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88章 苏梦珂(6)

正文 第1588章 苏梦珂(6)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待那王木阳离开后,我望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语。

    凭心而论,如果有得选择,我宁可不知道这事,或许就如某个名人说的那般,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

    而现在的我,正缺乏那种幸福。

    也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直到洛东川拍了我一下,说:“行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罢了,先把眼前这事解决再商量后续的事吧!”

    我点点头,也没说话,而王木阳等人则开始围着悬棺而坐。

    待王木阳他们坐定后,洛东川领着瑶光老师也坐了下去。

    见此,我深呼一口气,先是查看了蒋爷的情况,就发现他还处于昏迷当中,身体除了虚弱点,倒也没啥大事。

    这让我彻底放下心来,毕竟,未来的三天时间,按照青舟子临终前的意思,我们一众人滴水不能进。

    随后,我又大致上查看了一下悬棺以及岩洞内的情况。

    不过,令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苏梦珂的魂魄在哪?

    倘若苏梦珂的魂魄不在,即便青舟子作法成功了,好像也不行吧?

    我把这一疑惑朝结巴问了出来。

    结巴的一句话,令我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他说:“九哥,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苏梦珂一直跟在你身边,从未离开过,我担心你会因为这事而…。”

    不待他说完,我面色一喜,连忙问:“在哪?”

    “你左边。”他抬手朝我左边指了指。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就发现那位置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不过,我却是格外相信结巴,原因很简单,他开了天眼,他说苏梦珂在左边,定在左边。

    当下,我死死地盯着左边,也不说话。

    结巴走了过来,在我肩膀拍了拍,说:“九哥,作为道士,有些事情,我不好说破,我只能告诉你,无论这次是成功还是失败,我希望你一定要撑住。”

    我哪能不懂他意思,他这是暗示我,这事有可能会失败,就说:“青舟子道长以性命完全的事也没十足的把握吗?”

    结巴苦笑一声,解释道:“九哥,有些事情并不是恒定不变的,有着一定变数,我只是给你提前打个预防针。”

    我点点头,也没再说话,立马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便问洛东川等人,接下来的三天三夜能不能坚持。

    那洛东川皱眉头道:“师弟啊!这念《往生经》看似一件十分轻松的事,实则要念上三天三夜,且不能停歇,不能进食,即便是佛家的一些得道高僧恐怕也无法做到。”

    我懂他意思,就如他说的那样,这事看上去简单的很,实则却是辛酸的很。

    就在这时,那王木阳也开口了,他说:“陈兄,你放心,除非王某人身死,否则,一定坚持到最后。”

    我重重地点点头,朝他们抱拳道:“等这事过后,两位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小子定全力以赴。”

    那洛东川一笑,倒也没说话,王木阳仅仅是点点头,也没说话。

    见此,我也没多,便准备开始念《往生经》,结巴见我坐下了,他则挨着我坐了下去,嘴里也开始念《往生经》。

    随着我们的开始,那王木阳跟洛东川等人,也开始念《往生经》。

    坦诚而言,作为抬棺匠,让我念三天三夜的《往生经》,其过程枯燥无味不说,还得时刻关注着悬棺的变化,个中辛酸当真是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

    特别是念经期间,还得承受着各种精神压力,例如,担心某个字念快了,是不是会影响到悬棺,又例如还得考虑假如失败了,得以什么方法去挽救。

    诸如此等精神压力,令我差点没崩溃。

    一天下来,我们所有人压根没敢停留,嘴里不停地念着《往生经》,只觉得口干舌燥,嘴唇都开始冒白皮了,我们这些男的倒还能坚持住,瑶光老师作为女性,从体力方面来说,她肯定不如我们,仅仅是一天,她整个人好似苍老了一圈。

    刚到第二天,那瑶光老师再也坚持不住了,直接晕了过去,嘴里不停地嘀咕《往生经》。

    这让我感动莫名,若不是为了复活苏梦珂,那瑶光老师绝对不止于念经念到昏迷过去,但这种情况依旧在持续,第二天中午时分,王木阳身边那些人开始昏迷,特别是万洋,他是继瑶光老师第一个昏迷过去的男人。

    随着万洋的昏迷,王木阳身边那些人一个连着一个昏迷过去了。

    待第二天晚上时,王木阳身边那些人已经悉数昏迷过去了,整口悬棺边上,只剩下我、结巴、洛东川以及王木阳四人。

    此时,我们四人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念出来的声音,更是极小,特别是结巴,估计已经到了昏迷的边缘,之所以还能坚持下来,十之**是凭着那股毅力。

    说实话,结巴能坚持两天,已经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按照我的初步打算,结巴应该只能坚持半天。毕竟,他断过臂,再加上失血的原因,能坚持半天已经算厉害了。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结巴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猛地朝地面倒了下去,脸色更是一片惨白,嘴唇上面已经裂了不少口子,隐约有血迹溢了出来。

    看到这里,我心里宛如打翻了五味瓶,便朝洛东川跟王木阳看了过去,就发现他们俩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如纸,嘴唇跟结巴一样,也裂了不少口子,上面血迹斑斑的。

    饶是如此,他们俩依旧不停地念着《往生经》。

    我深呼一口气,也没敢犹豫,下意识继续念叨着《往生经》。

    就这样的过了约摸半天的样子,也不晓得是坐久了的缘故,还是念《往生经》念麻木的缘故,只觉得眼前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这种感觉足足持续了半小时的样子,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疑惑,猛地睁开眼,却发现眼前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可,即便如此,我心里却升起一股不安感,隐隐约约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这种情绪,在我心里缠绕了许久,那王木阳跟洛东川估计也感觉到了,两人纷纷睁开眼,朝我看了过来。

    我们三人对视了一眼,谁也没停下念《往生经》,脸色却是一个个沉得比一个很。

    就在这时,那洛东川缓缓起身,估摸着是坐久的缘故,他刚起身

    ,整个人猛地朝后面退了几步,嘴里却没忘了念《往生经》。

    待那洛东川站定后,缓步朝我走了过来,又朝我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去查看悬棺。

    我一想,也对,这《往生经》念了差不多两天半,应该会有所效果了,便立马起身,也不晓得是我身体异于常人,还是咋回事,我刚起身,并没有出现洛东川那种情况,相反,我却感觉浑身好像有了一丝气力。

    见此,我面色一喜,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往生经》,脚下朝悬棺那边靠了过去。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