

    不对啊,我刚才所说的话,应该没问题啊,按莫梁的说法,老王是十八罗汉里面的人,再根据结巴所说,我父母也是十八罗汉的人。

    我说他们三人是十八罗汉里面的人,没错啊!

    我所说的第二句,说老王曾得罪过一个人,这话也不会有错啊,毕竟,人生在世,谁没一个或几个仇人的,更何况老王还是十八罗汉里面的人,他的仇人绝对不少。

    换而言之,我所说的这两句话都没问题,难道是第三句?

    我第三那句说的是王一秀的失踪可能跟那人有关。

    这话也没错啊!

    我仅仅是猜测,并没有用肯定的语气。

    如果真是这样,那老王是怎么看穿我的?

    闪过这念头,我没急着回答老王的问题,而是笑了笑,说:“老王,你说什么勒,我还是跟以前一样老实。”

    “是吗?”他笑了笑。

    我疑惑道:“难道不是吗?”

    他瞥了我一眼,笑道:“你个小孩子,别瞎打听什么事,好好干你的抬棺匠行了,等时机成熟了,该让你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

    好吧,我算是彻底明白老王的意思了,他是铁了心不想跟我说实话,不过,我并没有此放弃,而是问了一句,“对了,老王,蒋爷受伤了。”

    “什么?”他惊呼一声,不可思议地盯着我,颤音道:“九伢子,这事关乎重大,你可别瞎说。”

    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我骗你干吗,蒋爷现在还在我家养伤,也是我爸跟我说的十八罗汉的事,他老人家让我救出你后,立马去外面避一避。”

    我这样说,也算是最后的赌注了。

    在没来地下世界之前,我曾考虑过一个问题,假如我父母真是十八罗汉里面的人,那么,他们隐匿在坳子村,很自然地是为了躲避某个仇人。

    既然有仇人,他们让我出去避一避,也算是清理当的事。

    可,令我郁闷的是,老王居然哈哈一笑,说:“九伢子啊九伢子,我算是明白了,你估摸着是从哪个地方听说了一些关于十八罗汉的事,这才来我面前试探,说实话,要是没那句,你爸让你来救我,我或许可能真的信了。”

    嗯?

    我一怔,第一反应是老王没当。

    可,第二反应是,不对啊!

    老王刚才的回答,好像透露了一些东西,其一他说他真的会信了,这言外之意,是倘若我说的再真的,他便信了。

    而他所谓信,应该是承认他是十八罗汉的人,严格来说,他间接的承认我父母也是十八罗汉的人了。

    这让我立马确定这一想法,我父母跟老王绝对是十八罗汉里面的人。

    其二是,刚才老王说,他之所以不信我,是因为爸说,让我先来救他。

    看似只有几个字,可这里面的消息却是太多了。

    我由这话能推断出他的言外之意应该是我爸不会来救他,换而言之,他或许跟我爸存在某种分歧,又或者说,在我爸眼里,我的性命要高于老王。

    至于是前者还是后者,我不太好判断。

    不过,我心里却较偏向后者。

    虽说这样说,有些残酷,但这很有可能是真的。

    那老王见我没说话,好似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忙说:“九伢子,你最后别再打听这些事了,我只能告诉你,无论是我还是你父母,都不会害你,听我们的是对的。”

    我笑了笑,死死地盯着老王,淡声道:“你们是想掌控我的人生吗?是想让我的一生都在你们的棋局吗?”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有些重,主要是我内心实在太气了,毕竟,这些年以来,一个神秘的师傅,令我差点没崩溃。

    无数个夜晚,我一直在幻想着我师傅到底是谁。

    然而,事实是,不少人都知道,偏偏我这个当事人被蒙在鼓里,最为重要的一点,我感觉这些年所经历的,完全像是在棋局,不能自我。

    这种感觉真的太郁闷了。

    老王应该是听出我语气不对了,笑了笑,说:“九伢子,我知道你心有气,别说你心有气,我心也有,你父母心也有,但,现在时局是这样,只有顺其自然下去,倒是你,或许你觉得自己在棋局,可,有些事情并非如此,我目前只能告诉你,少则一年,多则三年,你想知道的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只是,到了那个时机,我希望你别逃避,勇于承担这一切即可。”

    少则一年?

    多则三年?

    我微微斟酌了一番,说:“你确定一到三年能水落石出。”

    他一笑,“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可以。”

    说罢,他好似想起什么,补充道:“我以十八罗汉,看门罗汉的身份向你保证,最多三年,我绝对会让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包括你的师傅。”

    我一听,眉头紧皱,死死地盯着老王,倘若他没提到十八罗汉的看门罗汉,我或许不会相信。

    可,他既然坦然承认自己的身份,估摸着是真的了,说:“老王,我信你。”

    他笑了笑,说:“九伢子啊,也别怪我多嘴,人生在世,谁人不是棋子,说白了,人生本身是一盘棋局,你我都是棋局的一枚棋子罢了,是要当棋局的车,横冲直闯,还是要当棋局的兵,看你自己的。”

    说完这话,老王望了望我,抬手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笑道:“从你出生那一刻,我便认定了,你这辈子会有大作为。”

    我想说什么,可,却感觉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苦笑一声,也没说话。

    在我们说话这会功夫,小青草忽然停了下来,抬手朝前边走了过去,沉声道:“我认识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