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90章 苏梦珂(8)

正文 第1590章 苏梦珂(8)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玛德,活见鬼了,这什么情况?

    是我太虚弱了导致出现幻觉?

    还是悬棺在作祟?

    等等,不对!

    以王木阳跟洛东川的能力,他们俩应该能把握好时间才对。

    心念至此,我死劲晃了晃脑袋,就发现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渐渐地,那景象愈来愈模糊,愈来愈模糊,到最后我眼睛所见到的地方,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擦,怎么回事?

    我暗骂一句,抬手擦了擦眼睛,定晴看去,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好似吞噬了整片天空。

    陡然,无边无际的额黑暗中传来一束亮光,那亮光宛如从天而降,诡异的是,那亮光好似被什么东西固定了一般,呈一个圆形,直愣愣地照射在地面。

    而地面则是一口大红棺材,要是没猜错,那棺材正是悬棺。

    看到这里,我冷汗直冒,这是怎么回事?

    是幻觉?

    还是我脑海出现了什么预兆?

    这让我压根摸不清头脑,我想起身朝那边走过去,却发现双脚好似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一般,压根迈不动步伐。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亮光再生异变,逐渐扩大,将整口悬棺罩在光线内。

    与此同时,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滴答、滴答、滴答。

    那声音宛如就在耳边响起,是那样清脆、动听,令人不由自主地沉侵在脚步声中。

    邪乎的是,我只能听到那一阵脚步声,却看不到发声源。

    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就知道我眼睛快要疲惫时,一道女人的身影缓缓出现在我眼帘内。

    那女人跟我年纪相仿,瓜子脸,唇红齿白,一双眼睛特别大,皮肤白皙,一袭长发垂腰,上身是一袭洁白色的百褶裙,脚下是一双黑色高跟鞋。

    滴答、滴答、滴答。

    那女人踩着高跟鞋缓缓朝悬棺靠近。

    我在看到那女人的一瞬间,浑身一震,如遭雷击,是她,是她,真的是她。

    我下意识想喊出她的名字,可不知道咋回事,我的声音压根无法从喉咙发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女人离悬棺愈来愈近。

    “苏梦珂!”

    “苏梦珂!”

    “苏梦珂!”

    我心里歇斯底呐喊着,眼泪不由自控地流了出来,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溢出,从我脸颊缓缓往下滑落。

    她好似没看到我一般,站在悬棺边上,好似在思索着什么,又好似在权衡着什么。

    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她柳眉微蹙,缓缓伸出手朝悬棺上探了过去。

    就在她手臂触碰到悬棺的一瞬间,我眼前的景物猛地晃动起来。

    “苏梦珂!”

    我猛地喊了一声。

    话音刚落,我眼前的景物已经彻底消失,整个人的精气神在这一瞬间好似被掏空了,而眼前的景象则被一口大红悬棺给代替,在悬棺边上则站着三人。

    起先,我以为看花了眼,死劲擦了擦眼睛,定晴一看,没错,悬棺边上是站着衣衫褴褛的三个人,再扭头朝后看去,就发现王木阳跟洛东川正闭目念《往生经》。

    幻觉?

    难道刚才那一切是幻觉?

    不对,应该不是幻觉。

    就在我精神恍惚的一瞬间,那三人走到我边上。

    这三人我认识,正是我在来鹰潭市时在火车上遇到的周欣,后来在平定乡遇到这周欣,我跟结巴曾准备她家留宿一个晚上,谁曾想到,这妇人居然想害我。

    另一人则是在平定乡装神弄鬼的姚老三。

    要是没记错,来鬼山之前,我曾把这姚老三送到当地派出所了。

    最后一人,当真是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以至于我在看到那人时,一双眼睛一直停在他身上,丝毫没离开过。

    原因在于,这人不应该出现在这,可,他偏偏出现在这了。

    他不是别人,正是平定乡派出所所长,端木清,端木所长,当初就是他给我和结巴拿了钱,让我们来鬼山,美名曰,让我们破坏鬼山内的悬棺。

    一看到他,我又看了看姚老三,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双眼死死地盯着他,嘴里却不敢停下来,依旧不停地念着《往生经》。

    “哟呵,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怎么跟死人一样啊!”那姚老三凑了过来,一把抓住我头发,将我头往上微微扬起,笑道:“这不是当初把我送到派出所那小子么?”

    说话间,他砸了砸舌,“啧,啧,啧,这才几天不见啊!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啊,不人不鬼的,让人看了当真是心痛呐!”

    说完这话,他猛地抬手,照着我脸上就是一掌煽了下来。

    只听到啪的一声。

    我脸上宛如被什么利刀刮过一般,火辣辣的痛。

    我怒视地瞪着,也不敢说话,主要是嘴里还得念《往生经》,毕竟,现在离三天三夜的时间,仅仅只差三分钟了,绝不能在这关节时候掉链子。

    那姚老三一见我这表情,抬手就是一掌拍了下来,怒骂道:“马币,什么玩意,让你瞪,让你瞪!”

    那姚老三一连两记耳光煽的我晕头转向的,只觉得双眼直冒火星,再加上在这念了三天三夜的经文,整个人更是虚脱到极致了。

    我之所以还醒着,完全是凭借那股毅力。

    等等!

    他这一煽,立马让我想起一个事,那便是先前我所看到的一幕。

    莫不成那一幕是苏梦珂要复活的迹象?

    一念至此,我整个人宛如打了鸡血一般,浑身一怔,嘴里不停地念着《往生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悬棺,压根没任何心情去搭理那什么姚老三。

    而那姚老三一见我没理他,好似有些火了,抬手又准备煽下来。

    “行了,我们是过来求财,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直接一刀捅了,免得我们的那些事被人泄了出去。”那端木清一把抓住姚老三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摸出一把匕首塞在姚老三手里。

    一见这情况,我也是真急了,本以为能平安无事地见到苏梦珂复活,谁曾想到会在这节骨眼上冒出来这三人。也怪我粗心大意,一直想

    着悬棺跟道虚的事,完全把这些人给忘了,要知道,我进入鬼山之前,这三人起着引导的作用。

    等等,他们三人是怎么进来的。

    难道…。

    我猛地朝端木清看去,就发现他嘴角浮现一道冷笑,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