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82章 悬棺(终章·下)

正文 第1582章 悬棺(终章·下)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说完这话后,青舟子好似想到什么,眼角划过几滴泪珠,掉入地面。

    不到片刻时间,那眼泪在地面消失殆尽,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小九,人生在世,就如这眼泪,不过是白驹过隙罢了,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不曾有任何改变,人能带走的仅仅是思想,能留下的仅仅是躯体罢了,就如贫道,死后也不过是躺在悬棺内,任由腐蚀罢了。”青舟子缓缓扭过头朝我看了过去,继续道:“生命只有一次,好生珍惜,趁着年轻,别让自己麻木地活下去。”

    说完这话,青舟子情绪好似有些不对劲,在悬棺边上蹲了下去。

    看着他这副表情,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股莫名其妙的伤感,就如他所说的那般,人生在世,不过是白驹过隙罢了。

    瞬间,整个场面静了下来,我们谁也没说话。

    足足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那青舟子忽然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朝我走了过来,笑道:“小九,还是先前那个问题,你可愿意让那小姑娘复活你的爱人?”

    这次,我没有任何犹豫,立马说:“不愿意。”

    “哦!”他一怔,疑惑道:“是因为你已经不爱你的爱人了,还是?”

    我想也没想,解释道:“就如佛教所说,众生平等,王初瑶所做的一切,不值。”

    那青舟子饶有深意地打量了我一眼,“贫道且问你,在知道那小姑娘所做的一切后,你是否爱上她了?”

    我摇了摇头,叹声道:“爱情这东西,我或许不配拥有吧!”

    他微微一怔,开口道:“如此说来,你不爱她?”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谈不上爱,但很感激。”

    话音刚落,青舟子一笑,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拍,笑道:“当初小姑娘跟我说这番话时,贫道不愿相信,贫道不信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做如此大的牺牲,换不来一句爱,没想到,今天真的让贫道涨见识了。”

    我苦笑一声,说:“就如道长所说,人从一出生,很多事情便注定了,我跟她或许注定只能朋友,能相互托付生命的那种朋友。”

    “是吗?”那青舟子笑了笑,说:“如此说来,倘若有办法能救活那小姑娘,你应该会尽力而为吧!”

    我一怔,这什么意思,难道王初瑶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当下,我死死地抓住青舟子双臂,颤音道:“道长,是不是真有办法阻止这件事。”

    他点点头,说:“贫道的确有办法能阻止这件事。”

    “什么办法?”我忙问。

    他盯着我,缓缓开口道:“以命代命。”

    我有些不懂,就说:“什么意思?”

    他笑了笑,说:“那小姑娘的三魂七魄在悬棺内抹掉了不假,贫道却有办法让她重新凝聚三魂七魄,但这要求却有点苛刻,需要一个男人自愿牺牲,方才能起效。”

    我脸色一凝,沉声道:“需要我怎样做?”

    “以你之血,浇灌之悬棺,待悬棺成血棺,再以秘法,重凝那小姑娘的三魂七魄即可。”那青舟子不缓不慢地说着。

    听完这话,我稍微想了想,王初瑶之所以会做出这个选择,其根本原因在于我,也就是说,她是为我而死。

    心念至此,我笑了笑,人能如此待我,为何我不能如此待人呢!

    “初瑶,不能**人,我们能做生死相托的朋友!”我嘀咕一句,顺手摸出匕首,猛地朝自己手脉割了一下,抬步朝悬棺那边走了过去。

    不待我走到悬棺边上,青舟子一把抓住我手臂,笑道:“行了,小九,恭喜你通过全部考验。”

    “考验?”我愣愣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那青舟子也没说话,猛地在我手臂上点了几下,也不晓得他使了什么法门,仅仅是点了几下,原本溢血的地方,陡然停了下来,就听到青舟子开口道:“那小姑娘曾让贫道在作法前,询问你两个问题,一个是,你是否会爱她,另一个是你是否愿意以性命去救她。”

    说着,他抬头看了看悬棺,淡声道:“小姑娘当时的回答是,你不会爱上她,但你却会用性命去救她,事实证明,她当初的猜测是对的,只惜红颜薄面!”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眼角有些湿润,通过这两个问题,我能看出来王初瑶应该对我了如指掌,否则,绝对不会说的如此笃定。

    “初瑶!”我对着悬棺跪了下去,脑子不由自主地浮现王初瑶的音容笑貌,久久不散。

    “呼!”就在这时,那青舟子深叹一口气,走到边上,说:“小九,逝者已逝,倒不如做好剩下的事,别让那小姑娘的死毫无价值。”

    言毕,他抬步走到悬棺边上,我拭了拭眼角的泪水,连忙跟了上去。

    我们俩盯着悬棺看了半天,青舟子一直皱着眉头,也没开口,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道长,这悬棺你应该懂得怎么开吧?”

    他点点头,说:“的确懂!”

    “那您先前为什么让洛东川、王木阳跟我…。”我说。

    不待我说完,他罢了罢手,淡声道:“正常的悬棺,贫道的确能开,但这悬棺内布了秘法,贫道想要开它,颇废气力,唯有借助你们三人先开棺,贫道留着体力,得满足小姑娘的心愿。”

    就在这时,那王木阳跟洛东川悠悠醒来,他们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是找我算账,好在青舟子把他们拦了下来,又把事情的经过大致上跟他们讲了一下。

    待青舟子讲完后,那洛东川跟王木阳不可思议地盯着青舟子,洛东川说:“道长,你意思是我们所有人所找的悬棺,实则不过一口棺材罢了,没有重宝?”

    青舟子一笑,淡声道:“重宝,不在其形,却在其心,大凡来这里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贪念,但,贫道这鬼山却没有置他们死地,仅仅是吓走他们罢了。”

    “吓走?”王木阳好似想到什么,心有余悸地说:“道长,您这是在说笑么?我们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可不是什么吓人的东西啊!”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