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605章 营救老王(8)

正文 第1605章 营救老王(8)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当下,我立马拒绝老王媳妇的提议,就说:“王婶,救老王的事,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哪怕是死,我也会把老王救出来。”

    要说,农村人就是朴实,老王媳妇一听我的话,立马朝她一对儿女看了过去,说:“一鸣,一秀,还愣着干吗啊,快给九伢子磕头。”

    我一听,哪里敢让他们下跪,忙说:“王婶,您说这话就见外了,我跟老王的关系你是知道的,您要是觉得愧疚,您看这样成不,今晚让我在您这边借宿一晚。”

    我这样说,主要是不敢回家,这倒不是怕梨花妹跟苏梦珂,而是怕我母亲,我母亲的性子我太清楚不过了,一旦见到温雪、苏梦珂,绝对会把我在外面晾一宿。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母亲这人思想颇为保守,于她来说,男人有了心仪的女人,便不能结识其她女人,一旦结实了,那就是思想开小差了。

    所以,我实在是不敢回家,就打算在老王家借宿。

    老王媳妇也没拒绝,便让她女儿去替我整理一张床铺,至于温雪,我本意是让她回家,但温雪说,她一个人回去没意思,也在老王家住了下来。

    随后,我跟老王媳妇扯了一些家常,都是一些关于老王的话题,在说到明天救老王时,老王媳妇激动的很,说了一大堆好话。

    大概是十一点的样子,愣是捉了一只老母鸡出来,说是给我补补身体,明天好有力气救老王。

    对此,我也没拒绝,毕竟,在我们乡下就这样,你要是不拿点好处,人觉得你这人不实在。

    很快,老王媳妇去了厨房,整个房间就剩下我、温雪以及老王女儿王一秀,至于那王一鸣,估摸着是觉得不好意思,直接去了卧房。

    “九哥哥,明天去救老王,你得带上我。”那温雪朝我靠了过来,压低声音说。

    我皱了皱眉头,立马给拒绝了,说:“不行,这次下地下世界不是闹着玩的。”

    “不行,我必须得去,当初要不是…”

    不待她说完,我立马打断她的话,说:“当初的事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提。再说,当初你有自己的难处,我相信老王也不会怪你,这事就这样决定了,明天我跟结巴下地下世界,你在我家先待着。”

    “九哥哥!”那温雪一把拽住我手臂,摇了几下,“让我去嘛,老王的事是我心头一根刺,要是我不能下去,这辈子都会良心难安。”

    我还是没同意。

    那温雪见我不同意,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嗔道:“九哥哥,我下去后,绝对不会成为你的累赘,你别忘了我以前是干吗的,再者说,老王在地下世界待了几年,你们就算救了他,知道怎么护理吗?知道怎样让他身体能快速恢复么?”

    我一怔,这个还真不知道,我跟结巴都是大老粗我,哪里懂这些。

    不过,有一点我却是纳闷的很,这温雪以前不是在火葬场上班么,这火葬场跟护理有啥关系?

    我本来想问出来,不过想到温雪在鬼山单手劈铁笼的事,也没再问。

    那温雪见我没说话,又说:“九哥哥,真的,带上我好不好,你也不想我这辈子在愧疚中度过吧?”

    我望了望她,下意识点了点头,说:“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一是去了地下世界,无论什么,你得听我的。”

    “二呢?”那温雪皱眉道。

    我想也没想,立马说:“我想见我儿子小平安。”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格外激动,主要是这事一直压在我心里,先前在回衡阳的路上就一直想问关于小平安的事,但苏梦珂在边上,一直压在心里。

    此时,我哪里还会再压抑。

    话音刚落,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温雪,而是一直在边上没说话的王一秀。

    也不晓得那王一秀怎么回事,一听这话,先是惊呼一声,后是起身就朝外面跑了过去。

    我问她去干嘛,她的一句话,令我差点摔倒,她说:“我去找陈婶子啊,她昨天跟我聊天时,说你可能有儿子了,我还不信,可…。”

    不待她说完,我一把拉住她,下意识朝温雪看了过去,又朝门外看了几眼,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巨浪。

    母亲知道我有儿子?

    这不可能啊!

    我仅仅是才知道不久,她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温雪说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温雪怎么可能跑到我们坳子村来说这事。

    再者,母亲这些年最远也就去过镇上,用足不出户来形容她也不足为过。

    她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当下,我立马问温雪,“你跟我妈说过这事?”

    她摇了摇头,说:“怎么可能,知道小平安是你儿子的,只有我跟我哥知道。”

    这下,我再也坐不住了,一把抓住王一秀双臂,颤音道:“我妈是怎么回事这事的?”

    她好似没想到我会这般激动,疑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特别肯定,就好似亲眼看到的一般。”

    听着这话,我没再说话,心里却好似明白了一些。

    难道…。

    不可能啊,母亲这些年给我的印象一直是农村妇人,安分守己的,怎么可能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种想法在我脑海仅仅持续了不到三秒,我立马否定了,原因很简单,母亲是怎么知道我有儿子的?

    那温雪见我没说话,好似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就问我怎么了。

    我没说话,脑子一直在想我母亲的事。

    不想还好,这一想,我愈发感觉我家好似有点不正常了,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父亲仅仅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仅仅懂一些木匠手艺,可,父亲所表现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普通木匠。

    再有就是母亲,她足不出户,便知道我有儿子的事。

    看似很普通的一件事,可想要知道我有儿子,唯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有人跟她说,另一种便是利用六爻神算,推衍我的命理,再根据我的命理,推衍出一些在我身上已发生,或未发生的事。

    可,如此一来,也就意味着母亲绝非普通村妇。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