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79章 悬棺(106)

正文 第1579章 悬棺(106)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恐怖灵异

    陡然,那青舟子好似想到什么,脸色骤然剧变。

    我问他怎么了。

    他颤音道:“二十一岁在道家眼里称为二元三中岁,这个年龄的人一旦躺入悬棺内,会令悬棺内部的气场产生变化,要是贫道没猜错,那人躺在悬棺内,恐怕…恐怕…恐怕没死,一旦弄出来,性格会大变,甚至会出现…。”

    “出现什么?”我呼吸一紧,忙问。

    他看着我,一字一句地:“生魂附体,活魂离体。”

    我懵了,生魂附体?

    这是道家的一种法,也就是坊间所的鬼上身,而这种情况,并不是坊间那种上身一会儿便离体,而是一种永恒。

    用道家的一句话来,就是魂不离魂,魄不离魄,魂魄不离,人恒大变。

    通俗点,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便会让一个人原本的魂魄离体,从而令另一个魂魄鸠占鹊巢。

    可,倘若真如青舟子所的这般,王初瑶为什么会躺在悬棺内?

    是谁把她弄进悬棺内?

    放入悬棺内,是想害她,还是有其它原因?

    一时之间,我满脑子疑惑,只觉得整件事变得扑溯迷离起来。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青舟子好似想到什么,一把拉住我,急道:“九,快,快,快开棺,如果这里面是活人,一旦开棺迟了,会闹出人命啊!”

    实话,我也急着开棺啊!

    问题是,这棺材压根打不开啊!

    玛德,顾不上那么多了。

    当下,我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先是从洛东川手中拿过鲁班尺跟香烟,后是抽出一根烟,点上。

    奇怪的是,这香烟的气味格外奇怪,像是清凉油夹杂着辣椒一般,令人喉咙产生那种又凉又辣的感觉,整个人更是不由自主地抖索了一下。

    更为奇怪的是,即便是这种怪味,但还是令人抽了一口,想抽第二口。

    我一连抽了七八口的样子,喉咙处就好似被火烧了一般。

    就在我准备点燃第二根香烟时,那青舟子一把抓住我手臂,沉声道:“九,这种东西刺激性太大,不易过多,会对你以后造成影响。”

    我点点头,强忍心头的欲念,捞起鲁班尺,按照父亲所的那样,在棺材的前中后打了三下。

    有些事情,起来也是玄乎的很,刚打第一下,我嘴里不受控制地吐出几词,那词很奇怪,不像是我们平常话的词,而像是一种很奇怪的语种。

    最为关键的一点,我压根不懂那种词,可,那种词愣是从我嘴里了出来,玄乎的很。

    而在打二下的时候,我嘴里吐出来的词,显得更为奇怪了,深奥难懂,且语气也变得格外奇怪,那种感觉当真是玄之又玄,压根无法用词语表达出来那种感觉。

    特别是打三下的时候,语气比前两次更为强烈,而我整个人更是懵的,就感觉脑袋发麻,压根不是自己的,而手头上的动作,更像是有人拿着我手臂往棺材上敲打下去。

    待打完三下,我整个人差点没虚脱,脚下一软,猛地坐了下去。

    旋即,也不知道是我眼睛看错了,还是咋回事,那悬棺居然动了一下,我强忍身体上的虚弱感,死劲擦了擦眼睛,定晴一看,悬棺静静地躺在地面,毫无任何动静。

    “九,你看!”那青舟子陡然朝悬棺指了过去,出声道。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就发现棺材盖的位置裂开一条细缝,渐渐地那细缝愈来愈大,愈来愈大,到最后,那裂缝约摸有大拇指粗。

    我哪里还顾得上身体的虚弱,立马爬了起来,猛地朝悬棺跑了过去,顺着那裂缝朝悬棺内看了过去,令我失望的是,悬棺内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当下,我立马捞起手电筒,朝悬棺内照了进去。

    奇怪的是,悬棺内好似根本照不进光线,就好似能将光线吞噬了一般,煞是奇怪。

    这是怎么回事?

    我嘀咕一句,正准备再敲棺材几下时,我陡然想起一个事。

    当初,我脑子出现的画面是,王木阳、洛东川、我、结巴等人围观悬棺,而悬棺内躺着的是王初瑶。

    而现在的情况,悬棺边上只有我跟青舟子,王木阳跟洛东川则躺在地面,结巴等人更是在外面,这与我脑海中看到的情况不一样。

    这…这…这怎么回事?

    是我脑海中的画面出错了,还是这口悬棺内躺的不是王初瑶?

    一时之间,我有点懵了,压根拿不定注意。

    那青舟子见我愣在那没动,就问我怎么了。

    我也没隐瞒他,把脑海所看到的一幕告诉他。

    他一听,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深叹一口气,也不话。

    这让我好奇心大起,他这是怎么了,就问他原因。

    那青舟子还是不话。

    这把我给急的啊,差点没跳起来,但考虑到他是长辈,我只好耐着性子问了一句,“道长,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他抬眼瞥了我一下,叹声道:“九,可有时间听贫道一个故事。”

    听故事?

    我差点晕过去,这不是瞎闹么,已经看到打开悬棺的希望了,哪里还有时间听什么故事。

    当下,我尴尬的笑了笑,:“道长,等弄好悬棺,子定听您讲个三三夜的故事。”

    他罢手道:“没那个机会了,贫道给自己掐算过,今便是贫道的死期。”

    听着这话,我更疑惑了,在爬阶梯时,青舟子还自己离大限之日有段时间,怎么现在又这话了。

    我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笑了笑,:“等你听完这个故事,便明白了。”

    心里话,我真心没时间听这个故事,但青舟子一而再地强调,作为晚辈,我也不什么,就嗯了一声,:“您讲,子一定洗耳恭听。”

    话虽这样,我眼睛还是时不时朝悬棺那边瞥了过去。

    那青舟子应该是看出我比较急,先是让我抽根烟,是平缓一下心情,后是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去,又示意我坐在他边上。

    我深呼一口气,掏出烟点燃,又挨着他坐了下去。

    我这边刚坐定,他的第一句话,令我浑身不由颤了一下。

    他:“九,大概是一年前,有个王姓的姑娘拜托贫道给她办一件事。”

    王姓?

    我面色一凝,他的王姓姑娘应该是王初瑶。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王初瑶找他干吗?拜托他办什么事。

    等等,悬棺,鬼山,王初瑶,青舟子,鬼山主人。

    一瞬间,我立马明白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青舟子,颤音道:“道长,您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因为王初瑶?”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