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601章 营救老王(4)

正文 第1601章 营救老王(4)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可,如果此时去揭发玄学协会,我该去找谁?

    就我知道的这些势力而言,玄学协会算是最厉害的了,难道跑到玄学协会去揭发玄学协会,这特么不是自投罗网么?

    将爷见我没说话,估摸着是急了,一把抓住我手臂,就往鬼山那边走。

    “蒋爷!”我连忙喊了一声,说:“我…我…我…”

    我支吾老半天,也没说句完整话出来,主要是不好意思拒绝蒋爷。

    蒋爷应该是想到什么,神色不由萎缩了不少,一把松开我手臂,猛地朝鬼山那边追了过去。

    我正准备追上去,蒋爷立马停了下来,朝我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我先回去。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蒋爷,结巴一把拉住我,冲我摇了摇头,说:“九哥,蒋爷是个有分寸的人,他既然敢回鬼山,说明他有一定的把握,再者,此时的鬼山被你布置了旋落迷幻阵,蒋爷就算想进去,也极难,退一万步来说,他即便进去,在里面也不会遇到危险,你别忘了此时的鬼山已经没人了。”

    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连忙朝蒋爷追了过去,一把抓住他手臂,就准备拉着他上汽车,让他跟我一起回衡阳。

    就在这时,令我想不到的一幕发生,蒋爷竟然朝我跪了下来,不停地朝我磕头,这把我吓得,连忙扶起他,“蒋爷,您到底怎么了?”

    蒋爷急的满头大汗,唔唔地说着。

    一看蒋爷的表情,我猛然想起一个事,那便是蒋爷来鬼山的原因。

    据蒋爷所说,他儿子好像被五长老给绑架了。

    难道说,蒋爷的儿子还在鬼山内。

    我把这一想法说了出来,蒋爷连忙点头,嘴里唔唔地说着。

    一看蒋爷的动作,我哭笑不得,都怪我太大意了,居然把蒋爷的儿子给忘了,只是,蒋爷是如何确定他儿子在鬼山?

    难道说,蒋爷曾在鬼山内见过他儿子?

    倘若真是这样,也就是说,只要找到蒋爷儿子,便能弄懂蒋爷到底是怎样中的诅咒了,甚至能弄清是五长老勾结东瀛人还是整个玄学协会在勾结东瀛人。

    当下,我也没犹豫,扭头朝结巴看了过去,说:“结巴,看样子,我们还得去趟鬼山。”

    结巴望了望,说:“九哥,再去鬼山,恐怕会耽搁救老王的时间。”

    我稍微想了想,此时离七月半还剩下两天半的时间,而从这边回到衡阳大概需要八小时左右,只要时间上紧一紧,应该来得及,就说:“我们尽快赶回去就行了。”

    说完这话,我朝苏梦珂看了过去,按照我意思是让她在这边找个酒店住下,等我们出来就行了,但苏梦珂死活不同意,说是无论生死都得在我身边。

    对此,我也没拒绝,毕竟,把苏梦珂一个人放在酒店,我也有些不放心,便领着苏梦珂、结巴以及蒋爷再次朝鬼山那边赶了过去。

    我们到达鬼山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好在结巴早有准备,给我们每人塞了一个手电筒,一行四人提着手电筒朝鬼山内迈了进去。

    由于这鬼山内的旋落迷幻阵是我布置的,所以进入鬼山倒也还算顺畅。

    我们刚进入鬼山,蒋爷整个人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很,领着我们窜了几条暗道,最终在一座庭院前停了下来,这地方我来过,当初就是在这庭院见到温雪。

    所以,一看到这庭院,我下意识想起了温雪。

    不待我们走进庭院,一道浑厚的男声响了起来,“想去找陈九,行,把孩子给我。”

    一听这声音,我立马停下脚步,倾耳听去,就听到温雪的声音,传了出来,“可,可,这孩子…。”

    不待温雪说完,先前那道浑厚的男声再次响了起来,“不好,有人来了。”

    随着这话一出,整座庭院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这令我脚下不由快了几分。

    刚进入庭院,就发现这庭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心里不由一阵沮丧,刚才是温雪的声音,还是我幻听了?

    我朝结巴看了过去,意思是问结巴有没有听到这声音,就见到结巴冲我点了点头,也没说话,而苏梦珂则面色变了变也没说话。

    至于蒋爷一双眼睛则一直盯着庭院左边的墙角。

    我将他们的神色收入眼底,大致上明白了,但碍于苏梦珂在边上,我也不好深究下去,只好顺着蒋爷的眼神朝左边的墙角瞥了过去。

    但见,墙角的位置放着一个铁笼子,铁笼子四边则布满了各种鲜花,倘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那铁笼。

    当下,我抬步朝那边走了过去,快速弄掉铁笼上的鲜花,就发现这铁笼内绑着一个人,那人身上密密麻麻地绑满麻绳,嘴巴则被封的严严实实,或许是没进食,还是怎么回事,那人脸色惨白,看不到丝毫血色,双眼紧闭,压根看不出死活。

    定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蒋爷的儿子,何建华。

    蒋爷一见到那何建华,猛地朝铁笼扑了过去,豆大的眼泪簌簌而下,双手不停地拍打着铁笼。

    在这一刻,蒋爷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雕刻大师,而是一位父亲。

    说实话,看到蒋爷这样,我有些心酸,犹记得第一次见到蒋爷时,他是何等意气风发,但在面对自己子女时,却显得与常人毫无二致。

    有人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我觉得这话不贴近生活,或许应该说英雄难过子女关,更贴近生活。

    任你有一身逆天的本事,但在子女问题上,天下父母一般心,这份心不论职业、不论贵贱、不论金钱,有得只是父母对子女那颗心。

    良久,我走了过去,一把扶起蒋爷,说:“蒋爷,你到边上休息,我给你弄开这铁笼。”

    蒋爷好似有些不放心,嘴里唔唔地说着什么。

    虽说我听不懂,但我却懂他意思,应该是让我小心点,别伤着何建华。

    我点点头,说:“你放心,不会伤着何建华。”

    说话间,我盯着铁笼看了一圈,就发现这铁笼压根没有锁头,就连门之类的东西也没有,要是没猜错,五长老绑架何建华后,应该是弄半个铁笼,然后把何建华弄进去,最后再将铁笼完全焊死。

    而这种情况想要救出何建华,恐怕只能将铁笼弄出去

    ,找人用切割机切开。

    就在我打定主意的一瞬间,一道声音在我背后响了起来,“九哥哥!”

    扭头一看,是温雪。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