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619章 营救老王(22)

正文 第1619章 营救老王(22)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听结巴这么一问,我扭头望了望他,点头道:“我当年就是从这小河内下去的,要是没猜错,这小河内有个地下涵洞,只要钻过涵洞,便能下到地下世界。”

    说着,我猛地想起,当年青蛇所在的位置,好似算不上真正的地下世界,而真正的地下世界好似还要更下面一点。

    我想把这个事跟他们说出来,但考虑到我们仅仅是下去救老王,应该不需要到更下面的地方,便把这一想法压了下来,主要是怕说出来会打击到他们的自信心。

    毕竟,无论是我还是结巴他们,对于地下的一切,都抱着警惕的心思,特别是遛马村发生这一切后,对于地下世界的一切,我们四人是静若寒蝉。

    那结巴听完我的话,皱了皱眉头,说:“可,九哥,这小河内的河水浑浊不堪,我们怎样才能找到那个涵洞,再有就是,这河水散发的气味有些刺鼻,我怕呆久了,身体会出什么问题。”

    我懂他意思,这河水闻久了,身体肯定会出问题,但目前想要下去救老王,只能从通过这小河内的涵洞。

    当下,我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话音刚落,那莫梁开口道:“还记得那涵洞在哪个位置么?”

    我一听,还真别说,真不记得涵洞的具体位置了,不过,我却记得当年下地下世界时,我是将绳子绑在一颗树上,也就是说,只要找到那颗树,便能找到涵洞的入口。

    没有任何犹豫,我领着结巴、莫梁、王一秀沿着小河朝下边走了过去。

    令我失望的是,也不晓得那棵树是被砍了,还是咋回事,我们沿着小河走了老半天,愣是没找到树。

    这把我给郁闷的,只好对结巴他们说:“算了,你们在上边待着,我下河去找涵洞。”

    话音刚落,结巴凑了过来,说:“九哥,让我来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我下过一次,熟悉的很,让我来能更快找到涵洞,你们三个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地方能绑绳子,毕竟,等会下涵洞的话,必须要绑上绳子,否则,很容易出事。”

    说完这话,我也顾不上什么脱鞋,径直跳进小河,开始寻找涵洞,而结巴他们三人则开始在河边寻找能绑绳子的地方。

    刚下河,饶是大热天,但这河水却宛如冰水一般,令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也顾不上那股冰冷感,凭着多年前的记忆,开始在小河内摸索。

    要是没记错,我当年之所以能找到那个涵洞,是因为温雪那时候溺水了,我是为了救她,才找到那个涵洞。

    而她当年溺水的地方,我却是记不清了,主要是这小河的变化太大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顺着河道往下游,一边游着,一边朝河边的墙壁摸了过去。

    等等,不对,我记得当年那事过后,遛马村的村民曾将那个涵洞用石块砌起来了,也就是说,现在想要找到涵洞,就这样摸下去,肯定不行。

    当下,我朝王一秀喊了一声,意思是让她去找个遛马村的村民过来,问问他们。

    那王一秀二话没说,径直朝遛马村走了过去。

    约摸过了十五分钟的样子,那王一秀领着一名中年妇人过来了。

    这妇人我认识,好像是遛马村村长的媳妇,一见她,我也没客气,就问她:“大婶,当年那个涵洞在哪个位置,还记得么?”

    “涵洞?什么涵洞?”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懵了,这什么情况?

    我至今犹记得记得,当年砌涵洞时,这妇人也在其中啊,她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了。

    若说我不记得了,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加上小河变化太大,记不准具体位置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这妇人不同,她生活在遛马村,又经常在这边溜达,再加上她当年亲手砌上去,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当下,我尴尬的冲那妇人笑了笑,说:“大婶,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记错了?”

    她稍微想了想,摇头道:“还是不记得你所说的涵洞。”

    这下,我更为疑惑了,她是真的不记得那涵洞的位置了,还是不愿意说。

    凭心而论,我觉得会是后者,可,我就想不明白了,只是让她说出涵洞的位置,又不是让她干什么事,至于隐瞒我吗?

    我笑了笑,又说:“大婶,您放心,只要你说出涵洞的位置,我不会亏待你。”

    那妇人的反应更为奇怪了,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说:“九伢子啊,我真不知道什么涵洞,是不是你搞错了啊,我们遛马村压根没什么涵洞啊。”

    我一听,脸色沉了下去,先前她说这话时,我曾怀疑过她是不愿意说,可,现在看来,她好似真的不知道啊。

    这是怎么回事?

    当下,我朝王一秀看了过去,就说:“再去找几个妇人过来。”

    那王一秀点点头,径直朝遛马村走了过去。

    等她回来时,边上跟着七八名妇人,在这七八名妇人中,我认识其中三个人,当年,她们三人都曾参加过砌涵洞。

    待她们走到我边上时,我朝其中一名妇人问了一句,“大婶,当年您亲手砌的那个涵洞还记得么?”

    令我差异的是,这妇人跟先前那妇人的反应一模一样,都是一脸诧异地盯着我,说:“九伢子,你说什么涵洞勒,我们遛马村没有涵洞啊!”

    这让我心沉如铁,她们这是商量好了?

    不对啊,就在一小时前,我曾救过她们,不至于连涵洞这么点小事也瞒着我吧!

    我又朝另外几名妇人忘了过去,问的是相同的问题,都是问她们还记不记得那个涵洞,令我差点没崩溃的是,她们的回答惊人的相似,都是说她们村子没什么涵洞,更说她们从未在河里砌过什么东西,说到最后,她们更是怀疑我,问我是不是把地方记岔了。

    我懵了,难道真是我记错了?

    不对啊,这事关乎到老王的生死,我怎么可能记错了,肯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