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658.第1644章 营救老王(47)

正文 1658.第1644章 营救老王(47)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温雪凑了过来,她先是盯着我看了一眼,后是安慰道:“九哥哥,结巴哥哥说的对,应该是天降大任于斯人,而他师傅在他眼睛动的手脚,我刚才也看了一下,好似对他以后有好处,不知道什么原因,仅仅是暂时压制。 ”

    “暂时压制?”我忙问。

    她嗯了一声,解释道:“应该是暂时压制,而压制的时限好像是两年。”

    嗯,两年?

    我呼吸一紧,连忙问:“你敢确定两年后,结巴能恢复视力吗?”

    她没直接说话,而是盯着结巴看了看,又翻看他眼皮看了看,沉声道:“从他眼珠子的情况来看,两年应该恢复势力。”

    说罢,她抬手朝结巴眼珠子指了过去,继续道:“九哥哥,你看看他眼珠子的左侧,是不是有颗很小的白点。”

    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一看,还真别说,那位置的确有一颗很小的白点,若不仔细看,很难看出来。

    这让我紧绷的面色,稍微松弛了一些,问她:“这白点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她嗯了一声,说:“我们守山匠将这个点称为希望,只要有希望,结巴哥哥的眼睛两年后应该能恢复视力,而当他眼睛恢复视力后,我感觉他以后的本事可能会一跃千里。”

    话音刚落,那结巴哈哈一笑,说:“九哥,我说嘛,我师傅不可能害我,你也别自责,只是两年时间罢了,我正好可以趁这两年时间休生养息勒!”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怕我自责罢了,不过,即便这样,我还是深深地自责,试问一句,原本是一个正常人,陡然失去两年的光明,谁能接受这个事。

    一想到这个,我下意识紧了紧拳头,朝结巴问了一句,“结巴,你哪年的?”

    他一怔,好似不明白我意思,问我:“九哥,啥意思?”

    我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告诉我哪一年的好了。”

    他想了想,淡声道:“90年的。”

    他稍微算了一下,90年出生的,也到了结婚的年龄,说:“结巴,等出去以后,我给你说个媒!”

    我这样说,是打算给他娶个媳妇,一来可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毕竟,他母亲也是瞎子,两个瞎子一起生活,肯定有诸多不便,找个媳妇不同了,有人照顾了,至少生活没问题。

    二来,我想借此拟补自己的愧疚感。

    那结巴何等聪明,应该是明白我意思了,说:“九哥,不用了,找媳妇这事,我自己能搞定,只是,本以为下到地心世界,或多或少能帮你一点,没想到…现在不但不能帮你,还要给你拖后腿。”

    “瞎说什么话勒,我们俩都这关系了,还说什么拖后腿这类的话。”我一掌拍在结巴身,说:“你要是不嫌弃,我给你当两年眼睛。”

    “九哥!”结巴的声音有些沮丧。

    我再次拍了拍他肩膀,笑道:“没事,我平常也没啥事,对了,结巴,要不,你跟你妈去我家住?这样也方便照顾。”

    结巴没说话,身体却支撑着要起来,我一把扶起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哪里晓得,那家伙居然朝我跪了下来,这吓得我连忙拉起他,怒骂道:“你干嘛呢,还拿我当兄弟吗?真要拿我当兄弟,什么话也别说了,以后跟你妈住在我家。”

    “九…哥!”结巴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懂他,对于结巴,我太懂了,说:“大男人的,哭什么,好好等着这两年,等两年后破茧成蝶,天高任君飞,海阔任君游。”

    我这话一出,结巴又要下跪,这把我给气的,差点没破口大骂,而温雪则帮着把结巴拉了起来,笑道:“结巴哥哥,你应该懂我九哥哥啊!”

    结巴抬手想擦眼泪,或许是想到自己眼睛的状态,抬到一半的手放了下去,说:“九哥,我啥话也不说了,都在心里。”

    我嗯了一声,盯着结巴眼睛看了看,又朝温雪看了过去,意思是问她,两年后结巴的眼睛真能恢复吗?

    她重重地点点头,也没说话。

    见此,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陈兄,结巴,你们俩干嘛呢?咦,温小姐也在。”

    扭头一看,是莫梁。

    那家伙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担心他眼睛也出问题了,盯着他眼睛看了一会儿,却发现他双眼清澈见底,如温雪先前说的那般,没丝毫杂质。

    要知道,人的眼睛,除了三岁以前,清澈见底,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眼睛四周会出现各种杂质,例如,血丝,以及各种污点。

    但,现在莫梁的眼睛却毫无杂质,宛如孩童眼睛那般。

    那莫梁见我盯着他没说话,疑惑道:“陈兄,我脸莫不成有花朵?”

    我没说话,下意识朝他走了过去,盯着他眼睛看了又看,说:“莫兄,你没感觉到眼睛有点异样?”

    他听我这么一说,抬手在自己眼前看了看,又看了看其它地方,疑惑道:“怪了,我眼睛看东西好似清晰了不少。”

    “那是因为…”温雪好似有些心急。

    不待她说完,我连忙打断她的话,说:“那是因为你刚才晕迷过去了,应该是在梦境遇到什么。”

    我这样说,是不想让莫梁觉得欠我们的人情,说白了,我们四人当,我、结巴、温雪算是自己人,而跟莫梁虽说感觉不错,但终归才认识不到三天,该有的讲究还是要有的。

    那莫梁盯着我们看了一眼,轻声哦了一声,也没说话。

    陡然,他眼睛一凸,死死地盯着结巴,颤音道:“陈兄,他这是怎么了?”

    对于结巴的事,我也没隐瞒,悉数告诉他了。

    他听后,皱眉道:“难道真跟我先前的梦境有关?”

    一提梦境,结巴也反应过来了,忙说:“是啊,九哥,我刚才也做了一个非常怪的梦。”

    话音刚落,那莫梁皱眉道:“我也做了一个非常怪的梦,梦见一颗大树下盘坐着一名老人,那老人慈眉善目的,而在老人的对面则站立着八个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