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654章 营救老王(57)

正文 第1654章 营救老王(57)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一时之间,两股声音令我差点没崩溃,就觉得脑袋一重,紧接着,只觉得眼前好似有什么东西砸了下来。

    “砰”的一声巨响。

    随着这声音响起,原本在耳边响起的嗡嗡声,立马消之殆尽。

    我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东西,是一个木箱子,约摸有两米长,一米宽,一米高,表层涂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油漆。

    这让我脸色沉了下去,怎么回事?

    这木箱子哪来的?

    我抬头朝上边望了过去,这上面空荡荡的,压根不可能有东西掉下来啊!

    一想到这个,我脸色愈沉愈沉,伸手朝那箱子摸了过去,这一摸,一股冰冷感传了出来,就好似冰块一般。

    活见鬼了,这木箱子怎么会这般冷。

    我强忍心头的疑惑,再次朝箱子摸了过去,那股冰冷感更重了。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朝四周看了看,就发现这木箱子的侧面有个箱耳,缓缓打开。

    刚打开木箱子,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来了出来。

    我眉头一皱,将箱盖彻底打开,懵了。

    入眼居然是一个人,由于光线太暗,我看不清那人的脸,但却隐约能听到一些呼吸声。

    我的第一想法是结巴!

    哪里敢犹豫,立马探头进去,也不晓得咋回事,这木箱子内居然黑漆漆的,饶是外边有些微弱的光线,依旧看不清这木箱子的人。

    无奈之下,我只好朝那人身上摸了过去,我先是朝那人手臂摸了上去,左臂在,又朝那人右臂摸了过去。

    我心里一突,居然没有右臂。

    结巴,是结巴,绝对是结巴。

    我神色一紧,连忙将那人弄了出来,低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结巴。

    但见,结巴脑袋处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个拇指大的小洞,源源不断的鲜血从里边溢了出来。

    擦,这是咋回事?

    我连忙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料,将结巴脑袋抱紧,可,不知道咋回事,饶是这样,鲜血还是止不住地往外流,这把我给吓的,再这样下去,流血都能流死人。

    当下,我连忙朝莫梁那边歇斯底地喊了一声,“温雪,莫兄,快过来帮忙。”

    也不晓得是我声音太小,还是那边的打斗声太大,压根没任何声音传过来,这把我急的,死死摁住结巴头上的伤口,再次朝那边喊了几声。

    一连喊了七八声,一道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九哥。”

    我一听,低头看了过去,就发现结巴微微睁开眼,虚弱道:“九哥,是她,是她,是她。”

    我神色一凝,忙问:“谁?是谁?”

    他抬手朝我手臂抓了过去,死死地抓住,嘴里一直嘀咕着那句话,“是她,是她,是她。”

    我稍微想了一下,这地下世界目前就我、温雪、莫梁以及结巴在,等等,还有一个人,那便是老王的女儿,王一秀。

    难道结巴说的她是指王一秀?

    当下,我忙问:“是王一秀?”

    他艰难地摇了摇头,虚弱道:“不…不…,是…是…是嫂子。”

    嫂子?

    温雪?

    我脸色骤然一变,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颤音道:“是温雪?”

    他好似想说什么,但不知道咋回事,话还没说出来,浑身一阵抽搐,这把我给吓得,连忙朝他鼻息探了过去,有气,又翻了翻他眼皮,大致上检查了一下,仅仅是晕了过去。

    见此,我松出一口气,但丝毫不敢大意,再次朝莫梁他们喊了过去。

    一边喊着,心里一边考虑着,刚才结巴说,是嫂子,这话什么意思?

    倘若他说王一秀,我能立马判定应该是指他这一身伤是王一秀弄成的,但他说嫂子,却让我摸不准他的意思了。

    原因很简单,这地下世界就这么几个人在,能被他称为嫂子的只有温雪,而温雪一直跟在我边上,不可能打伤他,所以,他这话的意思应该是指温雪会发生什么事。

    换而言之,结巴可能看到了什么。

    还是不对啊,结巴已经瞎了,怎么可能看到。

    这让我实在拿捏不准结巴的意思。

    说实话,我想过叫醒结巴,但一看结巴的情况,估摸着就算叫也叫不醒。

    无奈之下,我只好死死地捂住结巴的脑袋,拼命叫莫梁等人。

    这次,我叫了约摸十来声,那莫梁等人好似听到了,回了一句,“陈兄,是你吗?”

    我面色一喜,总算听到了,忙喊:“快,快过来帮忙。”

    大约等了不到三分钟的样子,那莫梁、温雪出现在我眼前,而小黄则跟在莫梁身后,令我没想到的是,莫梁跟温雪俩人毫发无伤,小黄身上则隐约有些伤痕。

    “陈兄,结巴这是?”那莫梁在我边上蹲了下来,朝我问了一句。

    我也没隐瞒,便把先前的事说了出来。

    那莫梁一听,立马从我手中接过结巴,盯着结巴额头看了一会儿,疑惑道:“陈兄,结巴这伤口不像是普通利器砸出来的,而是…。”

    说到这里,他脸色十分凝重,我忙问怎么回事。

    他瞥了我一眼,沉声道:“好像是蛇砸出来的。”

    蛇?

    砸出来的?

    难道是这地下世界那条巨大的青蛇所为?

    不对啊,结巴的伤口我看过,绝对不像是被蛇砸出来,倘若是蛇的话,不可能出现小洞,而是出现一大片臃肿才对。

    可,结巴的伤口却是一个小洞,隐约能看到白亮亮的骨头,试问一句,蛇怎么砸出来这种小洞。

    那莫梁应该是感觉到我的疑惑了,摸出一把只有大拇指粗的手电筒,朝结巴额头照了过去,解释道:“陈兄,你看这伤口,伤口两旁隐约有些发青,这是蛇毒导致的。”

    “你确定是蛇毒?”我问了一句。

    他点了点头,说:“我敢百分百确定,绝对是蛇毒无疑,你再看这伤口的深度,又不像是蛇能弄出来的伤口,所以,我断定他这伤口应该是有人用利器砸出来的,要是没猜错,那利器上应该涂了蛇毒。”

    我彻底懵了,是人为的?

    我的第一想法是王一秀所为,原因很简单,目前我们这些人当中,唯有王一秀不见了。

    当下,我脸色一沉,正欲开口,就听到莫梁说:“陈兄,从这伤口来看,恐怕结巴的寿元快到尽头了。”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