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606章 营救老王(9)

正文 第1606章 营救老王(9)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一想到这个,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若说我母亲不是普通村妇,那她也隐匿的太好了吧!

    那么问题出来了,她为什么要隐匿?

    说实话,我实在想不明白她老人家会隐匿自己,甚至连自己儿子也瞒着。

    当下,我连忙朝王一秀看了过去,就问她:“我妈还跟你说什么没?”

    她摇了摇头,轻声道:“就说你有儿子了,没说其他的了,哦,对了,她好像还说你…可能会遇到五鬼运。”

    五鬼运?

    我一怔,这五鬼运我倒是听说一点,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指曹十,张四,李九,汪仁,朱光等五位阴将缠身,令人厄运连连,还有一种是指五灵公,即东方生财鬼张元伯、西方生财鬼刘元达、南方生财鬼赵公明、北方生财鬼钟士贵、中方生财鬼史文业五位神王,倘若有这五灵公傍身,能令人财运滚滚。

    也正是这样,这五鬼运在有些人眼里,是两种极运,具体又得分流年、生辰八字等等。

    但我母亲说的却是我会五鬼运,倘若是前两个的话,母亲应该说,我会走五鬼运,而不是说遇到五鬼运。

    我连忙朝王一秀问了一句,大致上是问她,有没有传错话。

    她想了想,笃定道:“没错,你妈当初的确是说,你会遇到五鬼运。”

    我皱了皱眉头,难道母亲所说的五鬼运并不是一种运势,而是…风水局?

    说到这风水局,其实就是一些风水师针对某些商贾所布置出来一种风水局,其目的是聚财,所以,这五鬼运的全称是五鬼运财局。

    而这种五鬼运财局,源于九星法,又称天星法,九星即指北斗之贪狼(天枢)、巨门(天璇)、禄存(天玑)、文曲(天权)、廉贞(玉衡)、武曲(开阳)、破军(摇光)、左辅(洞明)、右弼(隐光)九星。

    据《易经》所记载,这九星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上观天象,知天地变化,掌生杀之权。下辨地形,则知人之贫富祸福。

    所谓的五鬼运财局,是使用极端的方法打通增财的捷径,五鬼是指九星中的廉贞星,财,指水。而五鬼运财的本质,就是催旺七星风水中最凶的廉贞五鬼星,使山龙廉贞位开门、窗等气口,使水龙巨门位有水,使得“凶星吉用”,好比勇士驾御烈马,猎手降伏猛虎。

    心念至此,我眉头越皱越紧,为什么母亲会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到这事?

    是因为我马上要下地下世界救老王?还是因为其它什么事?

    一时之间,我有些拿捏不准,只好将这个疑惑压了下去,正欲再询问王一秀几个问题,那温雪忽然凑了过来,问我:“九哥哥,你说,是不是你父母得罪什么人了,这才选择隐匿在坳子村。”

    我一愣,就问她原因。

    她的一句话,令我哭笑不得。

    她说:“电视剧都这样演的啊!”

    我瞪了她一眼,压根不想理她,这特么不是逗我么?

    不过,她这话却提醒了我,试问一句,倘若没仇人,谁会隐匿在这村子?

    就这样的,整个房间静了下来,我们谁也没说话。

    约摸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我死劲揉了揉脸,挥去脑袋的那些想法,再次朝温雪看了过去,沉声道:“先不管我妈为什么会隐匿在这,我还是那句话,我想见我儿子小平安。”

    那温雪好似没想到我会再次提出来,吱吱唔唔了一会儿,也没说个所以然出来,直到我再次问一句时,她才开口道:“可以是可以,只是…小平安被我爸带走了。”

    “你爸在哪?”我连忙问。

    她望了望我,好似想到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说:“等你先解决老王的事再说吧!”

    言毕,无论我再问什么,那温雪闭而不言,一直在我边上坐着。

    这让我拿她没丝毫办法,最后只好说不带她下地下世界救老王,令我没想到的是,那温雪居然来了一句,“脚长在我身上,去不去救老王,我说了算。”

    对此,我也是无语的很,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在房内坐着,时不时会问温雪几句,都是一些关于小平安的事。

    对于这点,那温雪倒也没隐瞒,把关于小平安的一切告诉我了。

    说是,她自从跟我那啥后,不到一个月,她便察觉到自己怀孕了,立马辞掉了火葬场的工作,直接去了鬼山,一直在那边安胎。

    再后来,生下小平安后,她便一直在鬼山住着,我问她怎么不来找我。

    她的一句话令我哑口无言。

    她说:“你跟我哥是仇人,找你有用吗?”

    我尴尬的笑了笑,就如她说的那般,那个时候我跟王木阳的确是仇人,倘若她来找我,估摸着王木阳第一个不允许,好在如今已经跟王木阳化干戈为玉帛。

    我本来还想着继续问下去,但老王媳妇端着刚做好的老母鸡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说:“九伢子,快,吃点老母鸡补补身子。”

    我也没客气,一顿狼吐虎咽。

    饭后,王一秀领着我去了二楼。

    刚进房,那王一秀也不知道咋回事,先是警惕地朝门外瞥了瞥,后是将房门关上。

    这把我给吓得,差点没叫出来,她不是想那啥吧!

    就在我混思乱想之际,那王一秀猛地朝我跪了下来,对着我就是磕头。

    我懵了,连忙去拉她,哪里晓得,她死活不起来,嘴里一个劲地抽泣着说:“九伢子,求你勒,带我去救我爸吧,我爸他…他…他。”

    “老王怎么了?”我神色一紧,忙问。

    她抬头望了我一眼,哭着说:“我…我…我梦见他了。”

    一听这话,我浑身如遭雷击一般,梦…梦…梦见老王了?

    这不可能啊!

    一般只有死人才会给后人托梦啊!

    难道…。

    我不敢往下想象,忙问:“梦见老王怎么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她哭的更甚了,“我爸说…让我…我每年清明、中元节记得给他多少纸钱跟衣服,他…他…他还说他在下面冷。”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