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628章 营救老王(31)

正文 第1628章 营救老王(31)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若说我们下错地方了,这好似有些说不通,原因很简单,我们下地下世界的位置,与那涵洞仅仅是隔了不到一百米的距离,怎么可能会下错地方。

    可,若说没有下错地方,那这次的深度为什么会这般深?

    玛德,我暗骂一句,脑子只有一种想法,这次的事情变得大条。

    别特么没救出来老王,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那特么太扯淡了吧!

    咋办,咋办?

    我也是急了,脑子里不停地嘀咕着。

    “九哥,现在咋办?”结巴沉闷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没说话,腾出一只手朝背后的旅行袋摸了过去,就打算掏出手电筒。

    由于吊在绳子上,行动上有诸多不便利,大概花了一分钟的样子,才摸到手电筒,摁亮,朝底下照了过去。

    这一照,我头皮一麻,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到,也就是说我们到现在还没滑到底,而先前那种绿光还是若影若现。

    咋办?

    难道我们三人真的只能吊死在这绳子上了?

    等等,我记得当时在衡阳好似买了两捆绳子,就目前这种情况,只能用另一捆绳子去接了。

    可,如此以来,我们得面对风险,那便是绳子与绳子相接,其接口肯定不牢固,很难承受三个人的体重,一旦我们三人吊下去,我甚至能想象到绳子断裂的情况。

    但,如果不接绳子,滑到这里,压根没法再往下滑了。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将心中的想法对结巴说了出来。

    他一听,没急着说话,而是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道:“九哥,如果接上绳子的话,断裂的几率有多大?”

    我想了想,说:“九成的几率会断裂,仅剩下一成的机会看气运。”

    那结巴又朝我问了一句,“九哥,那你觉得我能活多少岁?”

    好吧,我以前没事的时候,曾替结巴算过命,好像有七十八岁的寿元,只是,命运这玩意,仅仅是根据个人的气运而走,并不是说算命的说你多长寿,便能多长寿。

    打个简单的比方,算命的人说某人有九十岁,结果某人第二天自己闯红绿灯被车子给撞死了。

    这是算命的人没算准,还是自己找死?

    正所谓命运算三分,七分靠自己。

    说白了,也就是在某个一个特定的环境中,某人能活到九十岁,但在这九十岁之前,因为某种人为的因素死了,这已经超出命运的轮盘了。

    换而言之,我给结巴算了命,能活七十八岁,但他这次倘若选择把两根绳子相接,到后来,这绳子断了,把结巴给摔死了。

    这样的话,他的死就完全脱离了命运的轮盘,算是死于非命,用一句网络上的流行语来说就是,不作不会死。

    所以,在结巴问完那话后,我立马明白他意思,他这是以为自己能活到七十八岁,打算赌命,我忙说:“别瞎闹了,你作为道士,应该懂得命运的轮盘仅仅是指特定的环境,一旦这次选择错误,十之**会殒命。”

    结巴听着这话,声音有些沮丧,“可,如果不接绳子,我们咋办啊?”

    我没说话,脑子死劲回想第一次下地下世界的情况,当初的我,从那涵洞滑下去后,整个人便吊在半空中,然后往下滑了五十米的样子,便到了地下世界。

    当时由于绳子长度的问题,我离地下世界的地下河好似还有一二十米高的位置,我当初选择的是直接跳下去。

    由于下面是地下河,我并没有受到生命危险。

    可,现在的情况不同,现在是我们下滑了足足五百米,压根没到底,更别说什么地下河了,再有就是那些邪乎的绿光离我们好似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咋办?

    像当初一样跳下去?

    可,万一下面不是地下河,我们这一跳,无异于自杀。

    一时之间,我压根没任何办法,就觉得我们一行三人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瞬间,整个场面静了下来,足足静了三四分钟的样子,那王一秀忽然动了一下,怯怯地说:“九伢子,有个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我一听,哪里会犹豫,连忙问:“什么事?”

    她好似有些为难,支支吾吾了一会儿,也没说个所以然出来,这把我给急的,语气不由高了几分贝,就说:“一秀,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事不能说啊,再不说,只能下辈子再说了!”

    “是啊,王一秀,我们都走入绝境了,你要是有啥事赶紧说出来,万一你说的事有用,我们三人可就看到活下去的希望了。”结巴也说了一句。

    那王一秀好似有些难言之隐,又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还是没说个所以然出来。

    这把我给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就说:“一秀,你到底说不说啊!”

    她估计也是急了,“我要是说了,你得保证不会怪我,更不准不理我。”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点头道:“行!”

    那王一秀见我同意,颤音道:“我们走进一条死路了。”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

    他抬头望了我一下,支支吾吾地说:“在下地下世界之前,你妈找过我,她说…她说,我们下地下世界有三条路,其中有一条活路,一条死路,一条休路。”

    我懂她意思,还没下地下世界时,我曾根据阵法得出来一个结果,那便是地下世界有三个入口,一出一入一休,跟她说的活路、死路、休路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她说我们走进死路,我有些不敢认同,原因在于,根据阵法而言,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从休口而下地下世界,绝对不是什么死路。

    当我这一想法说出来时,那王一秀死劲摇了摇头,说:“不,你妈曾说,从入口而入为生,从出口而入为生,从休口而入为死,她…她…她当初一而再的招呼我,千万别让你选择从休口下到地下世界,说是从休口下到世界,她卜算不到你们得命运。”

    听着这话,我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下地下世界时,王一秀不把这事说出来?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