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89章 苏梦珂(7)

正文 第1589章 苏梦珂(7)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就在我靠近悬棺的一瞬间,也不晓得是感觉出现偏差了,还是咋回事,就觉得那悬棺看似在眼前,实则跟我离着十万八千里。

    这让我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缓缓抬手朝悬棺摸了过去,入手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可,眼睛却实打实地看见我的手已经触碰悬棺。

    怎么回事?

    我心里嘀咕一句,深呼一口气,再次伸出朝悬棺摸了过去。

    这一摸,我立马发现这悬棺的异样,只觉得手里冰冰凉凉且伴随着那种柔软的感觉,我敢肯定的是,我摸到的绝对不是悬棺,但,眼睛却看到自己的双手摸在悬棺上。

    那种感觉当真是玄之又玄。

    玛德,活见鬼了。

    第一次摸是空荡荡的,第二次是冰冷且柔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下,我死死地盯着悬棺,再次伸手朝悬棺摸了过去。

    这一次的感觉,更为奇怪了,就好似摸在什么火苗上一般,那股强烈的炙热感猛地袭来,吓得我连忙缩回手。

    那洛东川好似发现我的异样了,朝我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问我怎么了。

    我苦笑一声,朝他回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这悬棺有问题。

    那洛东川也没犹豫,立马走了过去,抬手朝悬棺摸了过去,仅仅是一下,他眉头紧锁,死死地盯着悬棺。

    足足盯了三四分钟的样子,他朝我看了过来,然后蹲下身,在地面写了三个字,“有古怪。”

    一看这三个字,我点点头,朝他打了一个眼神,意思是,现在怎么办?

    他摇了摇头,嘴里却一直在念叨着《往生经》。

    就在这时,那王木阳缓缓起身,也朝这边走了过去,他的反应跟洛东川大相径庭,仅仅是摸了一下悬棺,眉头紧皱,整张脸更是沉了下去。

    这让我们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咋回事。

    就这样的过了约摸一分钟的样子,那洛东川一边念着《往生经》,一边在地面写了几个字,“先念足三天三夜的经文。”

    我一想,目前已经这样了,只能闷着头继续念下去了。

    只是,我心里却有了一丝疑惑,那便是在念《往生经》期间,不少人昏迷过去了,不知道那些人昏迷过去,会不会影响到悬棺。

    但由于不能开口说话,我也没问出来,只好强压心中的疑惑,再次围着悬棺坐了下去。

    那洛东川跟王木阳见我坐了下去,他们俩也在我边上坐了下去。

    这次,他们坐下的方式很奇怪,并不是先前那种挨着悬棺而坐,而是坐在我的左上角与右上角。

    如此一来,我们三人呈现一个三角形,我坐在最前面,洛东川跟王木阳则坐在我后边。

    就这样的,我们三人再次围着悬棺念了约摸十小时的样子,在这期间,我只觉得头晕眼花的,差点坚持下来,好在脑子不停地回响着苏梦珂的一眸一笑,这才强忍着那股感觉坚持下来了。

    反观洛东川跟王木阳,他们俩在念了差不多六小时的样子,王木阳率先晕了过去,洛东川则在王木阳昏迷后的一小时也晕了过去。

    好在他们俩毅力惊人,仅仅是休息了不到一小时的样子,他们俩悠悠醒过来,嘴里继续念叨着《往生咒。》

    坦诚而言,没经历那一幕,谁也无法想象那种因念经而晕迷的感觉。

    从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我这欠了洛东川跟王木阳一个人情,还是最难还的那种人情。

    当我们念到第十个小时的时候,我默默地算了一下时间,从开始到现在,估摸离三天三夜仅剩下一小时的样子。

    我扭头朝洛东川、王木阳看了过去,就发现他俩已经到了枯竭的边缘,特别是王木阳,整个人宛如死者一般,脸色呈现那种菜叶青,双眼浑浊不堪,嘴唇已经称不上嘴唇了,全是鲜血。

    而那洛东川的情况虽说比王木阳好上几分,但也仅仅是好一点,他整张脸一片铁青,双眼闪烁着疲惫,嘴唇上裂开了好几道口子,不停地鲜血溢出来。

    见此,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件事过后,无论他俩提什么要求,就算舍命也必定替他们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三天时间内,结巴、万洋、瑶光老师等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从昏迷后,压根没再醒过来,我曾经探视过他们的鼻息、呼吸,却发现他们仅仅是睡了过去。

    令我想不明白的是,一般睡觉时间也就是七八个时间,即便是一些嗜睡之人,也就是十一二个小时,但他们这次愣是昏迷了差不多两天时间。

    就在这时,原本没风的岩洞内,也不知道咋回事,陡然掀起一股微风,轻轻地拂面而过,令人为之一振。

    与此同时,那洛东川缓缓起身,走到我边上,虚弱道:“时间够了,可以开棺了。”

    时间够了?

    我一怔,连忙掐指算了算,不对啊,应该离三天三夜还剩一个小时的样子。

    当下,我连忙摇了摇头,嘴里还在坚持念着《往生经》。

    那洛东川好似虚弱至极,抬手在我肩膀摁了一下,虚弱道:“时间够了,别念了,再念下去,你我三人估计都得交待在这。”

    我不是很懂他的意思,毕竟,这么多时间都坚持下来了,应该不在乎最后一个小时才对。

    换而言之,即便是再念一个小时,也不至于让我们三人都毙命吧?

    我再次摇了摇头,嘴里继续念叨着《往生经》。

    让我想不明白的是,那王木阳也站了起来,他说:“陈兄,时间已到,可以开棺了。”

    活见鬼了,难道真是我算错了?

    不对啊!

    我记得当初念《往生经》之前,怕把时间弄混,特意记了一下时间,而现在离三天三夜还差一小时的样子,严格来说,应该是差四十分钟左右。

    当下,我怔了怔神色,朝王木阳摇了摇头。

    不摇头还好,这一摇头,我立马感觉的景象开始晃动起来,宛如电影片段一般,一帧一帧地在我眼前闪过。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