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688.第1674章 营救老王(终章·下)

正文 1688.第1674章 营救老王(终章·下)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老王听我这么一喊,扭头朝我看了过来,笑道:“她是你朋友?”

    虽说他是笑的,但我却明白的很,他笑容满是杀机。

    我连忙嗯了一声,说:“她救过我。”

    “救过你?”老王神色一怔,疑惑地盯着我,“你确定,她真的救过你?”

    我重重地点头道:“对,她救过我,连来这里,都是她带来的,否则,我很有可能找不到这里来。”

    听着我的话,老王的神色明显松了一些,缓缓坐了下来,然后扭头朝小青草瞥了一眼。

    我本来想喊小青草进来,在看到老王的神色后,我没敢开口,主要是直觉告诉我,老王跟小青草或许有着什么矛盾。

    否则,以老王的性格,在他进来时,应该将小青草请进来,但事实,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径直绕过小青草走了进去。

    再者,以小青草对我的黏性,在我进来时,她应该会跟着我进来才对,事实是,她也没这么做。

    这…足以证明,他们俩应该是旧相识。

    想想也对,他们俩都生活在这地下世界,应该是碰过面了。

    于是乎,我深呼一口气,说:“老王,小青草是不是跟你有什么矛盾?”

    他瞥了瞥我,又扭头朝小青草看了看,冷声道:“你应该问她。”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她只会讲一句,我认识你,其它话都不会说。”

    老王一怔,疑惑道:“她真不会说话?”

    我嗯了一声,“真不说话。”

    老王好似有些不信,扭头盯着小青草看了一会儿。

    良久,他收回目光,淡声道:“我跟她的矛盾,得有一年多时间了,有次我出去抓蛇,她曾袭击过我,差点要了我的性命。”

    说话间,老王将裤腿卷了起来,露出一道二指宽的伤疤,那伤疤狰狞的很,一条条青筋,宛如蚯蚓一般。

    老说继续道:“这便是她当年留给我的伤疤,要是没猜错,我家秀儿之所以失踪了,很有可能是她所为。”

    我一听,仔细想了想,忙说:“应该不可能,一秀失踪时,我们并没有下到地下世界,一秀好像是半途消失了。”

    “半途?”老王疑惑道。

    我微微斟酌了一番,把王一秀消失的情况,一字不漏地告诉老王。

    他听后,沉默了好长一会儿时间,缓缓开口道:“九伢子,你意思是你们曾下到地心世界?”

    我嗯了一声,说:“的确去过,那下面是只有一条狭隘的通道,边是一口水池。”

    一听到水池二字,老王脸色刷的一下变了,颤音道:“你们看到的…水池,是不是一个圆形的,每走一段距离,都会看到一口圆形的水池。”

    我一愣,难道老王也去过地心世界,说:“是。”

    话音刚落,老王脸色阴沉至极,死死地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你没受伤?”

    我一想,说:“没受伤啊!”

    他死劲晃了晃脑袋,沉声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既然下到那个位置,肯定受伤了。”

    说话间,他立马起身,一把抓住我手臂,又让起身。

    我也没拒绝,立马站起身,他围着我身边转了好几圈,说:“不可能啊,地心世界那水池,号称死泉,大凡去过那里的人,不死即伤,对了,九伢子,你是不是有啥内伤。”

    听着这话,我连忙说:“老王,我们当初连带一秀在内一共三个人,后来又莫名其妙出现一个人,再后来我们几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地下世界,这才遇到小青草。”

    老王一听,又问了一句,“你们几人当,有没有人受伤或死亡。”

    我忙说:“有,结巴的眼睛瞎了。”

    “这对了,大凡见到过死泉,不可能毫发无伤,对了,你刚才说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人,是谁?”老王问了一句。

    我也没隐瞒他,把温雪的事说了出来。

    他听后,眉头紧锁,好似有些不信我的话,说:“九伢子,你可知道地心世界离地面多远?”

    我摇了摇头,这个还真不知道,问他:“是不是有啥问题。”

    他沉声道:“何止有问题,这问题大了去,我且问你,温雪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地心世界?”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曾问过温雪,她给我的答案是,她不方便说,还让我别问来着,可,现在听老王的语气,他好似知道,问他:“老王你知道原因?”

    他点点头,“要是没猜错,恐怕是遛马村出现问题。”

    我懵了,这都让他知道了,说:“我们来地下世界之前,遛马村的确出现问题了,后边的两座高山崩塌了,整个村子被湮灭在下面。”

    “呵呵!”他笑了笑,说:“何止是山峰崩塌,要是没猜错,或许那池塘都被堵了,而遛马村那些村民恐怕此时也是凶多吉少了。”

    “啊!”我惊呼一声,忙问:“为什么啊!我下来之前,曾让遛马村的村民离开了啊!”

    他盯着我,一动不动,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话,足足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他才缓缓开口道:“九伢子,你在外面摸爬打滚了这些年,有些事情,你应该看的我透彻才对。”

    他这什么意思?

    遛马村村民的死跟我摸爬打滚有什么关系,忙问:“什么意思?”

    他说:“我记得我下来地下世界之前,那遛马村的村民一个个运气好的很,再经过这几年,整个遛马村应该已经焕然一新,你可曾想过他们的运气为什么会这么好?”

    说罢,他盯着我,也没说话。

    我说:“是不是因为地下世界?”

    他摇了摇头,“正所谓,万物是平等的,遛马村的村民既然能享受到高于常人的气运,自然要付出常人不能付出的东西,如我们八仙,每抬一次棺材,一旦收费过高,自身的气运便会矮一截。”

    说着,他盯着我看了看,继续道:“九伢子,你可曾想过,你刚入行那会,整个东兴镇不少八仙乱收费,为什么我没制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