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679.第1665章 营救老王(68)

正文 1679.第1665章 营救老王(68)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那女人竟然一把抱住我,张开嘴猛地朝我肩膀咬了一口。

    她啃咬的力气格外大,仅仅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肩膀的位置有鲜血溢了出来。

    “你干嘛啊!”我声音不由低了几分,抬手朝她推了过去。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女人力气挺大的,无论我如何推,她竟然纹丝不动,好似钉在地面一般。

    “你到底想干吗啊!”我再次喊了一声。

    她也不说话,死死地咬住我肩膀。

    足足咬了接近一分钟的样子,她才缓缓松开嘴,低头一看,发现我肩膀的位置,出现两排整齐的牙印。

    牙印的位置不停地有鲜血溢出来,而在两排牙印间的位置,有一个小拇指粗的深洞,隐约能看到白亮亮的骨头。

    一看这情况,再好的脾气也会发火,更何况我呢!

    当下,我脸色一沉,猛地朝那女人看了过去。

    一看到那女人,也不晓得咋回事,原本怒火冲冲的我,瞬间没了脾气,原因在于,那女人眨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瞬间,我的火气一下没了,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到底想怎样?”

    她柔声道:“我认识你。”

    听着这话,我真心无语了,平白无故被这女人咬了一口,还特么不能发脾气,当真是郁闷到姥姥家了,说:“下次再这样,别怪我对我不客气。”

    她眨着大眼睛,说:“我认识你。”

    我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抬手朝肩膀的伤口摸了过去。

    我还没碰到伤口,她一把抓住我手臂,说:“我认识你。”

    说罢,她立马转身朝后边走了过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一脸的郁闷,抬手摸了摸伤口,心里别提多郁闷了,这好被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捅了一刀子,压根不好发脾气。

    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女人回来。

    这次,她手里多了一样东西,是青草,她走到我边,先是朝我肩膀的伤口吹了吹,后是将那些青草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咀嚼了几下,然后将青草缓缓吐出,朝我伤口敷了过来。

    我本来想拒绝,但看到她一脸认真的表情,也不晓得咋回事,我居然有些不忍心,只好任由她将那些青草敷在我伤口处。

    那青草刚敷到伤口处,清清凉凉的,有股说不出的舒服感。

    我低头看了看那女人,她手头的动作格外轻,好似生怕弄痛我,我下意识问了一句,“这青草哪来的?”

    她抬头望了我一眼,笑了笑,说:“我认识你。”

    好吧,果真还是这句话。

    我苦笑一声,也不好说什么,问她:“要不,我替你取个名字?”

    “我认识你!”这次,她也没抬头,手认真地捣鼓着青草。

    见此,我也搞不懂她什么意思,说:“那我以后叫你…。”

    说罢,我盯着她头的青草看了看,继续道:“要不,我以后叫你小青草?”

    她跟先前一样,还是没抬头,嘴里却说了一句,“我认识你。”

    对此,我是真心无语了,只觉得跟这女人没办法交流,也没再说话,任由她在我肩膀捣鼓。

    约摸弄了两三分钟的样子,那女人会心一笑,拍了拍手掌的草汁,说:“我认识你。”

    说完,她缓缓抬头,冲我淡淡一笑。

    一看到她的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有了片刻的慌神,连忙收回目光,说:“行了,快去洗洗手。”

    她一听,傻乎乎地笑了笑,将手指放进嘴里,舔了舔面的草汁。

    我无语了,真的无语了,这女人有时候看去挺成熟的,有些时候却跟五六岁的小女孩似得,这把我给郁闷的,压根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只好一把抓住她手臂,朝河边走了过去。

    来到河边,我没急着替她洗手,而是打量了一下河道的水平线,跟我先前预测的一样,河道的水平线低了不少。

    不过,也不知道咋回事,这次河道的水平线仅仅是低了一些,压根没我想象低的那么多,这让我心沉如铁,倘若按照这进度下去,估摸着12小时未免能让河水干枯。

    咋办?

    我嘀咕一句,死劲摇了摇脑袋,心里郁闷的很,也没时间细想,便拉着小青草走到河边,说:“蹲下来。”

    她冲我一笑,蹲了下来,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也没多说什么,一把抓住她手臂,将她手掌的草汁洗的干干净净,然后又找了一块干净的东西,将她手指擦干,说:“行了,你去边玩,我要办正事了。”

    她好似不太愿意离开,一把抓住我手臂,嘴里不停地说着,“我认识你,我认识你。”

    我望了望她,也不好说什么,主要是感觉这女人太单纯了,便径直朝河道内走了过去。

    刚下到河道内,也不晓得是我脚底板出问题了,还是咋回事,只觉得这河道内的水寒意彻骨,先前还要寒冷几分。

    这让我实在想不明白,要知道在刚才,我替小青草洗手时,并没有感觉到河水有多冰冷,相反,反倒觉得这河水有丝丝暖意。

    可,现在下到河道内时,却感觉这河水寒意彻骨,特别是脚底板的位置,更是传来一阵阵寒气。

    咋回事?

    我脸色一凝,缓缓蹲下身,朝脚底板摸了过去,这一摸,我立马发现这河水何止寒意彻骨,分明是冰水嘛!

    不,冰水还要冷。

    因为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河水内隐约有些冰渣子,像是河水快要结冰了一般。

    嗯?

    结冰?

    闪过这念头,我下意识朝脚底板再次摸了过去,细心一感受,没错,的确是要结冰了。

    活见鬼了,这大夏天的,怎么可能结冰。

    再者,一般河水结冰,也是从河面开始结冰啊,哪有从河底开始结冰的。

    不对,不对,肯定不对。

    等等,倘若真是这样的话,只有一种可能性,才会出现这种。

    那便是,河底有什么东西令河底的水变得如此寒意彻骨,换而言之,也是说,这河底肯定有着什么极寒之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