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649.第1636章 营救老王(39)

正文 1649.第1636章 营救老王(39)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我这边刚迈动几步,结巴跟莫梁一脸疑惑地跟了来。

    “九哥,你到底打算干吗啊?”那结巴脚下快了几分,朝我问了一句。

    我还是没说话,抬步继续朝前边走了过去。

    约摸走了十来米的样子,我眼前再次出现一个弯道,在弯道的侧边是一口水池。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走了过去,伸手摸了摸水温,这水池的水温居然跟我我们先前下来时,一模一样,没任何温度差,令我差异的是,我先前在那口水池边,划了一条水位线。

    而现在这水池也有一条水位线。

    这让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我们压根没动过,也是说,我们无论怎么走,最终能走到的地方,还是这水池,换而言之,我们遇到的不是迷宫,而是一种格外怪的阵法。

    说实话,我先前也怀疑过这一点,特意在通道做了记号,可,怪的是,当我们继续往前走时,压根没看到那记号,这才令我打消了那个念头。

    谁曾想到,在水池边做了一个记水位的记号,居然被我们看到了。

    活见鬼了,明显是同一条路,没任何变化,为什么通道一样,水池却不一样。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那结巴见我没说话,推了我一下,说:“九哥,你怎么了啊,倒是说话吖!”

    我抬头望了他们俩一眼,颤音道:“我们一直在原地踏步,甚至有可能,我们目前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思想内发生的变化。”

    “思想内发生的变化?”莫梁问了一句。

    我嗯了一声,“你们看这水位的记号。”

    他们俩立马朝我手指的地方看去,那结巴脸色一变,说话都开始打结了,“这不是你刚才划的吗?”

    我没有说话,一把拉住他们,朝通道走了过去,又在通道做了一个记号,然后领着他们朝前面走到弯道处,低头一看,那记号不在,又领着他们走到水池的位置,跟我预想的一模一样,水池边的记号。

    “九哥,这…这…这…”结巴支支吾吾地,也没说句完整的话出来。

    而莫梁则一脸沉重之色盯着水池边的记号,也不说话。

    这样的,我们三人一直水池,谁也没说话,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莫梁朝我看了过来,沉声道:“小兄弟,你刚才说的思想内的变化是什么意思?”

    我扭头望了他一眼,解释道:“类似农村的出魂,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是,我们脑的思想在经历这一切,而我们的身体却还在原地站着。”

    “你意思是我们陷入幻境当?”莫梁问。

    我想了想,摇头道:“不,幻境更高深,一般的幻境仅仅是让人感觉不到自己陷入进去,而这种情况是,让我们知道这是幻境,偏偏又深陷其,无法走出去,一旦思考这事过久,很容易让人的精神崩溃,甚至会令人变成活死人。”

    我会这样说,是因为当初学阵法时,王老爷子曾告诉过我,说是每个人的精神层面有一种气场,而我们现在所经历的,很有可能是精神层面的气场出现问题了。

    想要解决这一问题,特别困难,唯有靠自身气场产生变化,否则,将永远陷入那种精神层面,无法自拔。

    可,令我怪的是,我们自从下到这地心世界后,压根没做其它事啊,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眉头越皱越深,到最后,实在没办法,我死劲掐了自己一把,能感觉到强烈的痛意。

    这让我愈发疑惑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莫梁见我脸色不对,也是一脸沉重之色,而结巴的眼神则在我们俩身来回扫视着。

    “莫兄,有个问题,我不知道该不该询问。”我朝莫梁望了一眼,尴尬道。

    他笑了笑,“是不是想问为什么不担心小黄?”

    我嗯了一声,说:“小黄刚消失那会,你好似挺着急,但现在好似有点…”

    不待我说完,他好似想到什么,一章拍在脑门,立马朝身后摸了过去,紧接着,他脸色微微一变。

    我问他怎么了,他望了望我,说:“笛子不见了。”

    我一听,脑子灵光一闪,要是没记错,他最后一次吹笛子时,好像是因为那噪杂的脚步声,也是说,那个时候,我们所经历的是现实,而等小黄走了过后,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全是由精神层面传出来的信息。

    如此以来,整件事变得稍微有了一点眉目,恐怕跟那一阵脚步声有关。

    可,单凭一阵噪杂的脚步声,怎么可能扰乱我们精神层面的气场。

    除非…

    一想到这个,我立马朝莫梁看了过去,颤音道:“除了笛子,你还有什么办法,能使动小黄么?”

    他瞥了我一眼,苦笑道:“实不相瞒,我刚才之所以不担心小黄,是因为我能感觉到小黄已经出现在我边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愣是找不到他,至于你说的使动小黄,除了笛子,别无它法。”

    说罢,他环视四周一眼,继续道:“你也知道,动物跟人不一样,人能通过人物的表情,去判断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而动物唯有靠声音去判断,倘若真如你所说,我们精神层面的气场出现问题,小黄应该看不出来我们目前的情况。”

    听着这话,我唯一的希望断了,按照我的想法是,利用小黄在我们耳边嘶吼,以高分贝的身影,去刺激我们的脑细胞,从而让我们的精神层面产生波动。

    这样以来,可能有醒过来的希望,但现在莫梁不能指挥小黄,估摸着只能成为奢望了。

    这让我整个人宛如泄气的皮球,愣在原地,压根不知道怎么办。

    但,这种情况,仅仅是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样子,我脑子再次冒出一个想法。

    令我崩溃的是,这想法的危险性太大,甚至可以说,一个不小心,我们三人会变成植物人。

    这让我有些拿捏不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