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659.第1645章 营救老王(48)

正文 1659.第1645章 营救老王(48)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八个人?

    我的第一想法是八仙。

    正欲说话,结巴开口了,他说:“对,我也是梦到那个,而站在最前面的九哥。”

    嗯,我站在最前面?

    他们梦到我了?

    这什么情况?

    还有是那慈眉善目的老人,我曾也梦到过一次,那老人到底什么身份?

    难道是我师傅?

    不可能,应该不可能,我潜意识认定那老人应该不是我师傅,原因很简单,从我这些年的经历来看,我师傅绝非慈眉善目类,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甚至感觉他老人家杀伐果断,一生应该背负了不少杀孽。

    当下,我朝结巴看了过去,问他:“有没有看清另外七个人?”

    他想了想,支吾道:“我好像也站在里面,也好像没站在里面,对了,九哥,我看到了郎所长,他站在里面,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我看的不太清楚。”

    好吧,本以为能借他们的眼睛,找齐八仙了,谁曾想到,结巴居然没看清,我本能地朝莫梁看了过去,想问他有没有看清。

    但想到我们俩刚认识不久,即便他看清了,估摸着也说不出名字。

    而他说不出名字的情况下,想要找到那些人,估摸着是难加难。

    在我准备放弃问他的时候,那莫梁说了一句,给了我一点提示,他说:“陈兄,我好似看到那里面站着一个人,那人双眉之间有颗肉痣。”

    这个特征较明显,我立马记了下来,问他:“另外几个,有明显的象征吗?”

    他想了想,说:“还有一个嘴巴好像是歪的,朝左边斜了过去。”

    歪嘴巴?

    我仔细翻了翻记忆,发现我的记忆压根没遇到过这种人。

    等等,我陡然想起一个人,猛地朝结巴看了过去,颤音道:“结巴,你看到了郭胖子吗?”

    我这样问,实则是想知道,郭胖子最后是否能站在我这边,毕竟,那么多年的兄弟感情,并不是说放弃能放弃的。

    令我失望的是,结巴摇了摇头,沉声道:“没有!”

    我哦了一声,心情挺失落的,不过,也没多想,又问了他们一些问题,都是关于八仙跟那老人的事。

    让我郁闷的是,他们仅仅是梦到一名慈眉善目的老人盘坐在一颗大树下,而老人对面则站着八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们的一句话却让我起了疑心。

    这话是结巴说的,他说,在他快要醒过来时,他好似看到在大树后边放着一口金**的棺材,而在棺材的不远处放着一口棺材。

    这让我立马产生了一个念头,难道是那八个人要埋那名慈眉善目的老人?

    这念头仅仅是一闪即逝,我并没有继续想下去,原因很简单,因为莫梁的一句话,勾起了我更大的兴趣,他说:“陈兄,说来也是怪的很,我明明是梦到那慈眉善目的老人,可也不知道咋回事,只是看了慈眉善目老人一会儿后,只觉得浑身宛如灌入千斤重的铅水一般,压根动弹不得,到最后,我只能躺在地面一动不动。”

    “是啊,我也是看了那老人一会儿后,最后,只能躺在地面一动不动。”结巴在边附和道。

    我一听,眉头紧锁,仅仅是看了一会儿,浑身变得沉重无?

    这不可能啊!

    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怪的事。

    可,从结巴跟莫梁的讲述来看,他们俩绝对不会撒谎,难道是梦境的原因?

    不对,如果说是梦境,一个人梦见,倒也说的过去,但,如今却是两个人都梦见了,这很有可能是某种预兆。

    我这让我心沉如铁,但也不好说什么,笑了笑,说:“可能是你们想多了。”

    我怕他们在这个问题说下去,连忙岔开话题,朝温雪问了一句,“温雪,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下来的?”

    那温雪瞥了我一眼,淡声道:“九哥哥,我还是跟先前一样,你若相信我,请不要问我是怎么下来的,我担心说出来会干扰到你在地心世界的判断。”

    我深深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沉声道:“温雪,我能信你吗?”

    我这样问,倒不是说我不信温雪,而是现在的温雪,令我有些看不懂了,要知道,我当初认识的温雪只是火葬场一名普通的员工,而现在的温雪,先是在鬼山冒出一个守山匠的身份,后是在这地心世界有对眼睛格外熟悉。

    这一系列的事,令我对温雪的身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那温雪应该明白我这句话背后的意思,说:“我以前会因为一些原因,隐瞒你一些事,但现在不会,因为你是…小平安的亲生父亲,我可以让我孩子没有亲生母亲,但我绝对不会让他没有亲生父亲。”

    说完这话,她好似想到什么,眼角有些湿润。

    我懂她,以前听她说过,她小时候没了父亲,后来她母亲二嫁,嫁给了王木阳父亲,这导致她小时候极度缺乏父爱。

    正所谓,每个人在成长时,会遇到各种挫折,磨难,而温雪在成长过程缺乏的父亲,正因为她小时候缺乏父亲,所以,她害怕自己小孩也会缺父亲。

    在这种情况下,我哪能再说二话,重重地点点头,沉声道:“这次出去后,我想见见小平安。”

    她微微斟酌了一番,沉声道:“可以!绝不会让他再控制我们的儿子。”

    说完这话,她手掌朝我伸了过来。

    我望了望她,缓缓伸出手,十指紧扣,我们谁也没说话,好似在享受这片刻的宁静,而结巴跟莫梁在这一刻,也没说话,静静地看着我们。

    良久,那温雪好似感觉到边有异样的眼光,双颊一红,嗔道:“都怪你。”

    我傻笑一声,摸了摸后脑勺也没说话。

    “我说你们小俩口,差不多可以了吧!别望了我们现在在哪勒!”那莫梁在边打趣道。

    我瞪了他一眼,也没说话,那温雪则翻了翻白眼,说:“要你管啊!”

    说完这话,那温雪朝我看了过来,轻声道:“九哥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抬眼望了望四周的环境,按照先前结巴没瞎之前说的话,老王在离我们三十米的位置,也是说,我们只要绕过眼前这条弯道,应该找到老王的踪迹。

    可,也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总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事有点不正常,具体是哪不正常,我说不来,真要说的话,我只能说,在我们说话这会功夫,这地心世界过份地安静了。

    静到落针可闻。

    静到噤若寒蝉。

    静到万籁俱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