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650章 营救老王(53)

正文 第1650章 营救老王(53)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所谓的尽头,并不是字面的意思,而是一种术语,根据费尔斯玛尼理论来说,每个空间的存在都有一定的范围,而这个范围是根据当地环境而定,有的范围为几万千米,有的只有数十米。

    从广泛的意思来说,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圈子,就是一个大型的空间,至于这空间的距离,却不是我们这等凡夫俗子能知道的了。

    不过,对于空间的尽头,我却是听说了一些,说的就是一个空间的尽头,而这个尽头的另一端则是另一个空间的源头。

    真要解释的话,我只能打个比方,就好比有一部分人生活在a杯子里,而有一部分人生活在b杯子里,当两个杯子靠近时,两个杯子之间的间隙,也称之为气墙,一边称为尽头,另一边称为源头。

    当然,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在地表层,多数都是出现在地下世界,而想要破除这种情况,却是难之又难,这让我心沉如铁,而莫梁跟温雪估摸着也知道这种情况,他们俩人脸色也是难看的很。

    “九哥哥,现在咋办?”那温雪朝我问了一句。

    我苦笑一声,我哪里晓得咋办,就说:“暂时还不知道。”

    话音刚落,那莫梁拉了我一下,我问他怎么了,他说:“陈兄,你看这样行不,咱们扭头往回走?”

    我白了他一眼,都这时候还望回走,不是扯淡么,再说,我们从上面掉下来时,另一边全是石头,更加不可能爬过去,就说:“往回走肯定不行,只能暂时想办法越过这这一堵气墙了。”

    话虽这么说,但想要越过这一堵气墙,岂是那么容易,那莫梁估摸着也明白这个道理,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也不再说话。

    随后,我们三人在气墙边上捣鼓了一会儿,就发现这气墙邪乎的很,每当手臂触碰到气墙时,总会有股莫名其妙的阻力,而当手臂放在那气墙上时,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气墙上传来一股格外暖暖的感觉,握拳捶下去的话,手臂会受被震伤。

    这让我们三人捣鼓了老半天,愣是没想出什么办法。

    “陈兄,咱们在这耽搁下去也不是个事啊!”那莫梁因为担心小黄的安全,心情有些急躁。

    我苦笑一声,说:“那怎么办?总不能爬过去吧!”

    话音刚落,我脑子立马浮现一个办法,那便是爬过去,没错,就是爬过去。

    正所谓气墙,实则跟墙壁差不多,不同的是,墙壁用肉眼能看到,而气墙看不着,摸不着,却能感受的到,说白了,也就是只要我们顺着气墙往上爬,便能爬到气墙的最高处,从而越过去。

    这就好比,人在杯子里爬行,爬到杯子口时,很自然地跃到另一个杯子。

    只是,如以此来,想要爬到最上面却是困难的很,首先对人体四肢的力度要求特高,再有就是对四肢的粘度也高。

    坦诚而言,我没信心能爬到最高处。

    但,除了这个办法,再无任何办法了。

    当下,我也没客气,就把这一方法说了出来。

    那莫梁一听,皱眉道:“陈兄,这办法行不通吧?”

    我苦笑一声,解释道:“除了这办法,还能有其它办法吗?只希望这气墙不高吧!”

    说罢,我缓缓伸手朝气墙上面摸了过去,也不晓得是因为趴下的缘故,还是咋回事,我手掌刚碰到那气墙,居然粘上了。

    活见鬼了,我刚才摸气墙时,没这种感觉,怎么现在忽然就有这种黏糊糊的感觉。

    我没敢耽搁,另一只手也朝气墙上面摸了过去,瞬间,我两只手居然黏在上面,微微用力,另一手立马松开,朝上面攀爬过去。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离地面约摸一米的样子,整个身子悬挂在气墙之上,乍一看,就好似我整个人漫步云端一般,煞是邪乎。

    那莫梁跟温雪一见这情况,他们俩也立马攀爬过来。

    不到片刻时间,我们三人保持在同一个高度,那莫梁说,“陈兄,这是咋回事啊,我们刚才也摸了气墙,好似不黏啊,为什么现在却会。”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管那么多干吗,先往上爬再说。”

    说话间,我率先朝向爬了过去。

    令我兴奋的是,我们运气还不错,这气墙只有六米高左右,仅仅是花了半小时的样子,我们三人已经出现在顶端,伸手朝上摸,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也没了先前那股阻力,朝前面摸过去,也是那种空落落的感觉。

    “小心点,我们得往下爬了。”我冲他们喊了一声,再次率先朝另一侧的下边爬了过去。

    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直接跳下去,毕竟,以我目前的体质,即便是跳下去,估摸着也不会出啥大事,但考虑到温雪跟莫梁在我边上,一旦我跳下去,他们俩出点啥事的话,到时候想吃后悔药都没了。

    当然,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我不敢确定这下面有什么,要说是平地,倒也没啥,可,万一是深渊或者什么的,一旦跳下去了,那跟找死没啥差别。

    正因为这两种想法,我没敢往下跳,而是顺着气墙往下爬。

    令我郁闷无比的是,约摸爬了不到一米的样子,我发现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与先前那位置的气温有着天差地别,若说先前位置所处的季节是夏天,那么目前所在的位置就是冬季,一阵阵寒意刺骨,令我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双手更是冻的不成样子,好几次差点掉下去了,好在我手头上的劲道还算可以,这才没掉下去。

    就这样的,我继续往下爬,约摸爬到六米的位置,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位置好似有股奇怪的风,特别是那风声呼呼作响,就好似无数个小孩同时哭泣一般,刺耳的很,且伴随着种种怨念。

    这让我原本松弛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直觉告诉我,这地方绝对危机四伏,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与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