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656章 营救老王(59)

正文 第1656章 营救老王(59)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然而,那小黄跟先前一模一样,依旧张着嘴,丝毫不为之所动。

    这让我跟温雪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

    那莫梁估计是急了,又对着小黄说了几句话,都是一些关于小黄要吃鸡的话题。

    到最后,莫梁更是说到三百只老母亲,那小黄依旧一动不动。

    看到这里,我隐约有些明白了,要是没猜错,应该是小黄的铁了心想救结巴。

    换而言之,莫梁教他的东西,他是记到心眼里去了,即便是自己残疾,也未曾改变他的心。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只是我想明白的是,蛇尚且如此,且看看世间那些人,当真是悲乎哀哉乎。

    “呼!”我深呼一口气,伸手朝小黄额头摸了过去,轻声道:“谢谢你,我自己想办法就行了。”

    它好似听懂我的话了,晃了晃脑袋。

    我再次朝它额头摸了过去,惨笑道:“放心,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相信我。”

    说完这话,我缓缓抱起结巴,朝另一边走了过去。

    大概走了不到三步,小黄追了上来,巨大的蛇身拦在我们前面,张嘴朝我探了过来。

    “小黄,真的,我能想到办法。”我再次朝小黄说了一句。

    那小黄好似不信,死劲晃了晃脑袋。

    “行了,我来!”那莫梁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扭头一看,就发现他捡了一颗约摸拳头大的石头,不缓不慢地走了过来。

    短短的几米距离,他愣是走了接近一分钟。

    待他来到我边上时,不待我开口,那莫梁开口道:“陈兄,什么也别说了,只希望你将来好好对待小黄,莫让他有半点不开心。”

    我想说点什么,但看到结巴的伤口愈来愈重,我压根不知道说什么,虽说我先前跟小黄说,我能想到办法。

    但,那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罢了。

    当下,我扭头朝小黄看了过去,先是将结巴放在边上,后是朝小黄跪了下去,沉声道:“只要我这辈子不死,我的命就是小黄的。”

    话音刚落,小黄忽然合上嘴,巨大的蛇头在我身上死劲蹭了蹭,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我立马朝莫梁看了过去,就听到莫梁苦笑道:“它说它要吃鸡。”

    我重重地点点头,说:“好!”

    这话一出,那小黄的蛇眼转了转,张开嘴朝莫梁凑了过去,意思是让莫梁动手。

    “陈兄,麻烦你转过身子。”莫梁朝我说了一句。

    我嗯了一声,缓缓扭过头,紧接着,温雪也转了过来。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听到砰的一声,我能清晰的听到是石头砸在牙齿上发出的声音。

    或许是莫梁用力不够,又或许是小黄的牙齿太坚硬,好似并没有砸断,紧接着又传来第二道砰的一声。

    听着这声音,我心如刀绞,压根无法用笔墨去形容内心的感觉,活像有人拿着刀子捅在心脏处。

    一刀、一刀、又一刀。

    就这样的过了两分钟的样子,莫梁的声音传了过来,“行了,可以转身了。”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转过身,就发现小黄的精气神好似被抽空了一般,整个蛇头看上去格外疲惫。

    “小黄!”我轻声喊了一声。

    他冲我摇了摇头,莫梁则径直朝结巴走了过去。

    看着莫梁的动作,我心里宛如打翻了五味**,酸甜苦辣咸俱在,强忍心头的担忧,愣是没走过去,而是挨着小黄坐了下来。

    小黄应该是感觉到我情绪不对,一颗巨大的蛇头躺在我腿上,不停地在我身上磨蹭着,磨蹭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分钟,又或许是十分钟,那莫梁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陈兄,已经替结巴敷上小黄的牙齿了,让他休息24小时,他身上的蛇毒应该能解掉。”

    我嗯了一声,朝他说了一句谢谢,又抬手摸了摸小黄的蛇头,轻声道:“小黄,谢谢你。”

    说罢,我立马朝结巴走了过去,大致上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就发现他伤口的血已经完全止住,伤口两旁的颜色也淡化了不少。

    见此,我松了一口气。

    随后,我们一众人在原地休息一会儿,大致上都是聊一些关于怎样补偿小黄,那莫梁或许是因为小黄的原因,他的兴致不高,仅仅是说了一句,“陈兄,你看着办就行,我只能告诉你,小黄取了一颗牙齿,以后连扑食都会出现问题,甚至会影响到他的身体。”

    听着这话,我心里那股愧疚感更重了,但碍于在地下世界,我压根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告诉他,等出去以后,我一定想办法让小黄再次长出牙齿。

    约摸休息了十五分钟的样子,也晓得咋回事,小黄的精神一直疲惫不堪,我就问莫梁:“莫兄,小黄的情况怎样?”

    他缓缓起身,说:“十年都会是这种状态。”

    说完这话,他伸手朝小黄额头摸了过去,嘀咕了几句,由于他声音极低,我听的不是很懂。

    “呼!”莫梁深叹一口气,缓缓抬步朝前边前边走了过去,小黄则紧追其后。

    我想了想,让温雪搭把手,将结巴放在我后背上,由于有了先前的意外,这次,我找了一根绳子,将结巴紧紧地绑在我身上。

    弄着一切,我跟着莫梁的步伐,朝前边走了过去。

    陡然,那莫梁停了下来,扭头朝我看了过去,皱眉道:“陈兄,有个事,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事?”我忙问。

    他微微抬头瞥了一眼我后背的结巴,沉声道:“自从进了这里以后,你、我、温姑娘三人均未受什么伤,而结巴却是伤痕累累,你不觉得奇怪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莫梁跟温雪,还真别说,真如莫梁那般说的那般,我们三人都没受伤,唯独结巴一人在承受着伤害?

    这是咋回事?

    按说我们四人下来,肯定会各自带点伤,但事实却离奇的很,唯有结巴受了重伤,先是瞎眼,后是莫名其妙的被人掳走,再有就是中了蛇毒。

    这种种事情是不是太巧合了?还是说冥冥之中有什么事在牵引着我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