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84章 苏梦珂(2)

正文 第1584章 苏梦珂(2)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那青舟子听我这么一问,点点头,淡声道:“时至今日,是时候开棺了。”

    这话一出,那洛东川立马反应过来,猛地朝外面喊了一声,“瑶光老师进来。”

    随着洛东川这么一喊,那王木阳也跟着喊了一声,“万洋,老三,你们也带着人进来。”

    我望了望他们俩,心里感激的很,先是喊了一声结巴进来,后是朝洛东川他们说了一声谢谢。

    令我郁闷的是,那洛东川罢手道:“师弟,你想到了,我并没有帮你,只是帮道长罢了。”

    好吧,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我也没再说话。

    很快,瑶光老师、万洋、结巴以及秦老三等人走了进来。

    他们进来后的反应惊人的相似,皆是不可思议地盯着那悬棺,特比是结巴,直接走到我边上,颤音道:“九哥,这悬棺开了?”

    我苦笑一声,也不知道咋跟他解释,就说:“情况有变,你在边上看着就行了。”

    “有变?”结巴一愣,忙问。

    我点点头,也不想再说下去,主要是怕耽搁时间,毕竟,那青舟子已经开口了,说是要开棺了。

    结巴应该是看出我不想说话,也没再问下去,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悬棺。

    与此同时,王木阳、洛东川身边那些人问的都是一些相近的问题,皆是问悬棺是不是开了。

    对此,王木阳跟洛东川给出答应也是相近,皆是让他们在边上看着。

    “诸位,可否安静一下?”陡然,青舟子淡声开口道。

    瞬间,全场静若寒蝉,谁也没说话,无双眼睛都盯着青舟子。

    “小九,你过来一下!”青舟子朝我招了招手。

    我一怔,正准备走过去,也不晓得咋回事,结巴陡然拽住我手臂,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左边,我问他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支吾道:“没…没什么,九哥,你小心点。”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又给他抛了一个放心的眼神,便朝青舟子走了过去。

    刚到青舟子边上,他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淡声道:“小九,这悬棺恐怕得由你来开,贫道只能在边上协助你。”

    我本来想问原因,但看到青舟子一股凝重之色,我也没问原因,就问他:“道长,怎么开?”

    他望了望悬棺,“以你之心血,滴三滴在悬棺头部,再以你之心血滴在悬棺尾部,最后以你之心血滴在悬棺前面的八仙过海图上,悬棺可开。”

    我懵了,失声道:“这么简单?”

    那青舟子一笑,“世间万物,追其根本,不离其一,无所复杂,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你按照贫道所说的办法去做即可。”

    我还是有些不信,主要是他说的这办法太简单了,简单到让人不敢相信,这就好比能难倒高中生的一道奥数题,居然小学三年级的学生给解答出来,个中感觉,当真是五味俱在。

    那青舟子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拍,笑道:“小九,你按照贫道教你的方法去做即可,剩下的事,贫道能搞定。”

    好吧,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怎样,只好点点头,说:“有劳道长了。”

    那青舟子罢了罢手,也没跟我说话,便开始吩咐洛东川跟王木阳,让他们按照五星的站姿围在悬棺边上。

    说到这里,那青舟子应该是担心他们不会弄,特别在悬棺边上放置了五枚石头,分别放在悬棺的前、后、左、右以及左上角。

    放置好五枚石头,青舟子淡声道:“两位,麻烦你们了,对了,左上角的位置,只能站一个人。”

    说着,他瞥了瞥在场所有人,最后把眼神停在结巴身上,说:“师弟,你站那个位置吧!”

    “我?”结巴指了指自己。

    那青舟子微微颔首,说:“对,就你,虽说你我同门,但你曾是八仙,站在左上角的位置,倒也符合规矩。”

    那结巴一听,也没犹豫,立马站了过去,而洛东川、王木阳则领着自己的人,分别站在前、后、左、右的位置。

    待他们站定好,我仔细看了看,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当初在脑海所看到的画面,正是这个样子,没想到现在居然真的实现了。

    这令我对自己的预感能力愈来愈好奇了,只觉得这太特么不可思议了。

    不过,眼下也没时间让我继续思考下去。

    这不,我刚愣神,那青舟子就朝我看了过来,淡声道:“小九,你可以开始滴心头之血了。”

    说话间,青舟子在悬棺前面席地而坐,值得一提的是,青舟子这次坐的地方是在洛东川身前,与洛东川四目相对,而洛东川边上则是瑶光老师,剩下的几个位置,站的都是王木阳的人。

    见此,我收回目光,也没往深处想,立马掏出匕首,在自己舌尖的位置划了一道。

    瞬间,一股钻心的疼痛传了过来,令我忍不住打了寒颤,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青舟子需要心头之血,而所谓的心头之血是道家的说法,实则就是舌尖之血。

    用道家的话来说,心头之血乃人之血精所在,具有极强的阳气,滴在棺材上有驱煞的效果。

    但,对于我们抬棺匠来说,棺材乃阴间之物,不能占鲜血,一旦占了鲜血,无异于让活人陪葬,这在我们眼里是大忌,甚至有种说法是,占了人血的棺材,会令棺材变成血棺,从而导致怪事不断。

    所以,对于这事,我有些不敢苟同。

    可,青舟子都开口了,他是前辈,再加上这悬棺内躺的是王初瑶,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立马按照青舟子的吩咐,在悬棺所说的那几个地方滴了几滴鲜血。

    有些事情,说起来当真是不可思议的很,随着鲜血滴在悬棺上,原本殷红的鲜血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淡化了。

    紧接着,那鲜血好似遇到什么颜料一般,由殷红变暗红,渐渐地,渐渐地,居然变成了黑色。

    我有点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鲜血的颜色怎么变化这么大?

    这不对啊,以我对棺材的了解,鲜血滴落在棺材上,绝对不会出现这般情况啊!

    (本章完)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